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古奸臣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偏殿之中,几个太监使劲摇晃着特质的木质风扇,只要摇动手柄便能有凉爽的风儿从里边吹出来,这乃是百贸联合出品的新的物件,如今炎热的皇宫之内,此物成为秦王和各个夫人们专宠的神奇。
  
  东西仅仅有三片木质的叶片,一个支架将其整个支撑起来,可以根据需要的各种风力来调整这个风扇的大小,大的自然凉爽,小的则稍显逊色一些。如今秦王的身旁已经算得上是二十四小时有人轮流的开始摇动风扇制风了。
  
  李华和嬴政中间摆放着一盘象棋,两个小太监一左一右的开始吹风,短短的一个时辰里,两个小太监是用完左手用右手,以此来缓解疲劳。虽然这个东西长时间转动也需要不小的力气,可是这也比用风扇煽动来的省力。
  
  “此局看来你要败了。”
  
  嬴政笑着捏起玉质的红色棋子轻轻的抬起,然后慢慢的放下,眼睛之中带着几分笑意,不同于朝堂之上越发威严的秦王,此时的嬴政还是显得十分的平和。
  
  李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了看已经被团团围住的主将,思虑了良久之后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大王深谋远虑臣不及也。”
  
  “哈哈哈·········”
  
  嬴政听到李华的吹捧顿时大笑了起来,他哪里能不知道李华的藏拙,不过李华倒也是会办事,五局能赢一局,十局能赢上两局,既不会显得单方面屠杀,又能继续玩下去,此情此景与自己早些年与先王一般无二。
  
  靠在椅子上,嬴政轻轻的抬了抬手,一旁的宫女快速的将一杯果汁拿了过来,同时上面还插上了吸管,吸管乃是用木头特质的,而且对嬴政来说这可是一次性的东西,用完就得仍。
  
  习惯于被人服务的嬴政张了张嘴,一旁清秀的宫女便温柔的将吸管的一端慢慢放在了其口中,听着嬴政“咕噜咕噜”喝了两口之后便停下了动作,宫女仿佛得到了某种命令,慢慢将果汁拿走,身边又一名宫女早已经候在了一旁,十分知心的拿出了御用的绸缎为嬴政擦了擦嘴边上的水滴。
  
  至于李华这边就没有那么多VIP服务了,果汁他也有,不过他却是自己动手,没有嬴政那么多规矩,直接将其一饮而下。没有任何规矩,喝的十分心安理得,也十分洒脱。
  
  “那几个老东西孤早就看不顺眼了,给其留点面子还敢跳上来舌燥,送去战场给予战士的死法真是便宜他们了。”
  
  感受着身边凉爽的风儿以及刚刚咽下肚子的凉爽果汁,整个人都清凉了几分。嬴政此时也将话题说到了今日处理的几个老顽固,这几个人现在恐怕已经被送到战场上去了,至于那个喊冤的老臣,恐怕已经全家都被抓入了大牢之中了吧??
  
  要是没有证据,李华会这么诬告你吗??你还在这里喊冤??
  
  “大王毕竟是要名垂千古的明君,还是少些杀戮的好,以后这些人还是臣来解决,免得污了大王的名声。”
  
  李华早就看出来嬴政对这些人不满意了,上朝之前他就得到了暗影卫送来的情报,上面详细记录了这些人的收礼情况,虽然嬴政什么都没有交代,可是李华怎么能不明白嬴政的意思??
  
  “若是天下臣子皆如你这般,孤还用得着每日这么忙碌吗??”
  
  嬴政不禁感慨了一声,天下之间自己唯一的知己便是李华。现在李华当了丞相,不禁没有一点逾越的意思,反而更加规矩了起来,自己要是有什么想做却不能做的事情,李华都给他摆平,朝中那些为老不尊的老臣都被李华整怕了。
  
  没有了这群老东西,这些年轻的人更是不敢对自己的决策有任何的疑惑,朝堂之中也更加清净了几分。
  
  李华是自己手中的一柄能分敌我的宝剑,锋利却不伤主子,用的十分得心应手。
  
  “大王,您的生平故事已经开始向全国开始传播了,相信用不了多久每一个百姓都能耳熟能详。新的宫殿已经开始修建了起来,预计还有六百日才能完成。国库之中仍有银两五百三十七万两银子,您的内库之中仅余七百万两银子了。按照赚钱的速度来看,如此的银两还可以支撑百日,若是需要犒赏三军那么便有些吃力了··········”
  
  趁着嬴政有时间,李华又将自己丞相的工作给汇报了一声,嬴政的自传传播有利于各个地方的归顺,新的王宫建设倒不是说这个王宫不好,而是嬴政觉得这个老旧的王宫已经配不上自己的身份了,他需要更大的宫殿和更宏伟的建筑彰显自己的身份。国库乃是从各个地方收税的钱财以及掠夺各国金银的财物统计,而内库则是李华为嬴政打造的产业链,这里的钱财税收可是相当的可怕。
  
  “仅百日??赵国不是刚刚得银子两千万两银子吗?”
  
  嬴政一下子就坐不住了,他已经当惯了有钱君王的日子,若是没钱??自己还怎么过??
  
  “那两千万两银子,大王犒赏三军花费了七百万两银子,个地方的维修无十八万两,修建新的宫殿单单材料便花费了四百万两银子,自加上工人的工钱提前给予了百日的这又是一笔钱,宫殿之中的开销,朝中的俸禄,士兵的赏赐和军功更是一笔大的开销,账册臣看过了,没有什么问题,银子·········不多了。”
  
  李华也暗暗叫苦啊,齐国还没有打下来,这边的嬴政便已经开始命人修建新的王宫了,新的王宫划出了一大片的面积,这里边单单拆迁和各种材料的花费都是不可计数的银两。如今秦国的更夫和苦力大多都去了齐国运送物资打仗去了,工人的钱财也在此时间提高了不少,这又是一笔不小的银子。
  
  最可怕的便是秦国新实施的策略,军功制度虽然能大幅度激励战士杀敌悍不畏死的勇气,可是这银子也是花花的往外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