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平民忍者的逆袭 > 第一百二十二章,明了恐惧的人与不知恐惧的人

  “怎么可以这样……!”
  听到李明义严肃无比说出的命令,供奉院红袖做出了一个平常少女经常会做的普通动作。
  跺脚!
  不过是一个撒娇的跺脚,然而身处神祝力状态的她所造成的后果,却是为李明义的办公室内,人工开辟了一处喷泉来。
  不像纲手使用怪力拳打击之下,地面大范围崩裂坍塌的效果。
  而是如同钻探打井一样的,在地上跺出一个贯通地下暗河的幽深洞口。
  看着她开启神祝力之后,接连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所造成的破坏效果。
  现在的李明义也是顾不上这巫女又改回去的说话方式,连忙安抚着她,不让她继续这样在自己的基地内嚯嚯。
  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才算是劝说的她,能安心在这已经不能用的办公室里,待到符咒持续结束退出神祝力状态。
  满头大汗的李明义,连忙拉着矢泽爱佩离开这里,他是不敢继续在这里待着了,太提心吊胆了。
  一想到自己继续待下去的话,有可能就会因为这巫女一个不经意间的平常动作,而发展成死无全尸的惨烈下场。
  李明义拉着矢泽爱佩往外走的速度,就又加快了一些。
  怪不得那该死的供奉院老头会跟她那样说:如果神子大人不听话,你就开神祝力。
  玛德,我要早知道,她这个明显还没有自己大的小巫女,开启神祝力状态后的实力竟然会这样变态。
  说什么也不会让她能有机会将神祝力用出来。
  一想到自己来到忍界之后,为了提升实力,耗费了多少脑细胞,流了多少血汗,才有了他现在这种可以比拟特上的实力。
  而这明显还很幼稚的巫女,却年纪轻轻的,就几乎有了可以比拟影级的实力。
  这真的是不怕不识人,就怕人比人。
  李明义几乎可以肯定,供奉院老头绝对是受不了她动不动就拆家的败家子作风,才会把她打发到自己这里的。
  不然他怎么早不派晚不派的,非要等自己回到木叶村后,都过去大半年时间了,才会把她丢到自己这里。
  想到刚刚小女巫说的,神祝力才初步掌握,还不熟练的话语。
  估计她就是这半年中,才学会的,等到供奉院老头发现她还这种特质后,就出现了自己现在面对的局面。
  可以想象的是,这尊大神来到自己这快活林后,在自己的实力超过她之前,自己是撵不走她了。
  总算是离开那变得危险无比的办公室,李明义放开矢泽爱佩的手腕,一遍擦拭着额头上的虚汗,一遍对她说道。
  “佩,在她退出神祝力状态之前,禁止任何人靠近!包括你!以后别的事你就不用管了,你每天的任务就是把她看牢了,禁止她施展第二次神祝力!”
  第一次看到李明义这幅模样的矢泽爱佩,回想着刚刚他拉着自己手腕时传来的颤抖感,还有自己手腕上留下的汗渍。
  矢泽爱佩突然噗呲一声笑出声来。
  “佩,你笑什么?”
  正用手指刮着脸上汗珠的李明义,听到她的笑声,诧异的扭过头问到。
  “没事的,只是没想到小义你的胆量,原来比我想象的还要小。别用手了,喏~给你手帕。”
  矢泽爱佩从兜里掏出手帕,擦干净手腕的汗渍后,转手就递给李明义。
  “胆小很好笑吗?不理解恐惧的人才搞笑吧!明白什么事是自己所惧怕却还要去做的人,与什么事都不知道怕而去做的人,你喜欢那种?”
  察觉到自己在头号小弟心中的崇高地位,有可能不保的李明义,连忙展开了自救行动。
  “嗯,什么都不怕的人吧!”
  “你~!行,我换一个比喻!”
  “有两个人,他们走在一条水流很急又深不见底的大河边,然后他们同时听见了从河中传来的呼救声,河里有一个人溺水了。”
  “但是两个人中只有一个人会游泳,然而两个人听到呼救声后却同时跳进了大河中,想要救援那位呼救的溺水者。”
  “你觉得两人的做法都对吗?”
  “嗯~小义!那个不会游泳也跳下去救人的,不就是你说的那种明知道害怕,却还要去做的人吗?”
  “不!那名会游泳的人,才是知道河水是能淹死人的,而那名不会游泳却还要跳下去的人,才是不理解河水为什么是可以淹死人的!”
  “小义,你说的话有矛盾哦!既然那位不会游泳,也不理解河水可以淹死人的道理而害怕的话,那他为什么还要跳下去救人?因为在他看来,河水不是淹不死人的吗?既然淹不死人,还有必要去救人吗?”
  “你~你……!”
  被矢泽爱佩一连串的反问,问到快要吐血的李明义,已经被她所注意的方向给打败了。
  “佩,你想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是什么吗?”
  “是什么?”
  矢泽爱佩瞪着水灵灵的大眼,表露着强烈的好奇心向他询问到。
  “同时跳下大河救人的两人中,那个会游泳的人,把呼救的溺水者救上岸后,才发现与他同行的另一个人,不会游泳竟然也跳下去想要救人了。”
  “嗯嗯!然后呢?”
  “然后因为救援呼救的溺水者,会游泳的那个人,已经没有体力继续救援跳下河的同行者了,害怕自己被淹死的他,就那么与被救的溺水者两人站在岸边,眼睁睁看着因为不会游泳,还要跳下去救人的同行者被河水给淹死了。”
  “小义,他好可怜啊,明明是想要救人才跳下去的,另外两个人竟然就那样看着他被淹死了。”
  听完李明义的故事,矢泽爱佩却是伤心的说出来另李明义惊讶无语的话。
  “行吧,接故事后续发展。”
  “被会游泳的人,救上来的溺水者,看到因为想要救自己而快要被淹死的人,感到愧疚的溺水者又跳下河中,想要把救他不成而快被淹死的人给救上来。”
  “然后会游泳的人就单独站在岸边,看着不会游泳还以为河水淹不死自己,而跳下去救人的两人,双双的被淹死沉下河底。”
  “小义,你好残忍!”
  听到李明义讲诉的故事结局,矢泽爱佩却是带着嫌弃的表情对他说道。
  “我残忍?那行,结局改一下!”
  “看到两个不会游泳还要跳下河的同行者与溺水者快要被淹死了,会游泳的人,不顾自己已经体力不支的事实。”
  “第二次跳下河中,想要把溺水者与同行者两人都给救上来,结果他却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导致两个人谁都没有救上来。”
  “不止如此,他自己反而因为体力已经耗尽导致游不上岸了,也跟那两人一起被河水给淹死了。”
  李明义带着冷笑,将这皆大欢喜的结局,讲诉给说他残忍的矢泽爱佩听。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猛然被矢泽爱佩扇在李明义的脸上。
  “小义,你真讨厌!最讨厌你了!”
  矢泽爱佩说完这句话后,就带着一抹眼泪转身跑了。
  莫名其妙的挨了一耳光的李明义,看着哭跑不见的矢泽爱佩,感到非常委屈。
  矢泽爱佩她的思想好奇怪,绝对很奇怪,自己说的这结局,不就是她所想要的吗?
  不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事都不怕的人,会发展到这种结局不是很正常的吗?
  小义,你真讨厌,最讨厌你了~
  李明义捏着嗓子,小声重复了一遍矢泽爱佩最后说的话。
  她的脑子有问题,绝对不正常!
  我这么有才,这么会编故事,这么的能水,她难道不应该夸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