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平民忍者的逆袭 > 第二十四章,乱世之中人命的廉价

  “你就是青田家的?下忍青田大浩是你什么人?家里还有大人吗?”
  中年中忍居高临下的看着手忙脚乱照顾祖孙俩的李明义询问道。
  “是我父亲!家里没有大人了,就我一个!”
  李明义简单明了的回答了中忍的询问,随后抬头看到中忍又掏出一份卷轴,想要打开宣读时。
  李明义脸色难看无比的出声打断道。
  “先别读了,帮我把婆婆抬到屋里的床上去!”
  而准备向李明义宣读消息的中忍,听到李明义那带着命令般语气的话语后,在看看昏倒在地上的婆婆。
  他那一直维持着的僵硬表情,出现了一些变化,中忍随后也没有在说什么,将那份未读的卷轴重新放好,伸手帮李明义一同抬着昏倒的婆婆进屋。
  说实话,李明义的力气还是有些不够,他能搀扶住婆婆的身体,不让婆婆直接摔倒在地上,磕着碰着,就已经是尽力了,想让他自己把婆婆抬到屋内,基本上没有可能。
  而且对于昏迷或者睡着的人来说,并不是你一个人力量大就能抬起来的,起码不是一个人能抬起来的,更别说他一个小孩了。
  和前来宣布消息的中忍一同将婆婆抬到屋内,放到床上后。
  中忍收敛起那副平易近人的正常表情,再次板起脸掏出卷轴对站在婆婆床边的李明义,宣读起关于他这个身体的父亲,那位名为青田大浩下忍的战死通知。
  还是战争,火之国与风之国的战争,有所不同的大概就是李明义他这个父亲战死的时间了。
  小丫头的父母是死于十六号,李明义的父亲死于十二号,前后脚的时间。
  中年中忍宣读过通知后,看着对他说了一句‘知道了!’,就转身忙着照顾婆婆,大概四五岁的小孩李明义。
  没有迷茫,没有哭闹,就那样跟个懂事的小大人一样,照顾昏迷的婆婆,安慰哭闹的小女孩。
  该做的通知读完后,中忍叹了一口气,再次看了一眼李明义后,就转身走出这让他觉得有点压抑的居民屋,向着下一家需要通知的家庭走去。
  对于中忍的离开,李明义没有在乎,他正忙着手拿在厨房打湿的手巾,帮婆婆擦干净身上的灰尘,帮小丫头擦干净哭花的脸。
  哄着小丫头躺到床上,挨着婆婆的身边睡觉。
  这一晚,李明义罕见的没有修炼,没有回去自己的家里休息,而是在婆婆的床边,看着床上躺着的祖孙俩人,干坐了一夜。
  这一夜,木叶村内,不知道有多少个家庭没有等到他们的亲人,不知道有几家能幸运的再次拥抱亲人。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的婆婆,好似已经彻底接受了,自己的儿子与儿媳妇已经回不来的事实,没有在提两人父母的事情。
  对于照顾了她一夜的李明义,婆婆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摸了摸李明义的脑袋,就起身下床为两个孩子做饭去了。
  而看到婆婆表面上没什么事了,李明义总算是放下担心,忍不住睡意趴在床边就睡着了。
  等待李明义睡醒后,时间已经是中午了。
  来到客厅,看到坐在饭桌上,等他过来才开饭的婆婆与小丫头,三人就好像平常一样的吃完午饭。
  虽说三人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小丫头也没有明白昨天的消息对于她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只是她总归有一天,会明白她今天到底失去了什么。
  吃过饭后,李明义去到快活林基地看了看,发现有很多孩子都没有如约过来。
  知道是因为什么的他,只是大概的点了点没有过来的人数,就对剩下的孩子们宣布。
  “今天不用集合训练了,都回去吧。”
  将所有孩子都打发回去后,李明义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
  以刚才孩子们的缺席数来看,显然木叶村的这场战争,损失比较惨重。
  单单今天没有过来的孩子就差不多有将近一半的人数,哪怕只是去除那些是多兄弟姐妹的孩子,木叶村的忍者死亡人数也不会少。
  可以想见的,近期木叶村将会因为这场战争发生很多变化,而且可能还会涉及到他与快活林的孩子们。
  只是让李明义没有想到的是,引发的变化竟然这么快,就蔓延到他身上。
  走到自己家所在的街道上后,李明义看着再次站在婆婆家门口的那批忍者,那位中忍,忍不住皱起眉头。
  走到跟前一听,这些忍者是前来发放战损补偿的,而木叶村对战死忍者的补偿,也不过是只够一家三口一年开销的五十万两银子金钱补偿。
  要知道,一位下忍出一次d级任务最少也有五千至五万两银子的报酬。
  木叶村对于战损的补偿,真是少的可怜啊,也不过是一个下忍十次任务的报酬。
  李明义心底不由得为身处这个战乱忍者世界生活的人们,那廉价的人命价值而悲哀。
  如果单单只是这样,也就没什么了。
  只是让李明义没有想到的是,与昨天晚上前来宣读通告是同一人的壮年中忍,在确认过李明义家就只有他这一个小孩后,他那位没有见过面的父亲应该发放的战死补偿到是给他了。
  “李明义是吧,因为你父亲的战死,而且青田家也没有其他大人了,现在你面临两个选择。”
  “第一个,有其他亲戚或大人收养你,第二个,稍后会有忍者过来带你,前往村里的孤儿院开始生活,而这栋原属于下忍青田大浩的房屋将由村里收回。”
  这是啥意思?
  直到现在,李明义他才知道,在这个木叶村内,所有的房屋产权都是属于木叶村的,所有居住者只有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
  如果那些战死忍者的家里还有大人,那战死家属们就还能继续在那个家里居住。
  如果战死忍者的家里没有大人,只有小孩的话,战死忍者留下的孤儿,要么找亲戚街坊收养,要么就带到孤儿院生活,原属于那个家庭的房屋就要收归村有,等待房屋再次发放给新的忍者家庭。
  听到这个消息,李明义再一次的体会到战乱时代的冷酷与无情。
  等待李明义回话的那位中忍,看着身前好像是在发抖的李明义,心里想到总归还是小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