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二章 新的开始

  第二天早上7点半,林云睡得迷迷糊糊,猛地一睁开眼,发现枕边的人换了一个美女,然后就清醒了。
  “哎呀我去,我在做梦,朕自开天辟地以来一直守身如玉,何方妖孽竟然敢在此造次”。然后睁开双眼。
  “换新房子里了,定时起床了习惯了,不过今天就不一样了”,林云穿衣服起床后,花了十分钟洗漱,然后坐公交车到50分钟外的早餐店出去吃了四个肉包,顺便买了点菜回来,准备中午自己烧菜做饭。
  回到家后,转了转厨房道:“菜白买了,什么都没有,怎么烧啊”。
  随后看了看厨房和其他地方,然后拿了张纸,边转边写边说到
  “色拉油一壶、盐一包、酱油一瓶、锅碗瓢盆来一套,再去二手回收店去淘两套柜子和书桌椅子,生活用品都有就看着再买,得,午饭做不成了,争取今天搞定”
  于是林云锁了门坐公交向超市进发,上午去二手回收店仔细挑选了几张桌子椅子和柜子,主要看结不结实,因为林云已经把宿舍的椅子弄坏了,至于怎么弄坏的,林云表示“不就稍微翘翘腿吗,至于自杀吗”,花了1000块,多付100送到家。
  中午吃了份老乡鸡,然后下午去超市买了厨房和生活用品,花了800块,下午3点坐着送二手家具的车一起回到出租屋。
  司机:“你这真省钱,要不然都不知道你怎么回来,这么多东西”。
  林云:“要不然你以为这100块好赚啊,还是顺风车舒服啊”。
  司机:“你怎么把房租的这么偏啊,没什么人”。
  林云:“辞职了,正在写小说,所以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创作,前面那个小院子就是了”。
  司机和林云两人卸了半个小时的货,就搞定了,但是林云整理整整三个小时才使得毫无生息的房子,有点人住的的样子。累的林云坐在新买的二手老板椅上休息“果然不搞搞卫生,不知道什么叫劳而无功”。
  然后看了看墙角的蔬菜完全没有用做菜的欲望,而且最主要的是连米和煤气都没有了。
  林云坐在桌子前吃着泡面:“要加油,如果现在偷懒就注定这辈子累死吧”。然后又在纸上加上了冰箱、电脑、煤气、米。
  在忙了差不多两天后所有的东西终于差不多够用了之后,林云早早的休息了,自从得到时空花之后,林云的就没有在熬过夜,因为林云觉得:“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第二天一早,林云坐在桌子前,闭上了双眼,随着精神的集中,额头上的紫色时空花缓缓的的浮现,当五朵花瓣完全展现后,随着一阵时空的波动,林云用时空花锁定了离林云最近的一个世界,20分钟后随着林云身体一颤、脸色一白,少量的精血和精神被抽了出来,融入时空花,随后通过时空花融入了对面世界的世界壁中,留下一个可以让林云能够进入世界而不被排斥通道。
  林云:“终于结束了,八成损失了几天的寿命,算了赶紧补补吧,希望可以补回来”。
  时空花是在黑洞中诞生,然而黑洞作为吞噬一切的存在,是无法提供时空花诞生灵智的条件,而林云的鲜血融于时空花,时空花因为沾染了林云的气息本能的和他融合,从而林云获得了控制时空花的能力,要不然以时空花的能力瞬间就可以把林云抽成人干了。
  林云:“终于结束了,八成损失了几天的寿命,算了赶紧补补吧,希望可以补回来”。
  林云立刻吃了五块巧克力,啃三只大鸡腿,喝一锅红枣枸杞鸡汤,差点就吃吐了,吃完之后就立刻爬上了床,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下午3时左右,“咕”“咕”“咕”“咕”“咕”“咕”“咕”“咕”,肚子的惨叫声叫醒了沉睡的林云,
  “三点了,我去好困啊”,林云拿起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这个星期很忙不回去了,下礼拜再回去。
  起床之后洗脸涮牙,之后嘴里边嚼着一块巧克力,边从冰箱里拿出一个鲜参和一只鸡,洗了一下,随便几刀切成块,一起放在电饭锅中,按了个煲汤模式,然后又煮了一锅饭,为了以防万一,林云提前买了十只鸡、20斤人工养殖鲜参,红枣、阿胶等各种补品和高热量食品,要不是不会医术,林云就自己抓几幅补药来吃了,所以只能食补了。
  林云坐桌子前吃着巧克力和红枣泡着枸杞茶,提前过上他这辈子无法做到的事“怀孕”,不过如果孕妇过月子吃他做的鸡汤林云觉得,中国可以提前进入老龄化社会了,反正也没有女人愿意怀孕了,出生率瞬间清零。
  1个小时后,一大锅鸡汤和一大锅米饭,两样东西,吃光后,就接着睡了,睡梦中时空花所拥有的吞噬能力帮助胃部缓缓消化着食物,为造血细胞提供着能量,而不至于吃坏身体,灵魂在也在睡觉缓慢的的孕养修复。
  如此一日一餐,一睡15个小时左右,一个礼拜后,林云的身体逐渐康复了,毕竟终究只是一小部分的精血和精神力。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林云一个礼拜来第一次早上起床,“终于补回来了,睡眠疗法果然是有用的”,吃完早饭后林云踏上了回家的旅程,这是他准备穿越世界前的最后一次回家,也有可能是这辈子的最后一次回家了。
  “人的生命有时很脆弱,因为他可能下一秒就会因为各种意外死去,人的生命有时也很坚强,因为他可以忍受着病魔的折磨而苦苦挣扎,只为了能再陪你走一段路,如果我林云这次死了,我不会怪任何人,因为这是我自己得选择。”林云下定了决心。
  回到家后,看着林云妈忙着买菜做饭的背影,吃着红烧羊肉,听着林云爸絮絮叨叨的声音。
  林云心中想到:“真希望时间能够停止,不用再为事情奔波,可是那是不可能的,人活着就是累,穷人活着更累,唉”
  “或许这是最后一次了,原谅我的任性。”临走时感受着书包里放着的满满水果,零食。
  回到出租屋,站在空旷的客厅里,随着时空花的缓缓绽放,一扇蓝色的门户缓缓打开,拉了拉书包的肩带,林云缓缓的走入门户,只留下一句话“我一定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