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平民忍者的逆袭 > 第十章,修炼了十几年的锻体神功

  在李明义这新老大,多方面诱惑的带领下,忍者世界土生土长的这几个小孩算是彻底的服气了。
  这个时候,估计谁要是敢说他李明义的坏话,都不用他这个做老大的发话,这几位小弟就第一个不愿意。
  李明义独自回到他那还有点陌生感的家里时,天色算是彻底黑下来了。
  站在自己家门口与婆婆家门口的路中间,李明义看了看自己那黑不隆冬的家,再看看亮着灯的婆婆家。
  都不用考虑,李明义脚跟一转,提着两条鱼就走进了婆婆家。
  一进门,不等脱下鞋就大声喊道。
  “婆婆,我回来了!”
  听到李明义的招呼,屋里的婆婆连忙应道。
  “太郎,下午去哪玩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等到婆婆声音落下时,李明义与婆婆在走廊与客厅交接处,来了个碰头。
  看到身前双手各提着条肥鱼的李明义,婆婆感到非常惊讶。
  “太郎,你手上的这鱼是怎么回事啊?”
  对于婆婆的询问,李明义简单的对婆婆解释到。
  “哦,这个啊,下午跟小伙伴们在小溪里捞的。婆婆,晚上我们吃鱼吧?”
  李明义举起手中的两条鱼,向婆婆炫耀道。
  听过李明义的解释,婆婆接过他手里的鱼,答应着他吃鱼的请求,一边又逮到机会的对李明义教育到。
  “太郎啊,你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你要记得不能去水深的河边玩耍。”
  听着婆婆的教导,李明义不得不在心里感叹到,这位婆婆,别看大字不认识几个,但是作为一个长辈,对自己那是真没的说,换成其他人,谁会跟你说这么多。
  目送婆婆拿着鱼走进厨房,李明义来到客厅,看了看独自玩耍的小丫头矢泽爱佩。
  见其只是抬头看了看自己后,就又从新低下头玩自己一个人的游戏。
  李明义没有凑上去跟小丫头一起玩的想法,在客厅找到一处宽敞的空地站好。
  既然打定注意锻炼身体,那就从现在开始吧,正好也为一会的吃饭腾腾地方。
  说道锻炼身体,前世只是一个普通人的李明义没有练过武术,也不会什么拳法。
  他唯一会的锻炼身体方式,就是学校教的广播体操,好像记得自己当初学的是第几套来着?
  虽说李明义不会武术,也不会拳法,但是身为一个现代人,像弓步压腿,俯卧撑,仰卧起坐之类的基础健身方法还是知道的。
  而且在李明义看来,忽略那些拳法武术被传神化的部分,单说在锻炼身体方面,现代教育机构改编的广播体操,也不见得就差到哪里。
  这不是在开玩笑,李明义是认真的。
  想来,只要是接触并了解过武术的,多少也该知道,武术拳法是分练法跟打法的,其中打法才是拳术能分出那么多流派的根本原因。
  因为这些打法中会涉及到前人的打法思路与思考方式,临敌应对的经验与技巧等更多思想上理念上的东西。
  像太极拳的四两拨千斤,八极拳的开门贴身靠,形意拳的半步炮拳等等都是归属于打法。
  而练法,却又不同了,常规的拳术套路,一方面是为了让练习者慢慢了解习惯,各流派的技能招式,还有技能招式的发力方法等。一方面也就是为了锻炼身体素质。
  那如果说,不考虑熟悉技能招式的原因,单单只是为了锻炼身体呢?
  反正以人类的身体,四肢活动范围就那么大,而锻炼的动作无非就那几个。
  这样想的话,李明义真不觉得广播体操会比武术拳路的套路练法,在锻炼身体方面会差到哪里去。
  看到这里,估计会有人说,要是按李明义说的,那俯卧撑之类的锻炼特定部位的基础训练动作不是更管用吗?
  会这么问的,应该会有很多。
  其实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各种流派会有套路练法这一说吗?
  单调的重复同一个动作,是可以快速的锻炼某一个特定身体部位。
  但是真让你重复做一个动作的话,会有多枯燥,你们知道吗?
  而且大量重复动作导致的身体不适等酸爽,想来只要是试过的都知道,那滋味真的不好受。
  而且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那个毅力,去忍受寂寞,忍受枯燥,忍受疲劳,只是机械的重复一个动作。
  而套路就不一样了,将一个一个锻炼身体各部位的动作,通过合理的编排,将前后有所关联的技能招式排序,使之成为一系列锻炼身体所有部位的武术套路。
  同一个动作,让你做十遍,二十遍,你会觉得枯燥,而且做的越多,就会越难以坚持下去。
  而一系列不重复的武术套路和广播体操,让你做个一两遍,想来所有人都不会觉得有多困难吧?
  然而不管是什么套路或者广播体操一遍做下来,最少也有十几个到几十个动作,两遍做下来,真不比重复二十遍同一个动作的运动量小。
  是的,在李明义看来,前人编练套路最大的原因,就是为了能尽量增加后人锻炼身体时的乐趣,减少枯燥感。
  别小看广播体操,怎么说也是国家耗费大量物力精力,经过众多科研人员,依据科学方法,科学数据等等,多方面的综合考虑,所编排创作出来的,另一种意义上不涉及任何打法招式,只为锻炼身体而开发的武术套路。
  而且李明义也不需要特定的去锻炼身体的某一部位,他现在需要的是整体素质的提升,李明义对于身体修炼来说,向来信奉的都是木桶理论。
  所以这样想的话,那就没有比广播体操更适合的锻炼方式了。
  想这么多的功夫,李明义已经在这选出来的空地上,跳了三四遍广播体操了。
  李明义脚下的地板上,也多了一滩,汗水滴落的水渍。
  等到在厨房做好饭的婆婆,来到客厅里时,就看到李明义就跟才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头顶冒热气的满身大汗模样。
  “太郎啊,你这是又怎么了?”
  看着李明义这副夸张模样,婆婆有点神经过敏的连忙问道。
  “哦,婆婆,我没事,我这是在锻炼身体呢!”
  停下动作休息一下的李明义,一手拿着粗布擦着身上的汗水,对婆婆解释道。
  “骗人,太郎刚刚明明就是在那里跳舞,跳了好大一会,一点也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