一木禾 > 快穿之男神给个面子 > 第958章:极品总裁 16
夏落星丢了一堆剧本给经纪人,让沈凝没有空闲时间和言冰接触。
  
  那段时间沈凝各个剧组跑龙套,身主和沈凝也遇不上,于是将沈凝给忘了,完全没有想到沈凝天天给言冰打电话联系感情。
  
  而身主会打沈凝一巴掌,坑她三个亿是因为三个月前身主和言冰口头订了婚……
  
  落星脸色一变,急匆匆的往外走,她看记忆看的大略,都没注意到还有个口头婚约在里面,难怪身主看到言冰拉着沈凝去她办公室的时候立即炸了。
  
  未婚夫拉着小三跑到正室面前耀武扬威,但凡是个女人,都得炸,这无关于情爱,关乎于自尊心。
  
  夏落星在夏家横着走那么多年,一看就自尊心极强,况且,她也确实很喜欢言冰。
  
  落星急匆匆的走了,没戏看的一群人立即散了,留下沈凝一个人坐在地上。
  
  沈凝觉得委屈,抱着腿呜呜的哭,堵在门口跟一尊门神似的。
  
  ˉ
  
  坐在自己的跑车上,落星给夏泽熙打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对方才接,开口的语气十分差,“你又干嘛?在影视城惹祸了?”
  
  “哥,出大事了,我来找你。”
  
  夏泽熙的心提了起来,让办公室里汇报工作的人退出去,压低声音,“这么急迫,你放火烧剧组了?”
  
  “……”
  
  我是能干那种事的人吗?!
  
  落星无语了两秒,吐出两个字,“没有。”
  
  “强奸未成年了?”
  
  “……也没有。”
  
  夏泽熙更紧张了,声音都有些颤抖,“你杀人了?尸体处理了没?你冷静下来,别乱动现场,我派两个人过去帮你处理。”
  
  落星端着一张冷漠脸,把电话挂断,打了一个微信视频电话过去。
  
  电话立即被接通,夏泽熙看到落星在车里,目光往她身后的画面看,“你真杀人了?尸体放后备箱了?”
  
  落星手在喇叭上按,发出噪音,把夏泽熙吓了一跳,吼道:“哥,你侦探小说看多了,中毒了吧?我找你是想说和言冰那个口头婚约的事,我不喜欢言冰,我要解除婚约。”
  
  虽说是口头婚约,两家也是定下来的,她可不想和予淮领证以后,被言家人拿那个口头婚约说事。
  
  夏泽熙松了一口气,对着落星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老爸把那三个亿退还给言家的时候,就已经和言家人说了婚约作废,言冰带着小三找上门,老爸哪能让你再嫁给他,只是老爸看你这段时间一直闷家里,以为你还惦记言冰,所以才没和你说。”
  
  落星眨眨眼,“哥,真的?”
  
  “当然是真的。”夏泽熙现在想想,还有点吃醋,“和你比起来,我就像是捡来的,爸妈那么疼你,总希望把最好的捧给你,以后在外面少惹点祸,他们年龄大了,精力不足,经不起你折腾。”
  
  落星喜笑眉开,“知道了,我去挣十个亿,让他们高兴高兴。”
  
  “你可得了吧,老实呆着,别把夏家家底败光了,赚钱的事交给男人。”
  
  落星吐吐舌头,把电话挂断。
  
  她在车上找到眼药水,给自己滴了几滴,而后看着手机镜头拍了几张照片发给言冰。
  
  【言冰:???】
  
  【落星:你家那位有毛病吧,我还个工作证突然给我一巴掌,赔钱。】
  
  【落星:我才做了手术,脸都没好全,现在我要去医院复查。】
  
  【落星:我的新脸要是被打坏了,我就划了你家那位的脸,让她感受一下整容是个什么滋味。】
  
  沈凝这种没实力又硬要挑事的性格,必须给她添堵。
  
  言冰拿着手机,想到沈凝一阵烦躁,【言冰:我替她向你道歉,你别冲动,要多少?】
  
  【落星:没有两百万,这事没完。】
  
  言冰:“……”你的脸是金子做的吗?!
  
  ……一个千金小姐的脸,确实贵重,她们要报复谁,那个人也跑不掉。
  
  刚才沈凝已经打了电话和他诉苦,虽然含糊其辞,但确实有说打了某个女人一巴掌。
  
  现在看来这个某个女人就是夏落星了。
  
  之前沈凝从不挑衅,不打人,也不告状。不知道这两个月怎么了,频频告状诉苦,这样的沈凝让他有些无奈和烦闷。
  
  可沈凝到底是他的女朋友,他也不能不管,只能把两百万转过去。
  
  落星收到钱,把手机丢到一边,脚踩油门离开剧组。
  
  她去到了夏氏集团,跑到夏父办公室,在集团里谋了个差事。
  
  夏泽熙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助理,心情十分复杂。
  
  他伸手指着落星,表情幻灭幽怨,“夏落星,你怎么会在这里?”
  
  “老爸说让我给你当两个月的助理,我自然应该在这里。”
  
  “……他为什么不让你给他当助理?”为什么非要来祸害我?
  
  他都可以预见未来的两个月会是何等的水生火热。
  
  掀桌子!这日子没法过了。
  
  落星略微认真想了一下,“可能是觉得你好欺负吧。”
  
  “……”你也知道你是个麻烦?!
  
  夏泽熙的手更抖了,半晌悲愤的冲出了办公室。
  
  落星猜测他上楼去和夏父理论了,一时半会下不来。
  
  落星从沙发上起身,自己翻看着夏泽熙办公桌上的文件。
  
  ˉ
  
  落星给夏泽熙当了两个月的助理,暗戳戳的给公司赚了十亿的纯利润。
  
  公司里的员工只知道夏泽熙决策越发英明神武了,却不知道决策者另有其人。
  
  落星这段时间的表现也让夏泽熙大受打击,他一直以为妹妹是个只能靠家里混吃等死的货,没想到认真做事的时候,还能是个灭情绝爱的赚钱机器。
  
  由于脾气一如既往的火爆,所以他犯一丁点错,都会被她拎着耳朵一阵训斥。
  
  夏泽熙时常被训得怀疑自己智商,甚至想重新投胎换个聪明点的脑子。
  
  很显然重新投胎有点技术难度,他只能忍受着落星的摧残。
  
  “臭丫头,你为什么一下子变得那么聪明,是不是被人魂穿了?”雷厉风行,杀伐果决,坑他私房钱的能力也大大提升,他都有些怀念从前的妹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