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平民忍者的逆袭 > 第十一章,平民眼中的忍者不分等级

  对于李明义刚才做的那些广播体操,矢泽爱佩连忙向着奶奶打起小报告来。
  听到小丫头矢泽爱佩的告状,向来不爱惯人的李明义,当场就怼回去。
  “跳舞那也是锻炼身体,反正比你坐在那里玩游戏强!而且,刚才也不知道是谁,一直在偷偷的看我锻炼,你肯定是想要偷学!”
  说是肯定说不过李明义的,所以小丫头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双手捂脸假装哭泣,想博得奶奶的安慰。
  “假的,哭都不会,只会一直呜呜呜!”
  然而李明义一点也不想让她得逞,开口揭穿事实。
  被婆婆搂在怀里装哭的矢泽爱佩,听到李明义的话语,发出的哭声越加大了,还抬起头想让奶奶看到自己现在憋出的眼泪。
  “呜呜,奶奶,太郎他欺负我!”
  切,对于这个恶劣的小丫头,李明义不想在搭理她,留着她在哪里被婆婆安慰,继续自己一个人锻炼。
  忙着安慰矢泽爱佩的婆婆,看到李明义又要开始做运动,连忙开口说道。
  “太郎,别做了,开饭了。”
  听到婆婆的话,李明义感受一下自己的肚子,发觉一点也没有饱腹感后回答到。
  “哦,好的婆婆,那我去端饭。”
  等到三人坐到饭桌前,矢泽爱佩看着身前丰富一些的饭菜,发出喜悦的欢呼声。
  只是奶奶紧接的话语,又让小丫头闹起脾气来。
  “小佩酱,这鱼是太郎带回来的哦,以后你们两人要好好相处,不能在闹矛盾了。”
  听到奶奶的告知,还有些小情绪的矢泽爱佩,有心想说自己不吃李明义带回来的鱼,但是闻着面前不停传来的鱼香味,最终还是败在了食物的诱惑下。
  在婆婆家吃完饭后,李明义就准备回到自己家,继续自己的锻炼。
  等到李明义起身离开时,婆婆对着他说出了明天的安排。
  “太郎哟,下午婆婆帮你说好了,明天带你去见老师,明天可不要忘了早起。”
  门口玄关处穿鞋的李明义,听到婆婆的话,连忙回复到。
  “好的婆婆,我知道了,那我就回去了。”
  回到自己那黑暗幽寂,空无一人的家里,刚刚在婆婆家所体会到的温暖与温馨迅速离自己远去。
  再次回想起忍者世界残酷的李明义,来到一楼客厅的空处,独自一人开始自己的锻炼。
  时间飞快,第二天早上,睡在客厅沙发上的李明义,只感觉鼻头一阵痒痒。
  待到忍受不住睁开眼睛,就看到矢泽爱佩正在拿着自己的小辫子,对他恶作剧。
  “太郎,是个大懒虫,赖床鬼!”
  睁开眼,还有些迷糊的李明义,听到小丫头的话语,突然想起来了。
  昨天自己跳广播体操,一直跳到晚上凌晨,后边太累了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嗯,昨天婆婆好像是说今天早上要带自己去见忍术老师来的。
  “见老师?呀,不好!睡过了!”
  彻底清醒的李明义,猛的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将小丫头吓了一跳,还以为他是想要报复她。
  只是,李明义压根就没空搭理她,手忙脚乱的快速起身,走下沙发一头钻进卫生间,就要解决个人卫生。
  而矢泽爱佩看到李明义没有如同她想象中的反应,却变得好像一个跟屁虫一样,傻傻的跟在李明义身后。
  卫生间中,嘴里叼着牙刷,撩起上衣就准备放水的李明义扭头一看。
  才发现小丫头一直跟着自己钻到卫生间里来了,只感觉一阵头疼,这丫头一直跟着自己干啥。
  连忙将小丫头推出卫生间,嘴里还吐字不清的说着。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你去,给婆婆说,我马上就来!!”
  也不知道小丫头是怎么理解的,竟然听懂了李明义那呜呜呜的话语,点点头就去给婆婆汇报了。
  等李明义一切杂事办完,来到婆婆家时,祖孙俩人已经坐到饭桌前,摆好饭菜就等他了。
  一看这情况,李明义连忙跑到饭桌前,对着婆婆道歉后,就端起自己的那份稀粥,呼啦呼啦的往肚子里灌。
  “呀,太郎!不用慌,时间还早呢。”
  看着李明义这副心急火燎的样子,婆婆将放着主食的餐盘,推到他身前,好笑的说道。
  “小佩自己早就起床了,不像太郎,还要我去叫床,哼!!”
  矢泽爱佩扭着小脸,对着李明义炫耀说道。
  一口气将饭喝完的李明义,随意用手背擦了擦嘴说道。
  “好好,谢谢小佩今天叫我起床!婆婆,我吃饱了,我们去找老师吧!”
  看着李明义与矢泽爱佩两人之间的友好互动,婆婆笑着说到。
  “不慌,等小佩吃完,你们一起去。”
  听到婆婆说还要带小丫头,李明义懂了,看着婆婆与小丫头两人那还没怎么动的饭,李明义也不慌了。
  “我去盛饭再吃一碗!”
  再次盛了一碗稀饭,李明义回到桌子上,一边吃饭,一边等婆婆两人。
  大概二十分钟以后,各种事都办好的祖孙三人,总算是手牵着手出门了。
  婆婆带着两个小不点,沿着街道向着火影岩的方向走去。
  看到这个方向,李明义在心里猜测起,那个未知忍术老师的身份。
  莫非,自己的这位婆婆,也是哪位木叶大佬的熟人?
  是那种藏龙卧虎,深藏不露的老奶奶?
  一路胡思乱想的李明义,直到听见婆婆的话语声,才回过神来。
  抬起头看向身前的房屋,李明义又回头看了看,几人来的方向,只感觉刚才是自己想多了。
  婆婆口中所谓的忍术老师家里,原来也不过是从自己家那里走到这街尾处而已。
  几人在房门外站好后,婆婆松开拉着李明义的手,上前敲了敲门。
  等了没有多久,就见房门被从里面打开,出现的是一位比婆婆稍微年轻一点的独臂老人。
  看到门口矢泽爱婆婆带着的两个小孩,开门的老人连忙招呼道。
  “啊,是您啊,请进,请进。”
  “山岗大人,如昨天所说的,老身带着这两个孩子来了,能得到山岗大人的教导,这是他们的荣幸,万分感谢山岗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