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平民忍者的逆袭 > 第一百二十章,前来侍奉神子的巫女

  “村里是村里,你不要忘了你现在所在的位置可是快活林啊!”
  “村里的其他人我管不了,但是属于快活林的小弟,我这老大还是能为他们做主的!”
  被李明义一通安慰,心中对于战争恐惧,有所减缓的矢泽爱佩,从李明义的怀抱中挣脱出来。
  “小义,你之前外出接绳树的时候,是遇见敌人了吧?”
  矢泽爱佩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形象,手指拨弄着她的头发向李明义询问到。
  “嗯,是遇见了。”
  看着已经开始会注意自己形象的矢泽爱佩,李明义恍惚间好像觉得,距离自己当初第一次见到她时,那个扒拉饭菜,吃的满脸米粒菜汁的小丫头恍如隔世一般。
  “听纲手姐说,你一个人就解决了,大部分拥有上忍实力的敌人?”
  “稀奇啊,纲手她竟然会跟你说这种话?”
  对于那个一直与自己不对付的野蛮女人,竟然还会背着自己跟矢泽爱佩说自己的好话,李明义是感到非常惊讶的。
  “小义,你别打岔!再说纲手姐也不是你说的那么差劲,姐姐可是我们快活林绝大部分女孩的榜样呢。”
  “好好,我不打岔。你随便问!”
  看到短短时间内,就把喜怒哀乐人之常情演示一遍的矢泽爱佩,李明义宠溺的说到。
  “小义,这是你第一次战斗吧?”
  “嗯,第一次。”
  “你不害怕吗?”
  “害怕?当然害怕了!当时我的腿肚子都快抽筋了,只感觉身体突然间就变的虚弱无力起来。”
  “什么吗,有没有这么夸张?”
  “是真的哟!当时我整个后背都是虚汗。”
  “既然你都害怕的快要动不了了,那你怎么还能解决大部分敌人,救下纲手姐他们的?”
  “因为相比于害怕战斗,害怕杀人,我更害怕自己被杀,我还没有活够呢。”
  “小义原来是个胆小又自私的人。亏纲手姐还说是你临危不乱,三次预先发现敌人,一个百人队几乎都是小义你杀死的,是救了纲手姐弟弟绳树的大英雄。”
  “我是一个胆小又自私的人,而不是你以为的大英雄,还真的是对不起了!”
  本来因为与李明义谈话,而心情有所好转的矢泽爱佩,听到李明义的道歉,连忙摆手道。
  “小义你不用道歉的,因为我大概也是一个胆小又自私的人。”
  “只是听到纲手姐说要上战场的话,自己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到来的事,给吓得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小义被纲手姐送回来的时候,看到小义你身上快绑成粽子的绷带,听到纲手姐说你是因为战斗才会变成那副惨样的。”
  “听到纲手姐说全是靠小义你一个人,他们才能活着回来时,听到纲手姐说大部分敌人都是小义杀死的时候。”
  “当时我就觉得云忍他们真的是太讨厌了,明明小义都不认识他们的。
  小义能平安回来真的是太好了。
  云忍的坏蛋被小义杀死,真的是活该!
  小义好厉害!等等自私的想法。”
  “嗯,大部分人都是这种想法,所以佩,你不用感到愧疚。”
  “话说,小义。不是听人说,第一次杀人都会呕吐吗?你第一次战斗就杀了这么多,没有吐吗?”
  和李明义讲诉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后,矢泽爱佩好像是想到什么,突然问到。
  “呕吐?没有啊。我又不是怀孕的女人,为什么会呕吐?你说有人晕血,我都相信。那些说第一次杀人会呕吐的,我感觉都是假的。因为什么会呕吐?负罪感?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我,理所当然的事为什么会有负罪感?看到惨烈现场的恶心感?大部分被我杀死的人,尸体都找不回来,有啥惨烈不惨烈的。”
  “是这样的吗?”
  李明义的这番回话,是让矢泽爱佩没想到的。
  “对呀,你想需要杀死的敌人,都是必须要杀死,不得不做的情况下。至于不是我杀死的敌人,不是因为我死的,那又不是我的错,所以怎么想都不会有负罪感吧!
  不过害怕,紧张,后怕的情绪我倒是都有,是看到同类死亡,所联想到自己的生命存在,终结之时的惧怕。”
  “唉?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啊!”
  就在李明义说完这句话之后,李明义身后的修炼室内,突然传来了让李明义陌生的第三人女声。
  “嗯?你是谁!”
  听到自己身后,本该空无一人的修炼室,突然传出声音,李明义被吓了一跳。
  转过身,将矢泽爱佩护在身后,戒备的反问到。
  “我啊?!我就是那个想要见你,等了半天却还是不见有人通知的陌生人。”
  矢泽爱佩从李明义的身后探出头,打量了一下穿墙出来,露出上半身的女孩。
  “小义,就是她要找你!”
  看着从修炼室一旁的墙壁上,穿透出来身体虚幻的女孩,李明义皱了皱眉头问到。
  “灵化之术?”
  “唉!你知道?果然不愧是命运之外的乱入者!”
  听到李明义一语叫破自己的招式,女孩诧异的说到。
  “乱入者?你是供奉院的阴阳师?”
  “虽然是供奉院让我来的,但我可不是阴阳师哦,我是巫女,巫女供奉院红袖!”
  “有什么区别?反正你也姓供奉院,跟那老头是一伙的。”
  又听到一个稀奇名词的李明义,撇撇嘴说到。
  “有区别的!巫女的地位可是要比阴阳师高的!有天赋的话,人人都是可以成为阴阳师的,但是巫女就只有天赋最好的阴阳师才能担任……”
  “所以呢,你来找我究竟是有什么事?”
  听着供奉院红油解释她的巫女身份有多么高贵珍稀,听的不耐烦的李明义直接插话打断到。
  “所以你让人把话说完啊!人家都说是巫女了,当然是前来履行盟友与女巫的职责,侍奉神子大人的了!”
  再次听到这让李明义不愿回想的称谓,想到当初面临仙人模式的阴阳师老头威胁,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体验。
  “哦,行,我知道了。你回去跟供奉院老头说我不用你这所谓的巫女侍奉,反正我也看不出来你有对所要侍奉的神子,抱有一丝丝敬意。早点兑现你们阴阳师的承诺与义务,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
  本来还带有着初见李明义这神子兴奋的供奉院红袖,脸上的喜悦表情凝固了。
  “怎么可以这样!人家可是大老远的才跑过来,你竟然就要赶人家回去!谁说我们不尽盟友的义务与责任了,我供奉院红袖巫女,既然出现在这里,出现在神子大人的面前。那就表达了我们供奉院想要尽到盟友义务与责任,兑现承诺的表现!”
  “你说话就不能好好说吗?嘴中喊着丝毫听不见敬意的神子大人称谓,还一直人家人家的自称,你是不是那些神代的天方夜谭故事看多了?”
  “嗯哼,好吧~既然你不习惯,那我就换回来。”
  被李明义训斥了两句,好似看到能让他同意其留下来的希望,供奉院红袖双眼期望的看着李明义。
  “嗯,你说你是来履行盟友承诺的责任与义务的,那你会仙术查克拉修炼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