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平民忍者的逆袭 > 第一百四十二章,唯独只有他不能上战场

  而这些队长中,就数那些光杆司令的队长们,最是拼命,抢的最是凶狠。
  那模样就好像谁要跟他抢人,就是生死仇人一样的凶恶表情,一时间还真的吓退了一些队长。
  不过是短短的半个小时,快活林在场的上千名成员,就被哄抢一空,除了李明义外,每一个人都有了归属队长。
  快活林成员被哄抢完后,其他手慢一步的队长们,才不情不愿的去老老实实的排队领取,那一千名普通毕业下忍出身的手下。
  抢到快活林成员的各个队长中,真正是由上忍带队的也不过只是占到总数的不到三成,更多的队伍都是由中忍所带领的。
  不然,真以为木叶的上忍比中忍还多?
  还都很闲?
  天天放着任务不做,反而去为了几名下忍当保姆?
  也就除了漩涡鸣人他们那些种子选手,才会有村里安排上忍带队。
  更多的毕业下忍们,都是像他们现在一样,如同佐井那样被补充进因为各种原因,战死或升迁而缺少队员的中忍小队之中。
  只要想一想就能知道,上忍跨阶级的去带领下忍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正常的情况。
  这就跟大学教授他不去教大学生,而被人安排去教小学生一样,这正常吗?
  如果所有的毕业下忍,都是这种上忍带下忍的情况。
  那么,那些中忍们该带什么手下?
  火影中也说过,中忍本身就是为了作为队长而挑选出来的。
  只要想一想火影中所有被上忍带队的新人都是什么身份背景就知道了。
  猿飞班,纲手是三代孙女。
  水门班,卡卡西是木叶白牙的遗孤。
  更别说十二小强中,一个个木叶忍族出身的少爷,小姐们了,尤其是卡卡西班。
  一个是四代遗孤,一个是宇智波遗孤,而唯一平民出身的春野樱,也是在忍者学校就表现出与两人非同一般的关系。
  可以说春野樱才是三代与木叶耗费心思,所精心挑选出来,安排进卡卡西班的下忍。
  身家清白,没有任何势力背景,又与鸣人和佐助两人关系匪浅,起码比三代火影对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两人所花费的心思多。
  而春野樱也如同三代火影所预想的那样,夹在漩涡鸣人与宇智波佐助两人之间,完全发挥出她增加两人羁绊的作用。
  另外关于木叶小忍族究竟有没有分家与宗家一说,首先要确认的一点是,这忍界是存在宗家与分家的说法还有规矩的。
  其次身处动荡战乱的时代,不管是忍族也好,还是平民也好。
  想要尽量延续各自的血脉,是来自人类刻印在灵魂深处的本能,这一点是统一的共识。
  而在这人命不值钱,说不定哪天就会因为战争丢掉性命的战乱时代,增加血脉延续几率的办法是什么?
  多生多育!
  这是不管哪一个世界,哪一个国家,人类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
  而这种战乱的忍界也是如此,只要想想千手柱间兄弟几个,那些身处太平盛世的人就应该清楚这一点。
  越是战乱的时期,想要养育后代所需要的花费,就越是稀少。
  这一点想必没有人比地球种花出身的李明义更清楚了。
  想想和平年代养一个孩子都会出现养不起的情况,再对比一下战乱时期三五个孩子不算少,七八个孩子不算多的老一辈。
  尤其是这动乱忍界,把战争当作家常便饭的忍者们。
  普通忍者咱不谈,咱就说说那些小忍族,你觉得他们真的会是只有一个孩子的父子一脉单传?
  如果只有父子俩一脉单传的家庭,就可以冠上家族自称,那岂不是木叶村有孩子的所有忍者,就都可以向别人说自己是某某一族的?
  这忍界的家族有这么不值钱吗?
  而且他们这些忍族就不怕他们的后代死在战场上,英年早逝而绝后?
  想想绳树是怎么死的?
  如果他们真不怕这样,那他们别安排上忍给他们家后代当保姆啊。
  而且火影中,不管是山中一族,油女一族,奈良一族,还是犬冢一族,秋道一族,同一时期出场过的族人都不算少吧?
