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欧皇修仙传 > 第二四八章 仙因
    轻鸢这会儿心情很是复杂。
  
      她一直以为柳仙缘就是一个人来的朦胧森林,应该是与自己一样的可怜人,却没有想到,与柳仙缘同来的,还要他的师父。
  
      原来只有自己才是那个最可怜的人啊。
  
      此时看着柳仙缘与苍玲还有琉璃三人,想起自己一路上的种种经历,她莫名便有些心酸。
  
      所以在苍玲看向自己的时候,她这就下意识的垂下了脑袋。
  
      “这小姑娘是谁啊?怎么看着不像是个修仙之人?”苍玲问过第一声之后,眼见柳仙缘并没有说话,这就再次问了一句。
  
      柳仙缘磨蹭了半天,这才开口回道“其实……她是……我在半路救下的,燕国公主。”
  
      “燕国公主?”听到他的回答之后,苍玲就皱着眉头再次看向了轻鸢,“嗯……看上去长的还挺漂亮的,你有没有考虑过做个驸马?以后我们师徒就衣食无忧了。”
  
      要是之前柳仙缘还有一丝怀疑的话,那么现在他便终于确认,自己的确是被苍玲给影响了……
  
      此时轻鸢也是与他有着一样的想法这两个人不愧是师徒呢。
  
      轻鸢脸上的伤口已经完全好了。此时看上去虽然依旧有些狼狈,但与之前柳仙缘刚刚把她从狗子林救出来的时候相比,则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而实际上柳仙缘对其的态度转变,也是因为看到了她脸上的伤口开始愈合之后,她的本容开始显露出的原因。
  
      认真来说,轻鸢的确是一个美女,长的及其耐看。
  
      要不是如此的话,他却也不会产生当驸马这种心思来的。
  
      “我说……你不会真的已经……做了吧?”眼见柳仙缘并没有应声,苍玲这就下意识的指了指旁边的轻鸢,一脸惊愕的看着他问道。
  
      什么叫“做了”……?这个人真的是天灵山水灵峰的峰主吗?
  
      柳仙缘一阵无语,翻了个白眼,“我说师父,咱出门在外,好歹也代表着天灵山,你就不能稍微注意下自己的言辞吗?”
  
      “你个小王八蛋,竟然在这里教育老娘!”
  
      “五师叔,我觉着仙缘师弟说的没错,你是应该稍微收敛些。”
  
      听到旁边的琉璃也这么说之后,苍玲这便没有再说。当然了,她可不是听琉璃的劝,只不过是不想理论而已。
  
      除过天灵山戒律长老之外,她苍玲想要说的话,天下还没有人能拦得住呢。
  
      “实际上关于做燕国驸马的事情,我确实有考虑过……”
  
      “真的吗?哈哈……不亏是我的徒弟。以后你做了燕国公主之后,老娘也就能跟着享享清福了……”
  
      这是完全将自己当成了摇钱树呀。不过柳仙缘觉着,就算自己真的成了燕国的驸马,按照苍玲的花钱习惯,只怕整个燕国的国库也不够他挥霍的。
  
      “喂,我说小姑娘……公主……要是我徒弟跟你成亲的话,他大概能得到多少灵石?我跟你们燕国皇室也比较熟了,我知道你们燕国很富有……对了,你是燕国的几公主?”
  
      此时苍玲看着琉璃,就好像是在看着一堆灵石似的。就只差双眼冒光了。
  
      “我是七公主?”
  
      “七……公主?你就是燕国七公主?”
  
      苍玲突然就激动了起来,就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你认识我吗?”眼见苍玲如此激动,轻鸢这就抬起脑袋,疑惑的问道。
  
      苍玲点了点头,“当年燕国七公主刚刚出生的时候,我正好在燕国都城,当时燕国七公主刚刚诞下。在玄机慧根测试之处,测出七公主具备水灵与木灵的复合天阶慧根,当时我看燕国七公主与我有缘,本想收她做个徒弟的,只可惜……”
  
      “只可惜当时燕国的万剑阁竟然不答应,后来老娘在万剑阁大闹了一番之后,就走了。没想到……今日竟然还能遇到七公主,你我可真是有缘分啊。”
  
      听到苍玲这番话之后,柳仙缘与轻鸢二人都傻了眼了鬼知道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巧的事情……
  
      “师父,你不会是随口乱编的吧?真的还有这么一段历史吗?”
  
      “这种事老娘又没有什么好处,老娘干嘛要编?你爱信不信。”对着柳仙缘翻了个白眼,说完之后,又转而看着轻鸢,“不过说起来,你身上怎么也无半点灵气的,我来看看你的慧根!”
  
      说完之后,轻鸢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已经拿出一个灵石,方才轻鸢的额头用出了点灵。
  
      “没错啊。你就是燕国的七公主呀,怎么如此好的资质,天剑阁那帮王八蛋没有收你为徒吗?”
  
      轻鸢摇了摇头,“当年是父皇拒绝了万剑阁,让我留在了皇宫,并没有踏入仙道。”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反正父皇是不想让我踏入仙途的。”
  
      “额……那你怎么会碰到他的?”
  
      轻鸢再次沉默了下来。实际上这个问题柳仙缘大概已经问了她一路了,但她一直没有说过。直到此时,她清楚,自己大概再也不可能是公主了。
  
      “是父皇让人带我来乌呼勒湖,当做祭献之物的。半路上遇到了有人拦路,然后我趁机逃了,却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带来了乌呼勒湖。”
  
      轻鸢说的很简短,但柳仙缘听过之后却无比的惊愕祭献?
  
      “你说祭献是什么意思?”而就在他心中觉着惊愕的时候,旁边的苍玲却已经开口询问了一句。
  
      “在大概一个月之前,有一个叫雾里花的人来找过父亲,他告诉父亲将我祭献之后,他就能活得长生……”
  
      “你说谁?雾里花?”
  
      “是的。你认识他吗?”
  
      “靠。没想到暮音的那王八蛋竟然对俗世之人出手了,他们难道就不怕遭到天谴吗?”
  
      “天谴?”柳仙缘与琉璃二人同时疑惑的看向了苍玲,不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凡是凝灵修仙之物,都是逆天行事的,所以才会有渡劫期,天劫雷之说。在境界一旦踏入了元婴之后,就会受到天地约束。要是干扰俗世之事,用灵技影响改变俗世之事的话,就会受到天谴了。”
  
      “还有这种说法?”
  
      “只是你们现在还没有接触到而已。要不然你以为九州为何会被凡人所统治?虽说在玄机派的影响之下,仙与凡的境界已经越来越模糊了,也有许多仙派开始插手俗世的事情,但境界在元婴之上的人,却依旧很少会插手俗世之事。”
  
      “那暮音的人……”
  
      “暮音就算再狂妄,也不敢拿自己的一身修为开玩笑。所以说……除非她这个燕国的公主本身就不属于凡人。她是会影响到仙界走向的重要因素。”
  
      柳仙缘与琉璃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呢,一边的小碗却莫名心中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