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独逸 > 第二百五十章

  镜映容模仿了一番极煞剑当年的“豪言壮语”。
  极煞剑在其它器灵的哄笑声中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镜映容摸了摸它的剑鞘,道:“大家没有恶意。”
  极煞剑不禁有所触动:“你在安慰我?”
  镜映容点点头,正当极煞剑别扭地想要说点什么,她又道:“大家只是看你吃瘪,很高兴而已。”
  “……你闭嘴吧。”
  “哦。”
  极清簪笑过之后,语气温和地道:“镜子,你当初觉醒灵识时,是什么样的,能和我们说说么?”
  极焰珠:“是呀是呀,镜子你当时做了些什么呀?有没有搞破坏?”
  极御袍:“她定不会惹麻烦。”
  极界笔:“我倒是觉得,说不定她是最让李成空头疼的那个。”
  镜映容:“……”
  极界笔:“嗯?我说中了?”
  镜映容思索着什么,带着些许迟疑,说道:“当初,我没有感觉。现在回想,那时,他好像,确实感到了困扰。”
  闻言,极煞剑一下子振作了,莫名兴奋地问:“你干什么了?杀人?毁物?移山填海?颠倒乾坤?”
  镜映容:“我问了他很多问题。”
  极煞剑一呆:“啊?”
  镜映容:“我灵识初开时,照彻了他的见闻经历,获悉了他的过往记忆。很多事情,我都不懂,所以,就问他。”
  此言一出,识海中有了短暂的寂静。
  “灵识一开就做这种事,大概是古往今来的独一份了。”极界笔笑意盎然地出声道。
  极御袍:“这种事,也只有你能办到。”
  极焰珠:“那你都问了些什么问题啊?”
  镜映容想了想,道:“比如,为什么他常常把需要完成的任务拖到最后再做,为什么在培养书法丹青乐理等技艺上总是半途而废,为什么有时候知道是自己不对却不准别人指出,为什么在买几十万块上品灵石的物品时不会犹豫却在买二十块下品灵石的物品时再三考虑,为什么很多次花费大量心力得到一样东西后就不再喜欢,为什么经常下定决心整理洞府但一次都没做,为什么一边叫别人遵守门规一边自己闯祸,等等。”
  器灵们:“……”
  无言的气氛弥漫在识海。
  极焰珠:“哇……镜子你好会问啊……”
  镜映容:“谢谢夸奖。”
  极煞剑:“你从哪听出在夸你?我只想知道,他回答你那些问题没有。”
  镜映容:“没有,他叫我自己思考答案。”
  极煞剑:“果然。”
  极界笔:“被你这么问,还仅仅是困扰的程度么……”
  镜映容:“那种情绪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极界笔:“这还差不多。”
  极御袍:“那些问题,你最后是否想出答案了?”
  镜映容:“想出了。随着灵识的成熟和强大,我从他的记忆中理解到了更多的知识和经验。但是我不确定我得到的答案是否正确,所以又问了他一遍。”
  “……”
  长久的静默后,极界笔略带感慨地道:“他也挺不容易的。”
  其它器灵表示了赞同。
  镜映容默默地看向了仍在捣蛋的绝一扇。
  极御袍想起一事,道:“近段时期,我发觉有一股力量在牵引混沌之力,你们知道是谁的手笔么?”
  镜映容:“不知道。”
  极界笔:“之前镜子察觉到有人用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方法来聚拢混沌之力,原理类似聚灵阵,可能是一种新的修炼方式。我们没去查探对方身份。”
  极御袍:“创出这等异术的,定不是易与之辈,不贸然惊扰对方是正确的选择。如果要去打探,你们保护好她。”
  极界笔:“……谁保护谁啊。”
  极界笔和极御袍对话的过程中,镜映容将浩瀚神识延伸进了无尽虚空,细细探查感知。
  她问极御袍道:“力量在加强。已经影响到你了吗?”
  极御袍:“目前没有。”
  “当妨碍到你吸收混沌之力的时候,告诉我。”
  “好,”极御袍答道,“其实是我影响到了对方,我担心对方是你在世间交到的朋友,所以问你。既然不是,那我就不用在意了。”
  极界笔:“她交到的朋友还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不过都算得上好苗子,若是不夭折,当是未来可期。”
  极清簪:“镜子对外特意隐瞒了修为和身份对吧?有露出破绽么?”
  极煞剑:“她露得跟筛子似的。”
  镜映容:“……”
  极清簪:“镜子不擅长这种事,你们怎么也不帮衬帮衬?”
  极煞剑:“怎么帮?杀了所有发现她来头不一般的人?”
  极御袍:“你除了杀杀杀还会什么?”
  极煞剑:“你除了挡挡挡又能作甚?”
  识海里又开始吵吵了。
  极清簪:“你们为什么总是在镜子的识海里吵架,去外面吵不好么。”
  极煞剑:“不好。”
  极界笔:“习惯把镜子的识海当聊天场所了……会打扰到镜子你么?”
  镜映容:“不会。”
  极焰珠:“镜子是可以隔绝我们的声音的吧?”
  镜映容:“嗯,气息也可以阻绝。”
  极焰珠:“声音和气息都去掉的话,不就只剩灵识本身了?咦,只用灵识来传达信息,是不是就很难分清谁是谁了?”
  极界笔笑道:“如果存在许多道灵识,或许会这样。但就我们几个,光是凭传递信息时的表达风格,就足够分辨出是谁在说话了。”
  极焰珠:“也对噢,还以为发现了一个好玩的新游戏呢。”
  极界笔:“……再怎么也别拿镜子的识海当玩耍的地方啊。”
  镜映容听着它们的谈话,不知想到了什么,眸中微芒亮了一亮,随后沉入更深的思绪中。
  等待绝一扇冷静的时间里,镜映容把自己以往获取到的对极清簪和极御袍有用的宝物交给了二者,然后听取了极御袍的建议,挑选并打包了几份“特产”。
  就如镜映容所言,绝一扇在闹腾了一阵之后,终于体悟到天地之力、造化奥妙,对自己的存在有了逐渐清醒的认知,这才停止了无用的破坏。
  与此同时,它也明白过来自己此刻的处境。
  绝一扇飘到镜映容面前,乖顺异常。
  镜映容:“你想要一个主人吗?”
  绝一扇:“你、你不,不炼化、炼化我?”
  镜映容:“嗯。”
  绝一扇:“我想、想找新的、主人,主人会帮我提、提升品阶,能更快地、更快地变强。”
  镜映容点下头:“我知道了。”
  她将绝一扇收入戒指。
  此间事了,镜映容从星游岛返回山崖下的洞口。
  她刚刚现身,下方就有什么东西袭来,迈出去的步子下意识地一踩,顿时听到了“啪叽”的怪响。
  镜映容低头看了看底下凭空出现的一只脑袋开花的庞大妖兽,又抬起头,望向远方冲天的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