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平民忍者的逆袭 > 第一百一十九章,要见李明义的陌生女孩

  火之国与雷之国的战争,僵持了大半年之后。
  除了前不久被初代火影教训过的风之国沙忍村,只是老老实实的在边境陈兵,防御可能会出现的入侵外。
  土之国的岩忍与水之国的雾忍,可能是看到木叶与云忍双两国的战争,每天都是死伤惨重打的怪激烈。
  两国就好像是发现猎物的鬣狗一般,胆子那是越来越大。
  尤其是前不久,被宇智波斑打上忍村,宛如欺负小孩般,挑了整个忍村的岩忍。
  看到木叶村现在所面临的局面,岩忍开始试探性的向火之国派出小队忍者渗透。
  至于另一边的雾忍,因为水之国的地理环境,土地面积稀少。
  面临着国民越来越多,土地越分越少,渐渐已经显露出超负荷困境的他们。
  到也想与云忍,岩忍他们两家一同对付木叶村,好能从占据忍界大片上好地段的火之国啃下一片陆地,以缓解他们国内的困境。
  只是等到他们大军开拔,眼看就要从海岸线登陆火之国的时候。
  原本不被雾忍所重视的,本以为只是缓冲地带的中小国家,中小忍村们。
  在与木叶有姻亲关系的涡之国带领下,对雾忍展开了强烈的抵抗。
  后勤线被扰乱的雾忍,刚刚登陆海岸线还没有站稳脚跟,就收到了撤退的命令。
  等到耗费大半个月,别说打仗了,敌人都没见到过影子的雾忍回到忍村,了解到具体的消息后。
  如同一群傻子一样的雾忍,纷纷的咒骂起可能早已去世的初代火影。
  不得不说初代火影虽然还是没有超脱忍者世界的格局,但还是有一些远见的。
  起码他为木叶周围所挑选的缓冲国,各种中小地带的小忍村,绝大部分的心态,还是更向木叶靠拢的。
  虽然不怎么指望他们,但你不等不承认这些中小忍村,还是能起到一定作用的。
  起码,被涡之国扰乱补给线,而导致登陆火之国的计划,破产的雾忍,让木叶避免了四面受敌的危局。
  为什么说是四面呢,你该不会真以为风之国陈列在边境的忍军,都只是在看戏吧?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一但忍界五大国,有三家都要向火之国开战的话,你觉得面临木叶这种近乎成为忍界公敌的情况,风之国会不会参与进来?
  就算是参与进来,他还能放着痛打落水狗的顺手之事不做,放着掀翻这座横压忍界一座大山的木叶不打,难道还会去打土之国,帮木叶缓解危局?
  火之国与雷之国战争爆发的第六个月。
  土之国与水之国,就好像是商量好一样,几乎是在同一段时间内,各自突袭了火之国与雷之国。
  岩忍与雾忍正式参战了。
  他们正式的加入到这可以成为忍界新的历史里程碑,自从柱间平定战国动乱之后,忍界波及范围最广,参与人数最多的世界大战中。
  面对岩忍与雾忍的默契偷家行为,木叶与雷之国虽然没有直接停止双方的战争,但是火之国与雷之国的交战却是放缓许多。
  双方不约而同的开始抽调大量位于火雷战场前线的精英忍者,赶赴阻止拦截土之国与水之国的入侵。
  虽然双方都抽调了大量精英忍者,但是双方的战斗频率却丝毫没有降低。
  因为随着战场老兵的大量抽调,双方都是补充了大量的新生忍者加入战场。
  火雷两国经过长时间的交战,已经默契的开始历练各自的忍者新兵了。
  相比于长时间混迹战场,存活下来一个比一个精明的老兵。
  这些初出茅庐的忍者新兵们,因为对战场的不适应,几乎一上场就跟李明义之前的表现一样,各种拿手绝招就好似不要钱一般的死命向对方扔去。
  相比于这些用各自生命的教训,来学习究竟怎样战斗的忍者新军,被双方二代影带走的战场老兵们。
  感到火之国与雷之国边境,抵御岩忍与雾忍的老兵们,刚一到场就熟门熟路的与岩忍和雾影展开战斗。
  另一边的木叶村内,虽然因为战争的原因,村内的气氛略显严肃与紧张。
  但是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村民们,只能带着对踏上前线亲人的担忧,用更加努力的工作,尽量多帮助村子制作出更多一些的后勤补给。
  木叶郊区第三修炼场,完善初版符文系统的李明义,刚刚一出关,就看到守在门口的矢泽爱佩。
  “佩?你在这里做什么,找我有事吗?”
  心情大好的李明义,带着笑意向她打着招呼。
  “小义,有人找你,是个女孩!”
  看到李明义终于出来的矢泽爱佩,神色间带着一丝纠结的表情说道。
  “哦,你是说我那个宇智波的侍女?”
  想到可能是哪个女孩的李明义,猜测的说到。
  “不是的,宇智波叶子,我昨天在医疗队见过了,找小义的不是她!”
  “不是她?”
  因为李明义的交际圈并不大,快活林的成员们,天天在一起也都熟悉了,快活林以外李明义认识的女孩也就只有一个纲手与宇智波叶子了。
  对于矢泽爱佩所说的陌生女孩,李明义真的想不出来这指名道姓想要见自己的女孩是谁。
  “她现在在哪?佩,你去把她带过来吧。”
  想不出来,就不再想的李明义,索性直接让矢泽爱佩将其带过来。
  “好的,我去叫她。哦,对了!之前纲手姐来找过你。看你在闭关出不来,纲手姐让我代她转告你一句话:‘臭小子,本公主要上战场了,你这混蛋继续窝在学校当宝宝吧!’以上。”
  呵,上个战场还要跟自己显摆一下,啥时候上战场也成为可以显摆的好事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佩。”
  “小义,我们是不是也快要上战场了?我有点害怕。”
  矢泽爱佩带着对未来不确定的担忧,想到有一天她也要踏入战场,变为收割生命的刽子手。
  她的手臂与身体,就不自然的颤抖着。
  罕见的看到矢泽爱佩的这幅模样,李明义的心情沉重了一下。
  上前将她揽进怀中安慰道。
  “佩,你要是不想的话,那就不用去!没人能强迫你!”
  “可是,快活林的大家都会上战场的吧?大家都要去,只有我不去的话,不好吧?”
  李明义的耳旁不断响起,矢泽爱佩她那喋喋不休的烦恼。
  “谁说快活林的所有人,都要上战场的?别的不说,就一乐汤音她的实力,要是让她上战场的话,敌人不还手的让她杀,你觉得她能杀得了几个?”
  “噗呲,可是村里不是要求所有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忍者,都要参与战斗的吗?”
  矢泽爱佩,想到以前被与切到手的队员一同送到医疗队的一乐汤音。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那为了制作美食,杀鸡杀鱼都门清儿麻利,丝毫不怕的快活林头号大厨,十一番队队长一乐汤音,竟然会晕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