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狼妖记 > 第一六八章 干-死-你

  杨霍心中暗喜,这下足以证明,自己是可以对抗七境修士的。
  田姓修士见状,大吃一怔,这小子真的要上天了,要是留着他,以后太一道恐怕就要反超玉虚宗,这可不是一件好事,趁此机会,不如将他杀了,绝了玉虚宗的这个后患,反正自己和南宫濬、赤焰圣姬已经抱团,他们的噬魂兽,还是在自己等人的指引下获取的,应该不会将此事宣扬出去。
  念及此,田姓修士恶向胆边生,聚起本命元力,向杨霍打出了一道庚金地煞咒。
  杨霍一惊,尼玛,这是不想让老子活命啊,算你狠,好,就让你看看我的本事。
  心念处,当即不躲不闪,也不作出任何防御,直接祭出乾坤无极咒,迎上了对手的庚金地煞咒。
  其实,杨霍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能赢,只是一时气愤,作出了意气之举。打出乾坤无极咒之后,他才暗暗后悔,要是这一下不能抗住对方的攻击,自己可就要殒命当场了。
  啵——
  一圈强悍的激波四散炸开,发出了震雷般的响声,法力波动远远地传开,也不知传出去几十百里。
  对阵的两人几乎同时向后退开,退开的步数都一样,都是三步。
  站稳之后,田姓修士一张脸已难看到了极点,一个四境修士,竟然可以与自己打成平手,这是什么世道?
  但是,越是这样,他便越想将杨霍除掉,所以一稳身形,他便毫不停歇地释出了一张灵符,灵符瞬间虚化,涨大,里面一些古怪的符文和符号,化作了数不清的锋刃,向杨霍劈头盖脸地割去。
  这个东西杨霍见识过,别看身上一张灵符,其实是一个法器,此时由一个七境修士驱动,威力可比一般的法诀法咒要大。
  看来对手是真的不想让自己活呀。
  好,我也不能白给你欺负,就让你尝尝我宝剑的厉害。
  杨霍瞬即亮出了宝剑,猛地一挥,冷光一闪,夹杂着铁精的精气和五行之力,一道炫目且美丽的亮光劈向了飞击而来的灵符虚影。
  “师弟小心。”
  一旁的莫姓修士互见杨霍的宝剑发出耀眼的亮光,吃了一惊,他是识货的,知道杨霍手上的宝剑并非普通之物,宝剑精气加上五行元力,师弟极有可能吃不消这一击。
  所以,他急忙地作出提醒。
  嘶——
  杨霍的剑光迎上了飞击而来的涨大了无数倍的灵符,瞬间将灵符劈成两半,灵符灵光一敛,消散在了空气中。
  田姓修士只觉得眼一花,剑光已到了面前,待要做出补救,却已经来不及了。
  “啊也——”
  田姓修士惨呼一声,身躯瞬时被劈成两半,分开往两侧倒下,死无全尸,血肉模糊。
  “啊,田师弟……”
  “田师叔……”
  莫姓修士和严孝武同时大愕,脱口惊呼。
  杨霍则心里一阵冷笑,姓田的,你可别怪我无情,是你先向我下死手的,我只不过是礼尚往来而已。
  哪知就在此时,莫姓修士大怒,袖子一动,甩出了一个法器,电光石火般向杨霍袭到。
  看这件法器,却是一个微缩的铜钟,铜钟瞬间暴涨无数倍,钟口处竟然变为直径七尺宽,便是一个大汉,也可以横着塞进去。
  它横躺着,巨大的钟口对准了杨霍,随即,莫姓修士快速地在铜钟的顶部打出了一道法力。
  杨霍不知道这个铜钟具体是怎么杀人的,但知道是个法器,因为上面灵光闪烁,显得很不平凡,所以,他不假思索便往一侧飞闪,不敢硬碰。
  莫姓修士的法力打在铜钟顶端,咚——
  巨响乍起,有若惊雷,简直惊天动地。
  同时,一股毁天灭地的法波自钟口激喷而出,向着前方潮水般涌去。
  哗啦啦——
  法波所过之处,简直寸草不生,那些先前坍塌的房屋废墟瞬间化作齑粉,没错,就是齑粉,形成一股粗-大的浓尘,遮挡了人们的视线。
  这股浓尘疾速地由近推远,一直弥漫了不知多少里,或者多少十里,仿佛整座城池,都被打穿了,生生辟出了一条一两丈宽的道路,一直延伸到目力的最远处。
  我丢。
  杨霍一见,震惊不已,这要是被击中,莫说自己四境的修为,恐怕就是九境修士,也难免身受重伤。
  这口铜钟,实在是太厉害了。
  赤焰圣姬和南宫濬,都为之作色。
  但是杨霍有点不信邪,他扬手挥剑,带出一道刺眼的剑光,狠狠地劈在了这口铜钟上,想一举将之毁掉。
  咣当——
  剑光实打实劈中了铜钟,但是铜钟除了发出一声大响,和炸开一圈振波,却没有任何的损伤,甚至,连一道小小的印子都没有。
  我了个草。
  杨霍算是见识到了这件法器的厉害,这架没法打了,还是逃命去吧。心中念头一闪,杨霍即扬手布下了迷魂阵,将莫姓修士和严孝武都困在了阵中心。
  之后,杨霍不假思索地驾起法云,倏地往天边飞去。
  杨霍的这一系列举动引起了赤焰圣姬的不满,一个四境修士,虽然有驾驭五种五行元力的惊世之能,可是在两个九境修士面前一点也不懂得隐藏实力,反而张狂地显山露水,这要是将来进阶到了八境九境,那还了得,岂不是将全天下的人都不放在眼里?
  赤焰门虽非天下五大部州之尊,但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杨霍这小子将来就是赤焰门的威胁呀,可不能就这么让他走了。
  赤焰圣姬当即一个飞身,朝杨霍放出了一道缚身术法。
  杨霍只觉得身体一紧,扑通,一下栽到了地上,摔得灰头土脸。
  “圣姬,你何故捆我?”
  杨霍心中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只隐隐觉得不妙。赤焰圣姬这个女魔头可不是什么善茬,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她?
  “哼,臭小子,你杀了人,想就这么拍屁股走人?”
  赤焰圣姬冷冷地道。
  “我……我是出于自卫杀人的,这也有错?”
  杨霍据理反驳。
  “我不管你怎么杀人,总之你不能一走了之。”
  赤焰圣姬说着将他摄起,提回到方才的打斗现场,再将他丢到了地上。
  “无艳,你抓他作甚?”
  南宫濬见状,好奇地道。
  无艳?无事夏迎春,有事钟无艳的无艳?赤焰圣姬这娘们原来叫这个名字,听说她姓龚,那就是龚无艳咯。
  “南宫,这小子这么狂妄,留着他是个祸害不是?”
  赤焰圣姬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杨霍则暗呼冤枉,你他娘的,我狂妄关你卵事,不,是关你逼事,臭娘们,要不是你修为比我高,我就是再狂妄一百倍,你特么敢这么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