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平民忍者的逆袭 > 第六十四章,还是有人不明白

  如果说之前的李明义,还只是木叶村内,一个毫无身份背景的平民孤儿。
  那么现在的他,获得了初代火影亲口说出的高度评价,木叶村的未来。
  获得了初代火影之妻,初代九尾人柱力漩涡水户的亲近与宠爱。
  与木叶村几乎所有实权的权势忍者的熟悉认识。
  现在的李明义,不说在木叶村内横着走的这种狂话,向来不喜欢招惹麻烦的李明义,起码是不会有人敢轻易来找他的麻烦了。
  当然,就算是真有人想动他,就以他那属刺猬的性格,自身拥有的隐藏实力,数目庞大的快活林小弟们,还有隐秘在快活林背后,对木叶村上至忍者,下至平民的裙带关系,广泛影响的交际圈。
  他李明义现在,那是什么人都不怕,什么事都不怂的!
  而至从上次李明义报复过九尾之后,现在的它可老实了,起码它是不敢在李明义的身前炸刺了。
  它还真怕,李明义这脑子里歪主意一大堆的臭小子,在变着法的折腾它了。
  连带着漩涡水户的处境,也是好过许多,起码她体内的九尾,不会在动不动就恐吓她身旁的人了。
  现在漩涡水户跟她体内封印的九尾,就好像秉承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平衡状态,各自相安无事的尽量不去刺激对方。
  漩涡水户又一次命纲手,前来叫他李明义过去的时候。
  这位继承了初代火影豪迈性格的初代孙女,今天突然发觉自己的水户奶奶不在如之前那样陌生,那样可怕的她。
  在得知,水户奶奶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大变化的原因,竟然是这个只有她一半年龄的李明义时。
  因为之前的李明义,都不怎么爱搭理她,一直以来对李明义抱有的强烈好奇心,忍耐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习惯性的低着头,想着乱七八糟事情的李明义,听见纲手的这句问话。
  抬起头,面带疑惑的看向身前,默默注视并努力观察他的纲手。
  “就是水户奶奶那个,好像没有之前那么恐怖了,又变回之前那个笑容温馨的奶奶了!”
  看到李明义,没有弄明白自己刚刚问的是什么,纲手绞尽脑汁的想要描述,发生在她水户奶奶身上的变化。
  “你不知道?”
  然而李明义,却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的问题。
  听着李明义说出的废话,纲手翻了翻白眼。
  “废话,我要知道,还用问你吗?”
  “哦,这样啊!”
  “喂,小子!你倒是回答我啊!”
  “你都不知道,我为啥要告诉你?”
  “可恶!你到底说不说!”
  听到李明义那气死人不偿命的答复,满怀期待的纲手,万分生气的瞪着大眼,比划着拳头威胁他。
  “你有病吧?你都没有资格知道的事,我敢随便告诉你吗?我还怕暗部的忍者又来查水表呢!”
  对纲手的不可理喻,李明义同样的回了她一个白眼,扭头就不在搭理她,推门走进漩涡水户的宅邸。
  好像谁不会翻白眼一样,切!
  “你这个可恶的小子!你站住!”
  向来被身边的人,当作宝一样捧着的纲手,那个气啊!
  她还是第一次遇见像李明义这样,对她爱答不理的人。
  “呀,李明义你来了。纲手!你这是做什么?住手!你要知道,你是女孩!要有大和抚子的样子!而且你是姐姐!你要让着弟弟,你怎么能这样吓唬弟弟,欺负弟弟啊……”
  算好时间,正好来到玄关等待李明义到来的漩涡水户,看到李明义身后对着他后脑勺比划拳头的纲手。
  跟矢泽爱婆婆如出一辙,无师自通的唠叨,就开始不停的对纲手进行着思想洗礼。
  “奶奶,我错了,我那是在跟李明义弟弟闹着玩呢!你看,我们俩的关系可好了!”
  面对水户奶奶的训斥,纲手就好像之前那个傲娇蛮横的小公主模样,都是假的不存在一样,一把拽过漩涡水户身前的李明义。
  用力搂到自己的怀里,一边向水户奶奶解释着,一边不断的用她那水嫩的脸蛋蹭着李明义的脑袋。
  没想到纲手她竟然会来这出的李明义,当着漩涡水户的面,却也无法表现出抗拒,反抗来自纲手那说是友好相处的姐弟亲密,其实是她暗中报复的大力蹂躏。
  刚开始,纲手还只是想要稍微用一点力气的小小惩罚一下,这个敢无视她的好奇心,敢用那气人话语惹恼她的小子。
  只是待到她发觉被自己禁锢在怀中,表演姐弟关系亲密的李明义身上,那不动声色却越加增强的挣脱力之后。
  从大爷爷千手柱间那里学到的查克拉应用技巧,怪力!
  力量增幅在身的她竟然还有压制不住李明义的征兆,马上她就跟李明义较上劲了。
  就在两人在这里不动声色的较力时,漩涡水户看着两人的这幅亲密友好关系,脸上露出笑靥来。
  而李明义与纲手两人之间的较力,在漩涡水户转身往房间内走去,背对他们之后更是激烈起来。
  一手拴着李明义的脖子,一手擒拿着李明义手臂,占据发力优势的纲手,却发现她渐渐的有些制服不了李明义了。
  开玩笑,如果说纲手的查克拉怪力技巧,是需要主动开启使用的力量增幅状态。
  那李明义通过他那脑洞开发的一系列锻体术,带来的肉体力量,就是常驻的被动状态。
  就在这漩涡水户的半步身后,无法爆发出查克拉,进行全力加持力量的纲手,会出现力量弱于李明义的现象,那是一点也不奇怪。
  于是当漩涡水户走到房间的障子门外,奇怪的回头看去时。
  却发现李明义正若无其事的跟在自己的半步身后,反而她的孙女纲手,则还站在门口的玄关处,一副脸红脖子粗的大汗淋漓样子。
  “纲手?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吗?”
  “哈?!奶~奶,我~没事,今天的天气好像有点热啊?!”
  纲手一边气喘吁吁的擦拭着自己脸上的汗珠,一边断断续续的向水户奶奶现编着瞎话。
  “你这孩子,在说什么胡话,这都是冬天了,有这么热吗?”
  “哈,哈!那个,奶奶,对了!可能是今天我穿的有点厚了。”
  好不容易,费尽心思终于将漩涡水户的奇怪问话给应付过去。
  纲手站在玄关处整理着自己的形象,眼中却带着惊叹,上上下下的不停打量着李明义那瘦小的身材。
  要不是这次的较力,之前她是一点也看不出来,李明义这小子的身体内,竟然蕴藏着这样巨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