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武林雨潇潇 > 第二一四章 酒后真言
刘丰将他喂养的那只金鸽放飞出去,连续两天,金鸽飞回来,却没有像以前那样,找到目标有兴奋的感觉。
  
  以前这只金鸽出去找到目标,回来得到刘丰的奖赏后,休息一阵,就会在它主人刘丰的面前,飞来绕去。
  
  提醒主人,外面某处有了作案目标。
  
  刘丰作好准备,就在这只金鸽的带领下,找到作案目标,并伺机作案。
  
  可这两天来,这只鸽子每天还是出去,却没有带主人出去的意思。
  
  他出去踩点,发现这里的气氛好像不太对。
  
  出去走了一圈,发现这里的人家大部分关门抵户,这个镇的街道上几乎没有几个人。
  
  再到偏远一些的乡下走了走,发现和这街道上差不多,还是人不多,也不容易出门。
  
  按理说,这好歹是一个镇,如在其他地方,一个镇少说也有三四万人,在街道上人更多。
  
  这是很热的季节,人们会大量涌出家里,出来走走,散步、乘凉的。
  
  特别是晚上,应该会有很多人到街道上吃夜宵,唱卡拉OK什么的。
  
  但在这里,这些所谓的娱乐消遣方式都不存在。
  
  街上和乡下都是一片冷清。乡下和街上成了一个样。
  
  刘丰不禁纳闷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回到旅店,问旅店老板。
  
  他住的旅店名叫客多多旅馆。老板姓铁。一个干瘪的老头,他的老婆可是一个大胖子。
  
  刘丰问几次,铁老板也是讳莫如深、支支吾吾,反正不愿多说。
  
  第二天晚上,他见住的旅店没有其他客人,他准备好好问问老板,到底怎么回事。
  
  像刘丰这种在江湖上混的人,来到一个地方,首要的是了解此地人的作息规律,还有就是国家和地方的一些政策。
  
  另外就是该地的一些社会大佬和江湖人士。那些因素对他有利,那些因素对他无利。
  
  他让老板做了几个菜,待菜上桌后,他对老板说道:
  
  “铁老板,你这里有高度酒吗?”
  
  “有,也是从云南那边进过来的。还不是你们那边的酒。客官要什么价位的?”
  
  “你说说有些什么酒,什么价位?”
  
  “店小本钱小,也没卖几种酒。
  
  只有三种酒,一种是红花酒,一瓶二百八;一种五谷酒,一瓶二百一十元;一种叫祁家酒,一瓶卖八十八。
  
  先生,看您要哪种酒?”
  
  “度数都是多高的?”
  
  “红花酒和五谷酒都是五十二度,祁家酒六十一度。”
  
  “度数高的价格反而便宜些,我喝度数高的杀瘾些,但还是给我来瓶二百八的红花酒吧。
  
  我要看红花酒喝后的感觉。不过瘾,就换一瓶度数高的祁家酒。”
  
  “好咧,我这就给先生送过来。”
  
  不到两分钟,干瘪老头将红花酒送到了刘丰的桌子上。
  
  “怎么只拿一个杯子?再加一个?”
  
  “先生,你,你还有客人?”
  
  铁老板望了刘丰一眼,又朝门外看了一眼,怀疑地问道。
  
  “你先拿过来吧。”
  
  “好咧。就加一个?”
  
  铁老板走了两步,又回头叮嘱。
  
  “是,就加一个。”
  
  刘丰很肯定地答道。
  
  说话间,铁老板将酒杯送了过来。
  
  “你先坐下,你看我一个人喝酒,也没意思,铁老板你是做生意,也是卖酒的,反正今天店里没人,就过来喝一杯吧。也不影响生意。”
  
  “影响生意?你看这个样子,一片冷清,有生意?”
  
