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平民忍者的逆袭 > 第二十三章,守望期盼的归来

  因为有了厂房的遮蔽,一些不好在明面上展露的训练与教课,李明义也能一一的开展起来了。
  也不是说李明义教给孩子们的东西不能泄露出去。
  本身他就没有拿出什么比较刺激人的知识,教给孩子们。
  李明义相信,自己白天交给孩子们的东西,等到他们回到家里后,肯定会多多少少的向家里大人展示或显摆的泄露出去。
  他也相信,自己在这木叶村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木叶村高层也不会真的一点也不清楚。
  起码这个建造在木叶村围墙内的四百平米巨大木制厂房,村里就不可能不知道。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人来查他的事而已。
  他只是因为孩子们集体训练的场景,有点不适合让太多人看见,那真的是太醒目,阵仗太大了。
  李明义正式组建的快活林,各种制度也都一一的制定落实下来,越发走上正规的规模化训练,科学化教课激烈进行着,隶属于快活林的孩子们,走到了快速发展变强的跑道上。
  这天,李明义来到忍者世界的第二个整月。
  李明义家对面的婆婆,罕见的大早上就在家里,开始里里外外的打扫卫生。
  李明义对于婆婆这一反常态的大扫除感到意外,因为这个初夏时段也不是什么重大节日啊,怎么就突然开始大扫除了?
  对于自己的不解,李明义直接就向脸上都快笑开花的婆婆询问到。
  “婆婆,今天是什么节日啊,您怎么打扫起卫生,还这么高兴呀?”
  正在拿着抹布,擦门框的婆婆转头看着李明义笑眯眯说道。
  “今天啊,你还有小佩的爸爸们,就要回来了,所以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当然要好好的打扫一遍,迎接我们的英雄们回家了!”
  听到婆婆的话语,李明义内心有点复杂,作为一个拥有成年人内心的他,突然要叫一个陌生的人爸爸,他不是那么容易能叫出口的。
  其他人,其他长辈的称呼都好说,唯独爸爸和妈妈这两个称呼,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口,叫的出来的。
  本以为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的他,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还是感到一丝胆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以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这位陌生的父亲。
  而且他也不知道,当他这个身体的父亲知道他擅自更改姓名后会有什么反应。
  心情很好的婆婆,带着矢泽爱佩与李明义,将两家的房屋里里外外的打扫一遍,一点灰尘都不留下。
  看着因为自己等人勤奋劳动,得到的焕然一新房屋,李明义复杂的心情也是变得开朗起来。
  而在李明义他们打扫房屋的时候,这条短街上也还有四五家跟他们一样带着小孩在打扫卫生的家庭。
  等到婆婆带着两小将两家都打扫干净后,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
  婆婆家的厨房中,以前舍不得吃的一些食物,也都被婆婆做成了美味佳肴,等到祖孙三人将饭菜端到饭桌上摆放整齐后。
  婆婆就带着李明义两人坐到门口的街道上等待外出任务的忍者亲人回归。
  与她们一样在家门口等待亲人回来的,还有刚才一同打扫卫生的那几家。
  然而这些妇女小孩,在家门口左等右等,一直到太阳偏西,时间都过了午时饭点后。
  这些眼巴巴望着街道尽头的妇女老幼却还是没有等到她们所想要等的人。
  眼看就这样干等着也不是办法,李明义抬头向知道消息比他多的婆婆,询问起忍者父辈的归来时间。
  “婆婆,爸爸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几乎所有在等待男人或者父亲归来的家庭处,都有着同样的一幕上演。
  面对李明义的询问,脸上已经看不到上午那份喜悦表情的婆婆,没有低头去看小孩们是一个怎样的面孔。
  她只是痴痴的看向街口,像是对李明义说,也是像对自己说的呢喃道。
  “快了,就快了!”
  看到婆婆的这幅模样,李明义只得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内心复杂的陪着婆婆耐心等待。
  至于小丫头矢泽爱佩,她可能也是想到什么,同样的保持着沉默,将头靠在奶奶怀中,静静等待父亲和母亲的归来。
  而这一等待,就等到了天色擦黑的时候,街道上快要看不清的街口处,总算是走来一群带着木叶护额,腿上绑着忍具包的忍者们。
  走进这条小街的忍者们,有五六个人,按照木叶村的忍者编制,应该是两个小队。
  忍者们在街口处,聚集到一起商讨一下后,四下分散的走向这条街道中,等待忍者亲人回来的各个家庭。
  来到李明义祖孙三人身前的,是一位身穿中忍马甲的壮年男子。
  中忍抬头看了看婆婆家,挂在门口的姓氏门牌,认真辨别后,扭头对着起身站起,紧张等待消息的婆婆说道。
  “老人家,这里是矢泽爱家对吧?!”
  中忍说完等婆婆回话确认过后,掏出一个卷轴展开,就对着在房门外等待了一下午的祖孙三人宣读道。
  “中忍矢泽爱国夫,下忍矢泽爱花,木叶十八年,八月十六日,两人于火之国与风之国的交战中,光荣玉碎,木叶村内有关的战损补偿会在明后两天时间内发放下来,请耐心等待。”
  中忍宣读通告的时候,语气没有任何波动,也不带任何感情,好像司空见惯一样,麻木的宣读过后,确认宣读对象知道后,就转身走向下一家。
  而听到中忍宣读的关于矢泽爱佩父母,双双战死的消息后,劳累了一个上午,又没有吃午饭的等了整个下午。
  心情经历过大起大落的婆婆,听到这个噩耗,当场就一手捂着脑袋,昏迷瘫软摔倒在地。
  站在婆婆身旁的李明义,连忙伸手搀扶住将要瘫倒的婆婆,一边还要安慰着没有弄明白状况,被奶奶样子吓哭的矢泽爱佩。
  就在李明义的这种慌乱状态下,那位刚刚宣布过小丫头父母战死消息的中忍,转身走到李明义的家门口,抬手敲门并喊道。
  “青田家有人吗?青田家有人吗?”
  正用手抚顺着婆婆的身体,将婆婆平放躺到地上的李明义,听到中忍的呼喊,头也不抬的喊到。
  “别喊了,我就是青田家的!”
  站在街道对面李明义家门口的中忍,听到李明义的喊话,回头打量了一下李明义,再次走到婆婆的家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