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平民忍者的逆袭 > 第九十九章,臭不要脸的供奉院老头

  “你们阴阳师跟妙木山,龙地洞,湿骨林是什么关系?”
  “阁下不会以为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它们那三种动物掌握着仙术修炼法吧?”
  “这个世界的主宰终归是人类,而不是它们!不过是一些偷学吾阴阳术之道却学不到家的式神精怪而已。”
  我的乖乖,貌似自己接触到什么了不得的隐秘事情。
  李明义低头思考一下后。
  “千手柱间跟你们阴阳师,有什么关系?”
  “阁下的思维很是灵敏呀,他是我们阴阳师与寺庙佛陀,这些不甘被世界所抛弃的超凡者势力,所挑选出来反抗大筒木一族与六道仙人的上一代神子。”
  “千手柱间的事,寺庙佛陀也有插手?”
  “啊,那些寺庙秃子们,对于他们现在的地位,也很是不甘啊!”
  秃子,啧啧。
  看来这和尚跑到哪个世界,都逃脱不了这个称谓啊。
  “所以你们失败了!”
  “是的,失败了!我们没想到六道那家伙,竟然也同样在千手柱间的身上押注,暗中布局谋划的落下棋子。”
  忍者六道大筒木,阴阳师神社,佛陀寺庙,啧啧!
  仙人模式出自六道仙人,木遁大佛,真数千手等招式模板出自寺庙佛陀,明神门出自神社阴阳师。
  这么多超凡势力在千手柱间的身上押注,怪不得他能获得忍界之神的称号,横压一世。
  “那么我做你们这个神子的话,我需要付出什么,又能得到什么?”
  听到李明义这样上道的询问,神社老神官,供奉院大阴阳师的这个老头,脸上露出笑容。
  他展现出来,用以震慑李明义的仙人面纹,也是消退下去。
  “掀翻外来者大筒木一族的统治,获得我们阴阳师,五大国所有神社的全力支持!”
  “你们的这个条件太优厚了,我有点不敢接受。”
  “不,一点也不优厚,我们所付出的与我们所得到的,用阁下的话说,在我们看来就是等价交换。”
  “预知未来,对于你们阴阳师很轻松吗?”
  “相比于预知未来,回溯过去对我们来说更简单。”
  “我能拒绝吗?”
  听见李明义的这个问题,老神官再次展露出他的仙人面纹说道。
  “阁下觉得,您与我们的这次见面,六道那老家伙会不会知道呢?”
  看着这老头动不动就显露出仙人模式,威胁吓唬他李明义的样子。
  切!
  老奸巨猾,臭不要脸,不爱护幼小,暗暗将这老头给记恨上的李明义。
  就是因为讨厌这种情况,所以他才会想尽办法的获取力量。
  “那你了解千手柱间的木遁吗?”
  “木遁啊,那不就是神树的根须吗?”
  “好吧,你们给出的条件,让我说不出拒绝的话语,合作愉快。”
  李明义说出了老头他最想听的话后,就不愿意继续在这里逗留,起身离开房间。
  “恭送,神子大人!”
  房间中,苍老神官巍巍颤颤的从座椅上滑落下来,趴在地上对着将要走出房间的李明义,行以最高的五体投拜礼仪,口中高声颂唱到。
  从神社回来后,木叶一行人在大名府内又待了三天。
  不是专研术式符文,就是与纲手母亲等人交谈的李明义,终于等到了猿飞日斩宣布启程回木叶的消息。
  与来时不同,因为返程的时候多了一个年龄幼小的绳树,几人每日的赶路速度那是大幅度下降。
  本该三天就走完的路程,走了两天时间,竟然连一半的路都没走完。
  这天,快要被绳树对木叶村里的一切事情,旺盛的好奇问话给打败的李明义。
  走在回程的荒野上,却是突然停下跟绳树的吹牛逼,与猿飞日斩同时向纲手等人发出警戒信息。
  “警戒,有血腥味!”
  “注意,有情况!”
  原来是两人发觉临近的一处村庄,与来时富有人烟的万家灯火不同,显露着异样的安静。
  李明义能察觉到动静是因为他时常展开的雷遁心网,而猿飞日斩竟然距离村庄这么远都能嗅到所谓的血腥味。
  该说不愧是经验丰富的上忍吗?
  “你们四个结卍字阵型保护绳树,小心戒备!”
  “敌人有八人,有两位大概率是上忍,其他的估计是中忍,就在村庄里。”
  听到猿飞日斩的应敌对策,李明义看出来他是想进入村庄探查敌人的情报信息,连忙向几人说明他感知到的敌人信息。
  听到李明义的提示,猿飞日斩的心情沉重起来。
  “小心戒备,撤退!”
  本来还打算带领五小进入村庄探查一下的猿飞日斩,得知敌人可能会有的战力信息。
  连忙打消了想要进村的想法,现在他只求能平安带领这几个孩子回到木叶村。
  至于确认敌情的事,回到木叶之后自然会有精英忍者们前来查看。
  面临紧张的局势,被几人保护的绳树却也表现的很是冷静,并没有不合实际的捣乱拖后腿。
  不敢继续光明正大走在道路上的一行人,藏入道路一旁的密林中小心翼翼的行进。
  本着以防万一的心态,财大气粗的李明义更是落在队伍后边。
  边走边甩出大量的起爆符,张贴在周围敌人追上来后可能会落脚的地方。
  众人紧张的隐秘踪迹,自来也更是将绳树背在身上,加快赶路速度。
  等众人离开那处村庄约有两公里左右时。
  轰!
  轰,轰……
  李明义预先设置的起爆符被触发的爆炸声传来。
  “不用隐藏了,全力赶路!”
  同样听到起爆符爆炸声响的猿飞日斩,沉声命令到。
  其实不用猿飞日斩说,他们也知道以敌我双方的这战力悬差。
  一但被这些敢深入火之国腹地进行破坏活动,最低战力都是中忍的精英小队给追上,他们将会面临怎样的危险。
  而李明义在保持不掉队的情况下,更是开启败家模式,相比之前五六张,五六张往外扔的起爆符。
  彻底将他出门时准备的起爆符,好似不要钱一般,一大把一大把的往外撒。
  在前面跑路,不时回头张望的几人,看到李明义的这番表现,才真正意义上的了解到,他李明义的身家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壕字都无法表达的。
  然而,被敌方精锐忍者发现的木叶一行人,听着身后不断传来的起爆符爆炸声。
  感受着追赶他们的敌人,距离越来越近,不过是继续跑了不到十公里。
  “别跑了,停下结阵吧!他们要追上来了!”
  感知到自己所壕撒出去的起爆符,也就只是让敌人减少了两人。
  眼看就要被追上的李明义,出声叫停了,还想要继续跑的猿飞日斩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