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平民忍者的逆袭 > 第八章,火遁·钻木取火之术

  感叹一下后,看着村中知与小夫二郎两人将自己之前吩咐的事都做好。
  李明义拿起两根经过处理的藤蔓,开始教两人怎样编藤圈。
  等到李明义手脚麻利的编出一个藤圈,戴到头上后。
  小夫二郎与村中知俩人看着李明义头顶的藤圈,那是羡慕的不得了。
  连连追着让他教自己怎么编,他们也想要一个戴。
  简单教给两人编织方法后,李明义看看天色,发觉已经过了半个下午没多少时间了。
  等到秋道东浩三人再次回来后,连忙指挥着五人一同编织用来捕鱼的工具。
  没用多少时间,五个用小弟们穿的粗布衣服,绑着藤圈的简陋渔网做成。
  让几个小弟歇了一会,李明义就将五位光着膀子的小弟撵到水里,让他们拿着工具在小溪中来回走动的捞鱼。
  好在,这木叶村小溪里的鱼,估计之前没被什么人抓过,个个都是养的个大膘肥。
  不多一会,就听见小弟们咋咋呼呼的在喊,谁谁谁捞到鱼了。
  渐渐的岸边鹅卵石的滩涂地上,就堆了十几条大概一斤多两斤的肥鱼。
  看着岸边的鱼获几人都吃不完了,李明义连忙叫停还在水里,不断打闹的小弟们。
  等到小弟都来到岸边,李明义拍了拍手掌,吸引到小弟们的注意力后说道。
  “你们都是好样的,不愧是我李明义的小弟,作为你们出色完成老大命令的奖励,老大我要教你们一招忍术!”
  回到岸边就一个个瘫坐到地上,无精打采的小弟们,一听这新老大要教他们忍术,那是一个个的立马就回复元气,变得活蹦乱跳了。
  “真的?”
  “老大,你真的会忍术,还要教给我们?”
  秋道东浩和村中知两人最先迫不及待的向李明义反问,确认他说要教忍术的话,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要知道作为木叶忍村,这算半个战争要塞的一员,特别是这种战乱的时代,就算是小孩子,那也是知道忍术学习机会有多么珍贵的。
  对于小弟们的疑问与不敢置信,李明义只是掏出他的那柄苦无,示意小弟们观看。
  看到李明义手中的苦无,五位小弟那是一个激动啊。
  他们早就想要拥有一个真正的苦无了,只是家里身为忍者的大人们,肯定不会让这么小的他们将这种开过刃的真家伙兵器,当作玩具来耍。
  所以这些小弟经常是只能看不能摸,这种情况早就让这些小孩心里面痒痒了。
  看着身前小弟们一个个激动的样子,李明义偷笑一声,他们这种样子,自己以前也有过,那还是跟着部队大院的同学身后第一次摸到真枪了,虽然只是枪口塞着布团的训练步枪。
  李明义举起手中的苦无,手指穿进铁环中,在空中转了几圈,又一把抓住握柄。
  做出这种在小孩子看见特别牛逼的动作后,李明义就大大方方的将苦无递给小弟们,让他们亲自摸一摸,看一看。
  苦无这个东西,在这些忍者村长大的孩子心中,无疑就是一个王炸。
  现在李明义拿出苦无,还让小弟们轮流的拿到手里,摸一摸,看一看,立马那就一个个的,都不在怀疑他李明义到底会不会忍术了。
  “这是真的,我只在爸爸那里有看到过,跟这个一模一样。”
  “啊,好沉。”
  “真的,这是真家伙。”
  “厉害,让我摸摸。”
  一时间,秋道东浩等人挤到一起,激动的挨个摸摸看看,不停的讨论着拿到真苦无的内心感受。
  李明义就那么静静的,等到几个小弟都摸过一遍,兴奋情绪稍微平复一下后对着小弟们说道。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等回来你们老大我一人给你们弄一把,现在我先教你们一招忍术!”
  彻底对李明义话语信服的秋道东浩几人,连忙排排站好,双眼放光的看着李明义。
  “那个秋道东浩,你来吧,将这块枯木树皮给削一块平面。”
  李明义指了指他刚才特意让和田小次郎搬回来的,粗一点的枯木。
  趁着几人围观秋道东浩用苦无削树皮的时候,李明义在三人抱回来的枯树枝中找了两根大小,粗细,长短都合适的树枝。
  在其中一个带点弯曲的树枝上绑上自己刚刚编好的一根三股藤绳。
  李明义弄好用来转木的绳弓时,被众人围观虚荣心得到巨大满足的秋道东浩也将那一块枯木削出了一个平面。
  “秋道东浩把苦无给和田小次郎,小次郎你用苦无把这个树枝一头削尖。”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后,李明义在几位小弟恋恋不舍的表情中收回苦无。
  来到那削好的木头边上,反握苦无,在木头上凿出一个小坑,并在旁边划出一条凹痕。
  命令秋道东浩用一个平坦一点的木头块,按着和田小次郎削好的钻木,顶到那凿好的那个木坑上。
  再将那绑好的绳弓套在钻木上面绕了个八字,随后就让小夫二郎开始来回拉动绳弓,带动钻木开始钻木取火。
  在几人轮换着拉动绳弓钻木时,李明义从草地里抓了一把枯草,在手里揉吧揉吧,搓成一团火绒。
  看着钻木点那尖头非常快速的变黑碳化,李明义伸出一根手指,放到钻头附近感受一下温度。
  “好了,可以了!”
  叫停往死里卖力拉锯的小弟,李明义小心翼翼的用苦无将钻点的那些高温炭木灰,顺着刻画的凹痕,拨弄到自己手心的火绒上,小心呵护的捧住火绒,轻轻的吹着气。
  随着李明义的吹气,只见他捧在手中的火绒,随着一股浓烟冒出后,呼的一下就窜出一朵红色的火苗。
  一看到火苗,李明义马上就将引着的火绒,放在小夫二郎垒好的灶台处,那用枯草与细小枯树枝码出的木堆里。
  等到小树枝烧着,火焰稳定后,李明义轻呼出一口气,沉声喝道。
  “火遁·钻木取火之术!”
  李明义身后,秋道东浩五人那是都看呆了,呆愣楞的看着窜出老高火焰的火堆,简直是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