  铁老板一听刘丰说到生意,马上叹了口气。
  
  “以前这里都是这样冷清、萧条吗?我听说这里可是一个镇啊。”
  
  “还不是……哎,不说这些了。”
  
  铁老板欲言又止,没有往下说。斜靠在旅店大门边。
  
  “反正看这样子没人上街,过来喝两口解解闷吧!我给你倒好了,过来吧。”
  
  铁老板又朝大门外看了两眼,慢慢走了过来。
  
  刘丰将另一个倒满酒的酒杯递了过去。
  
  铁老板长得干瘪、瘦小,没想到酒量还好,喝酒也利索、豪爽。
  
  他将刘丰递来的这杯酒接过来,一张嘴,全倒进了嘴里。在江湖上长期混的刘丰,也被他喝酒的动作惊到了。
  
  他眼睛随着老头的酒杯运动,看干瘪老板一仰脖子,滴酒没剩,就喝干了。
  
  铁老板喝完酒,很自然地将酒杯放到了刘丰的面前。
  
  从这个喝酒和放酒杯的动作来看,这个干瘪老头也是个豪爽之人。
  
  刘丰微笑着将老板放在桌子上的酒杯又再次倒满,并轻轻推到老板面前。
  
  “先生一看就是个有钱人,先生是做生意的吧?”
  
  刘丰笑笑,还没回答。那老头怕这样的问话会让客人产生怀疑,赶紧补充道:
  
  “我没有别的意思,先生不要见怪。像先生这样大方的人,到我们这边来,一般都是做生意的多。每年我都要接待很多的。”
  
  刘丰顺竿往上爬:
  
  “我也就是过来看看,有什么好的买卖可以做,老板这边有好的生意给我推荐推荐。”
  
  刘丰边说边将酒杯举起:
  
  “来,头回生,二回熟嘛,先干了这杯再说。”
  
  刘丰主动先喝了杯中酒。铁老板看刘丰也很豪爽,又将第二杯倒进了喉咙。
  
  三杯酒下肚,双方交情增加了不少。
  
  酒真是好东西啊,它成就了多少好事,又辅助了多少坏事。
  
  “不瞒先生说,我们这里以前还是很热闹、繁华的。可近半年来,生意就不行了。哎……”
  
  “铁老板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就不行了呢?”
  
  “说来话长。不说也罢。”
  
  “你说来我听听,如果不行我明天就走人。”
  
  “我们这儿叫小龙镇小龙庄。属于L国、M国和N国三国的交界处,在地域划分上属于M国。
  
  但由于离M**首都距离较远,当地**基本上没有管理到我们这个小镇。
  
  所谓管理,也是口头上为主,其余管理都是象征性的表示一下,比如税收等。
  
  由于**疏于管理,我们这里很多人就在这里干起了毒品罂粟的买卖。
  
  但种植罂粟面积我们这儿其实很小,我们这儿做这方面的生意的人,严格说起来也不多。
  
  占这儿做罂粟生意的三分之一吧,三分之二的是外来客商。
  
  这些外来客商到这里来,给我们当地带来了很多商机,比如赌博、住宿、饭店等等。
  
  真正种植罂粟最多的还是另一个地方,那儿比我们这里小五分之一,但他们的地百分之九十都是用来种罂粟。
  
  这个地方离我们这儿不远,要更往山里走。名字叫高泉庄。
  
  本来那个小村庄也属于小龙镇管,但**没把那层里当回事。
  
  因为那里的交通太困难,百姓特别凶悍,又团结,那里的人也很少出来。
  
  **军也进去围剿过几次,但山高林密,军队一去,他们就钻进了深山老林,**军一撤退,他们又出来。
  
  如此反复几次,**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财力。
  
  更重要的是那里的人对**也没有大的危害,没造成什么恶果,更没在世界上给该国带来不良影响。
  
  所以最后,该国**就睁只眼闭只眼,等于放弃了对这个地方的管辖。
  
  有这些因素,高泉庄就更加肆无忌惮地大师种植罂粟。
  
  我们这的交通好,距离高泉庄又近,所以我们成为了中转站。
  
  正因为这样,我们这儿的经济还真不错。
  
  不过,这样的好日子,在半年前被打破了。
  
  因为我们这里来了一个姓陈的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