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山大王的男人 > 第六十九章:现在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

  刚进院子就看到刚刚归来的方大叔等人。
  方大叔现在已经荣升为香皂买卖的总指挥,具体安排下山进城后的区域销售分布。
  谁在哪块区域卖都由他来安排,跟工坊里的郑老配合,一个主外,一个主内。
  几天不见,苏白觉得方大叔得脸色越发得红润了。
  心里微微有些惊诧,每天这么山上山下跑的,怎么反而还变得这么滋润了呢?
  苏白也没有多想,等大牛叔将器具都放在院中时,苏白将大家都召集了过来。
  将这套器具的使用方式以及香水的制作方法都给他们讲解了一遍。
  后续保存还需要使用的材料苏白也交代了方大叔前去准备。
  事情安排完了之后,苏白总算是舒了口气。
  想要当一个闲散的甩手掌柜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接下来就等着城里的商铺开业后将香皂,香水等产品推向市场就可以了。
  告别了郑老等人后,苏白先一步回家去了。
  走在路上的苏白还想着现在回去应该还能补个午觉。
  走着走着,就遇到了有人拦路。
  苏白抬头一看,原来是苏如姑娘。
  好歹也是亲戚,苏白笑着打了个招呼。
  后者羞涩得回了个礼。
  苏白正准备离去时,却被后者给叫住了。
  “姐夫,你等等。”
  苏白愣了愣,看着站在身前的苏如疑惑得问道:”是还有什么事情吗?”
  苏如看了苏白一眼后,迅速得低下了头去。
  声音糯糯得开口道:”上次…上次的事情谢谢你。”
  上次什么事情?
  苏白一时没想起来,看了一眼后者后。
  一拍脑门,恍然道:”你说的是那个药是事情吧?”
  “既然你都叫我姐夫了,这点小事你就不用跟我客气了。”
  苏如点了点头,神色有些尴尬得看着苏白问道:”爹爹吃了那个药以后,病就好了许多,咳嗽的次数也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我今天来,是想问问,之前的那个药,还有吗?”
  似乎是怕苏白误会,说完后连忙补充道:”这个药的钱能不能先欠着?”
  “等我去店铺里帮忙以后,药钱可以从我的薪水里扣的。”
  苏白摇了摇头,这个傻姑娘啊。
  脸上的神情却是猛的严肃起来,板着脸看着面前的苏如道:”你要是再谈什么钱的话,我这药就不给你了。”
  “啊”
  见苏白似乎真的生气了,苏如慌乱得摆了摆手,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站在原地有些不安。
  苏白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瓶药递给后者,接着道:”药用完了我这里还有,但是下次可记住了不要再谈钱了。”
  “既然你都叫我一声姐夫了,我总不能让你吃亏吧。这些都是应该的,这药你拿去吧。”
  苏如怔怔得看着苏白手里的那瓶药,眼睛微微发红。
  接过药以后,朝着苏白认真得点了点。
  回答院子里的时候太阳仍是高高挂着,苏白打了个哈欠就回房间睡觉去了。
  苏玉儿还没睡醒,只是听到动静睁开了眼眸。
  见是苏白,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后者已经掀开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
  双手搂住对方的柳腰,紧挨着苏玉儿闭上了眼睛。
  后者张了张口,没说话,再次闭上了眼眸沉沉睡去。
  修养了几天的赵清凝已经恢复了七八成。
  除了不能下地干活外,走路下床吃饭都没什么问题了。
  今天学堂放假,不过学生们却是没有放假的意识,都在学堂的门外集中点名。
  倒不是说他们多热爱学习,自从品尝过烤肉串的滋味后。
  以前吃的玩的那些个烤鱼烤虾简直食之无味,没了一点烧烤的乐趣。
  乘着今天学堂放假,在小丫鬟的带领下,借来了苏白的烤架木炭以及不可或缺的孜然调味品后浩浩荡荡得开赴大草地,举行第二次秋游活动。
  不同的是,苏白这次不在此行列。
  小丫鬟怎么说也还是个小姑娘,爱玩也很正常。
  主要她还是个吃货,自从上次吃过烤肉串以后,对那些调味品是念念不忘。
  时不时得就在苏白耳边念叨,不过他们就在寨子周边游玩的话,安全问题苏白倒是不担心的。
  曹老让方大叔带回了消息,商铺已经装潢好了,货架等物件曹老也安排人采购摆放好。
  只等苏白看过以后满意的话,就可以入驻开张了。
  这点让苏白很满意,曹老的办事效率还是可以的。
  只是要出门的时候,赵清凝却是跟了上来。
  虽说经过两天的朝夕相处,可两人还不能说的上太熟。
  主要是有了醒来后的那一番误会,以至于原本胆大心细的赵清凝在每次看到苏白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得脸红一番。
  “你跟来做什么?”
  苏白看着站在眼前的赵清凝疑惑得问道。
  总不能说是被自己的王八之气所折服,然后自己走到哪她就跟到哪。
  这种事苏白是一点都不相信的。
  “我想跟你到城里去看看,待在山上太闷了。”
  赵清凝眼眸转了转,看着苏白说道。
  “闷吗?”
  苏白左右嗅了嗅山林间的空气,神清气爽,一点都不闷啊。
  赵清凝:......
  见对方坚持,苏白只好吓唬道:”你身子骨刚好,进城的路又那么远,你要是半路累了可没人停下来等你嗷”
  “况且这山林里多是才狼虎豹,一不小心就.....”
  “咔嚓”
  赵清凝松开手,一堆石屑被风一吹便四散开来。
  迷得苏白话说到一半就止住,伸手揉了揉眼睛,有种想哭的冲动。
  自己这是都遇到了什么人啊。
  现在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