  想来比李明义更清楚火影细节的人,随便想想就都能说出一两个名字吧?
  那么既然有他们这些主角以外的族人,理所当然的也会有他们的父亲,他们的父亲是不是忍族的成员?
  其他出场的忍族成员有没有孩子?
  单单只是这三代父子,就可以证明木叶的小忍族们,就不会只是父子俩人的一脉单传。
  那么顺势得出的结论就是,再小的忍族他们也会有叔伯辈,也会有同辈堂兄弟。
  所以起码是要有两个家庭以上才能称为家族,超过小家族人数太多的家族才会称为大家族。
  可能小忍族们,不像日向一族那样明确的划分出宗家与分家。
  但只要他们不是一脉单传,只要他们是顶着同一个族号行事,那他们就绝对会有所谓的主脉与分支一说。
  同一家族,而不同家系的他们,就绝对会有一脉,是作为家主,是作为家族的主事者。
  代表他们一族所有的家系,去同外界其他族群,其他势力交流的。
  而且还有一点可以证明,比如说奈良一族,火影中也说过,他们一族是主要负责为木叶提供鹿茸,以养鹿为生。
  那么各位觉得,奈良一族出场的人中,是由谁去负责养鹿呢?
  奈良鹿久?还是奈良鹿丸?
  同样都是奈良一族,为什么他们父子不用去养鹿,而其他奈良一族的族人就要去养鹿?
  好像是扯远了,还是回到木叶西门的下忍分发现场。
  等待场上的毕业下忍们都被分配完后,正在为漩涡水户锤肩膀献殷勤的李明义,看到所有人都有去处,而只剩他一人后,连忙向漩涡水户询问到。
  “水户奶奶,他们都有队伍去了,那我去哪?”
  “别一直锤左边,右边也锤锤!”
  面对李明义的询问,漩涡水户并没有立即回答他,反而是指挥着他换着肩膀锤肩。
  “谁说你没有地方去的!力道轻了!”
  漩涡水户带着舒泰享受的表情,眯着眼睛说道。
  “哦,这个力道可以吗!那怎么没有队长来找我啊,水户奶奶?”
  “不错,就是这个力度!我不就是吗?从今天开始,你来给我当守护暗部!”
  “什么?!给奶奶你当守护暗部?”
  听到漩涡水户的回答,李明义惊讶的轻呼到。
  “力道又重了,认真一点!对呀,现在的那些暗部都是对我敬而远之的,我不喜欢!正好你这孩子也是一名正式忍者了,索性奶奶就把你要过来,给奶奶当护卫,陪奶奶解解闷。”
  “怎么会这样啊!我还想要上战场呢!”
  然而李明义在听到漩涡水户的话后,却是突然哀嚎的抱怨到。
  “你这孩子,上战场有什么好的!多危险!在奶奶这里待着不好吗?”
  “有多危险!明明就连您自己的亲孙女纲手,您都能让她去战场,为什么就我不能去!”
  “你能跟她一样吗?她有猿飞日斩看护着,再说你比她喜欢惹麻烦!”
  李明义他该说什么?
  说自己发起火来,猿飞日斩还不一定能打的过自己?
  “不能更改了?我在加点物资行不?您让我去战场!您看我的小弟们都去战场了,就只有我这当老大的呆在家里,您让我回来怎么管他们啊!”
  漩涡水户没想到,她不过是想让李明义待在她身边多陪陪她而已,李明义他竟然会这么不情愿。
  “怎么?你也开始讨厌起奶奶了吗?亏奶奶平常那么疼你,你这孩子真没良心!”
  看着漩涡水户摆出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还说出这种话来,李明义也很绝望啊。
  好不容易快活林的成员才能光明正大的出村,他还想趁这个机会在木叶之外做一些布局呢。
  更别说他想上战场的主要目标,还是想要获得一些具有血继界限的尸体,好做一些研究,能早日弄明白血继界限的原理,为他自己,为快活林的小弟们制作出人造血继界限呢。
  谁知道这平常很通情达理的漩涡水户,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将他想要出村的可能,给彻底堵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