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平民忍者的逆袭 > 第七十六章,早猜到了,但我就是要等你说出来

  而不能成为与李明义可以相互信任的伙伴或者试验助手。
  因为他是那种投资者们,最讨厌的一类研究者,喜欢用公家的实验资源,不务正业的去专研自己的个人研究。
  关键是你还不能不让他这样做,一但你满足不了他的需求,他就会带着实验资料,逮腿闪人的跳槽到另一家可以满足他自我实验研究的东家那里。
  看大蛇丸还有闲心参与纲手这种无聊聚会的样子,想来他的父母还没有因为战争的原因去世。
  他还没有完成思想上的转变,成为日后那个想要学会更多忍术的忍界科学家。
  “啊,对对对!就是这个词,牛逼!我一直想不起来怎么说,原来大蛇丸你记得啊?那我上次问你,你怎么说不知道?”
  自来也从大蛇丸的口中,再次听到这个李明义所教给他的,称呼比他厉害人的词语。
  “啊,我也是才想起来。”
  大蛇丸随口的一句解释,就把自来也打发了,然后他继续带着笑意看向成为现场视线焦点的李明义。
  “所以,纲手你真的,就只是想要介绍他们给我认识?”
  李明义看着这几位以后都是忍界有名有姓的忍者少年,不相信她的动机会这么简单。
  “当然了,你把我纲手公主想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阴险的小人吗?我不过是想让你们见一见。正好趁大家都有时间的这个机会,把我的伙伴介绍给你认识而已,哦呵呵……”
  面对李明义那明显不相信的眼神,纲手一手掐腰,扭头仰天一手捂着嘴尬笑道。
  “哦,原来如此!既然见也见过了,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了。”
  看着自己都这样逼问她,在场所有人都看出来的情况下,她纲手还是这样遮遮掩掩的,不敢直接表露出真实目的
  感到无趣的李明义,说完这句话,对大蛇丸几人点了点头示意后,就准备转身离去。
  “等等,喂,你这混蛋,别走啊!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眼看李明义已经转身走出两步,打定主意要离开了。
  纲手慌了,连忙出言叫住李明义。
  短短几秒就走出四五米的李明义停下脚步,仅仅回过头看向纲手,摆出一副你不说我就真走的态度,默默注视着她。
  “好吧,李明义,我告诉你!”
  纲手双手握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天天在奶奶跟前装的像一个乖宝宝一样,还乖巧懂事,待人宽厚!”
  “呸!我早就看透你李明义,是一个怎样恶劣的混蛋了!”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阴险自私的人了!我也忍你很久了!”
  “我跟你说,我有喜欢的人了!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你的!”
  将自己憋在心里很久的话,对着李明义还有在场的所有人喊出来后。
  纲手带着一丝爽快过瘾的表情,伸出一只手指,指着李明义的脸。
  而听到纲手的喊话,在场的其他人,这时的表情却各不相同。
  自来也震惊无比,简直不敢想信,原来这才是真相的,纲手没有抛弃他,满脸纲手果然是喜欢他的满足感。
  大蛇丸则丝毫不意外,不如说这才是纲手真正的姿态,一副果然如此猜测得到印证的表情。
  卑留呼对于两人在村里传遍的婚约竟然还有这种不为人知的内情,满脸的好奇心得到满足的兴奋。
  旗木佐云则是一副平静如水,静看你们表演的死面脸。
  只是如果去注意他的眼睛,善于观察的人就会发现,他的眼中隐隐透露着期待的情绪。
  李明义转过身面对着纲手,还有她身后的那几人,双手一滩。
  “你说的这些我知道啊,你把我叫到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些?”
  “你知道?!”
  听到李明义的话语,纲手,自来也还有卑留呼同时惊呼出声。
  “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说的就好像你纲手不用在水户奶奶面前装乖宝宝一样,只是我比你装的熟练,比你更会讨大人喜欢罢了。”
  “不对,不一样!我说的是你在奶奶面前的一切正面形象都是装出来的!”
  听到李明义这想带着自己一起自黑的话语,纲手连忙坚决的一口否决掉。
  “你是想说阴险自私?这种事水户奶奶她跟二代火影也知道哟!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能瞒住他们。”
  “可恶!我要跟你决斗!你要是输了,你就要去跟奶奶说你要取消婚约!”
  没想到李明义竟然会这么干脆利落的承认自己的阴险与自私,纲手瞠目结舌后,立马就恼羞成怒的向李明义宣战道。
  “早让你有事直接说,你非要磨磨唧唧的。正好,求之不得!”
  李明义听到纲手的宣战,面带笑容,很是嚣张的爽快接下她纲手的挑战请求。
  看到两人,三言两语的就将决斗的事给敲定下来,其他四人有点意外。
  没想到事情会发展的这么迅速,不过看两人都已经沟通好,各自准备一下就要开打的样子。
  知道纲手,动起手来的动静有多大的自来也和大蛇丸,连忙招呼着卑留呼与旗木佐云为两人的比斗让出场地。
  “我要把你揍飞!”
  纲手揉着自己的双拳,恨恨的对李明义说道。
  “你能办到的话,就试试看!正好我也想找人试验一下我新掌握的技能。”
  李明义说着,从手腕上取下一根头绳,将他那有点略长的头发扎起来。
  等两人都做好准备之后,李明义与纲手相距大概有十几米左右的距离,注视着对方戒备着。
  然而在跟纲手对峙了一会后,李明义却突然站直身体,放下他之前护在身前的手臂。
  “你这是做什么?”
  看到李明义的这幅表现,纲手感到不解,还以为他李明义突然又不想打了。
  “没事,只是觉得两个人傻站在原地,互相对峙观察的样子,太尬了。”
  “既然你不打算先出手,那我就不客气了!在我这里可没有不打女人,以及对女人手下留情这种圣母婊的信条!”
  李明义稍微想了一下,就知道为什么纲手会不采取先攻的战术了。
  就以她后期的实力巅峰时段,好像也没有见她用过什么远距离的忍术招式。
  “那么,纲手!请不要眨眼哦!”
  忍体瞬身术,六式雷剃!
  忍体秘技六式的进阶技能,雷遁查克拉六式剃。
  刺啦,一声电弧刺爆声。
  李明义刚刚所站立的地方,炸开扩散出一团电弧后,李明义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几乎就是在李明义身影消失的同时,正集中精神戒备的纲手,还没有从接受到李明义身影消失的视觉信号消化中反应过来。
  李明义就身体缠绕着电弧,弓步一脚踏在她两脚之间的空地处。
  弯腰突进的显现在她的视线盲区与双手的防护之下。
  一记普通的勾拳,狠狠的击打在纲手的腹部。
  碰!
  哇~
  腹部遭到重击的纲手,只感觉剧痛过后,自己的胃酸好像都要涌上来一样,带着一阵干呕的被击飞出去。
  从纲手倒飞出去的身影,还有撞断的那几根手臂粗细的树枝来看,刚刚李明义打在纲手腹部的那一拳。
  果然就像是他说的那样,力道满满的没有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