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平民忍者的逆袭 > 第九十七章,该说不愧是千手柱间的女儿吗

  想来这些忍者应该就是大名府的守护十二忍了。
  刚刚还人满为患的会客厅内,眨眼间,除了纲手的母亲带着不到五岁的绳树,留在房间里招待他们外。
  其他的大名府出席人士,就这样的全程没有说一句话,露了个面算是作为一名见证者,然后就都跟在大名后面离开了。
  与无关人士一同离开的还包括那位与纲手母亲关系亲密,明显是纲手父亲,大名次子的男人。
  接待室的外人一走,刚刚还装作富家小姐,礼仪风范优良的纲手。
  夸张的呼出一口气,再次将她原本大大咧咧本性暴露出来。
  “妈妈,我想你了。”
  纲手说完这句话,就一下扑进她妈妈的怀里。
  “抱歉,猿飞老师。有怠慢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与成年版纲手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女人,宠溺的抱着纲手向猿飞日斩诉说着歉意。
  “哪里,是我们不告而来失礼了。”
  跟猿飞日斩客套两句后,纲手的母亲,李明义名义上的未来丈母娘,接着就将视线转移到李明义身上。
  “孩子,过来让我看看你。”
  纲手母亲对着李明义招招手,叫他来到身前。
  看着现在落落大方,知书达礼的未来丈母娘,李明义一点也看不出来,她刚刚那对自己眨眼的俏皮表现。
  “不错,不错,长得是挺俊的。你是叫李明义对吧?听她奶奶说,纲手经常欺负你?”
  纲手的母亲打量着走到身前,与纲手并肩站着的李明义。
  想到他现在也才八九岁,身高就已经快超过纲手了。
  虽然岁数比纲手要小那么几岁,看着是要比纲手小很多。
  但是要在放大几岁,等到两人的年龄超过二十岁之后,眼下的这几岁年龄差距也就不算什么了。
  “妈妈,我哪里有欺负他了,那都是他欺负我。”
  听到自己的妈妈,竟然也是这样喜欢李明义,还要通过贬低自己,来体现出她对李明义的喜欢。
  纲手不乐意了,连忙的向母亲撒娇,想要解释清楚。
  然而,明明她说的就是实话,可现场的人,除了了解实情的自来也和大蛇丸两人,其他在场的人。
  猿飞日斩,纲手她妈妈,还有对她有点怕生,被抢走妈妈却敢怒不敢言的绳树。
  几人那脸上挂着的神情,明显表露着不信的意思。
  可恶,这混蛋李明义,太会在大人面前装乖了。
  有苦说不出的纲手,只能恨恨的再次瞪了一眼李明义。
  “妈妈,刚才她瞪这个哥哥了!”
  被纲手从妈妈身旁挤出去的绳树,突然出声将她纲手的小动作揭穿。
  “纲手,你奶奶说的对,你该收敛一下你的暴脾气了。”
  可恶!
  平白又被妈妈教训的纲手,看了一眼告密揭发她的亲弟弟绳树,将其吓的躲到李明义身后。
  “绳树弟弟,你放心!有我李明义在,纲手她欺负不了你!”
  看到纲手的境遇,李明义心里偷笑的一手揽住绳树的身体,将他护在身后,满脸正义无畏邪恶的向绳树保证到。
  “厉害啊,厉害!”
  “李明义君,真是将纲手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啊!”
  将这一幕幕都看在眼里的自来也与大蛇丸两天,站在后边小声的交流着对于李明义的感叹与佩服。
  接下来,纲手的母亲,带着几人去安排住处。
  而绳树则拉着李明义的衣服,一路上不断打听着,他将要去长时间生活的木叶村详情。
  李明义那是什么人,死人都能给你说活的,忍界第一大喷子。
  随手通灵出一个储物封印卷轴,翻找出一身适合他身材的快活林制式校服,当作自己送给小舅子的见面礼。
  不过是短短几个走廊的时间,就已经是将绳树发展成自己快活林的预备役小迷弟了。
  身在前边被妈妈拉着,一路询问自己在木叶村生活经历的纲手,看着身后现在就哥哥弟弟,姐夫称呼起来的李明义与绳树。
  又一次吃闷亏的她,也只能将满嘴的委屈感,独自咽下肚子。
  在心里暗暗发誓,迟早有一天要打败他李明义。
  将几人领到安排好的住处,纲手的母亲看着李明义笑道。
  “李君,这几天你跟纲手睡在一个起吧?”
  “什么?”
  听到纲手母亲的话语,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惊呼出声。
  “您客气了,这个就不用了吧。”
  “不要,我要跟妈妈一起睡,才不要跟他住一个房间!”
  李明义与纲手异口同声的连忙将她妈妈的建议反驳掉。
  “妈妈,姐姐不愿意,我可以在哥哥这里睡吗?”
  已经听李明义吹牛讲故事上瘾的绳树,受到他妈妈的启发。
  双眼发亮表情亢奋的向母亲询问到。
  看着自家闺女与李明义的反应,纲手母亲用手捂着嘴轻笑一声。
  “李君,这个样子还真是可爱呢。”
  “绳树,不行呦!李君刚来到大名府,他们已经很疲惫了,需要休息。”
  “不行!他会把你带坏的!”
  纲手与她妈妈,一起用不容拒绝的语气,将绳树想要留在李明义这里过夜的想法打消。
  随后纲手母亲对猿飞日斩说了说之后几天的日程安排,就拉着纲手与绳树告辞离开了。
  李明义满脸苦笑的注视着,这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纲手母亲离去。
  看来她之前的温柔贤惠也跟纲手一样,都是装的了。
  千手柱间,还有纲手与她母亲,这一脉相传的豪爽性格,才是她真正的本性吧。
  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更喜欢在屋里待着静心思考的李明义,自己收拾好晚上需要使用的床铺后。
  与猿飞日斩打过招呼,就钻进自己的房间了。
  一夜无话的安然到天亮,又专研了大半个晚上术式符文的李明义。
  第二天早早的就起床了,他也想多睡一会。
  只是他身旁的这几位正帮着他穿上节日盛装的嬷嬷们,可不会管他李明义不想起床的起床困难症。
  一大早天还蒙蒙亮时,四五位手中各拿服侍与装饰品的嬷嬷们,就推开李明义的房门将他给闹醒了。
  全程跟个被操控的木偶般,任由她们帮他穿上繁琐的仪式服饰。
  然后就好像很赶时间一样,在七点之前就被安排的坐上,那说挡风吧,它不挡风,说它遮阳吧,它也不遮阳的豪华轿子上。
  在自来也的羡慕嫉妒,恨不得与他替换的表情中,被四个抬轿的力夫,抬到大名府的正门庭院中,落在纲手的轿子右侧。
  李明义看着纲手那身华丽炫目的服装,简直不敢相信,这处处透露着大名公主尊贵气息的女人,就是那个大大咧咧,回回找茬,回回吃亏的野蛮女人纲手。
  “看什么看!”
  纲手带着情绪的嫌弃话语,直接就向李明义怼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