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四十六章 交手

  隔天,林云起了个早,对迷糊的小妹问道:“要不要起来做饭啊”。
  小妹闭着眼断断续续的说到:“我要再睡一会儿,你去做”。
  林云亲了一口小妹的额头,说到:“好好睡吧”。
  林云一关门,小妹立刻睁开了眼睛,笑眯眯到:“有个会做饭的男人就是好,好久都没有想睡就睡了,阿云你不要怪我啊,要怪就怪被窝的封印实在是太强大了,我挣脱不掉啊”。
  然后翻个身又闭上了双眼。
  林云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几人的鲜榨果汁做好,然后紧接着就开始做饭了。
  过了一锻时间,饭菜的香味在房子里面四处飘荡。
  几扇门同时打开了,几个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的几人走了出来。
  卷毛打着哈欠说到:“今天又是饭桶你做饭啊,小妹最近都变懒了”。
  厨房里传来了林云的回答:“没错,小妹睡得跟头猪似的,叫起不来”
  兰克司不在意的说到:“刚怀孕的女人都这样子,过几个月就好了”。
  凡士林闻了闻香味,开心的说到:“有什么不好的,红烧牛肉可比菠萝包好吃多了”。
  茶壶赞同到:“没错,还是吃牛肉比较好,只要上午一干活,菠萝包和海鲜粥没一会就消化完了,还没到中午就又饿了”。
  小妹打开房门生气的说到:“那是因为茶壶你太肥了,根本就喂不饱”。
  然后又对着厨房生气喊到:“死饭桶,以后得早饭都归你做了,竟然敢说我是猪,我生气了”。
  林云赶紧抄菜入盘,跑了出去,心里嘀咕到:“这小祖奶奶怎么醒了,遭了啊”。
  赶紧跑到了小妹的跟前解释道:“我刚才可是什么都没说啊,你肯定是听错了,一定是卷毛说你坏话的”。
  卷毛惊愕的指了指自己:“我说的”。
  林云立刻说到:“你看卷毛自己都承认了,你就不要再生气了,对宝宝不好,而且我今天特意给你做了新的饮品哦,要不要尝尝啊”。
  卷毛生气的说到:“饭桶你可别冤枉我,明明是”。
  林云立刻打断了:“是什么是,还不赶紧去端菜,再在这废话早饭就不用吃了,快点滚”。
  卷毛挣扎着被其他人给架进了厨房。
  在厨房里卷毛生气的喊到:“饭桶,你个欺软怕硬的混蛋,我呜呜呜呜”。
  旁边的几人吓得赶紧捂住了卷毛的嘴巴,兰克司劝到:“别挣扎了,小心早饭都没得吃”。
  在茶壶指了指榨汁机旁边的五杯果汁说到:“没错,小心连这点福利都被取消了”。
  凡士林也劝说到:“你至少要等茶壶学会饭桶的果汁秘技,我学会了做饭后再翻脸啊,要不然想想小妹的黑暗料理吧”。
  排气管打了个寒颤,“我觉得凡士林说到非常有道理,我们还是暂时先当缩头乌龟吧”。
  卷毛生气的拒绝到:“绝对不可能,我是不会向恶势力低头的”。
  生气的拿起橱柜上的果汁一饮而尽。
  卷毛的眼前突然一亮,对着茶壶说到:“嗯,好吧我同意你们的观点,茶壶你一定要把饭桶的手艺学到手”
  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空杯,奇怪的说到:“以前怎么没看出来饭桶有这么一手啊,不过刚才喝的太快了,没什么感觉啊”。
  说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剩下来的几杯。
  排气管直接挡住了卷毛,“一人一杯,没多的了,你喝完了就没有了”。
  茶壶挺了挺大肚子,“没错,不要想太多了”。
  兰克司和凡士林一人拿着一杯边喝着边说到:“赶紧喝了,省的被他惦记”。
  茶壶和排气管对视了一眼,“没错啊”。
  然后俩人也喝了起来,卷毛只能站在一旁干咽口水。
  而外面小妹死死的盯着林云,林云只好举起了双手,“我投降,没错,是我说你是猪的,别生气了”。
  “哼”,小妹冷哼一声,然后小声的问道:“那你还喜不喜欢我这头猪啊”。
  林云看着小妹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最近怎么老问这个问题啊”。
  小妹着急的催促到:“你快说,要不然我就生气了”。
  林云低下头,贴在小妹的额头上,缓缓的说到:“我会永远喜欢你这头小母猪的”。
  然后慢慢的和小妹激吻了起来。
  而刚好端菜出来的众人看到这一幕。
  卷毛朝凡士林和茶壶幽幽的说到:“你们两个学快点,我快受不了这对狗男女了”。
  凡士林和茶壶咬牙切齿的说到:“没问题”。
  兰克司看了看众人,说到:“这是摆明了要刺激这些单身狗啊”。
  排气管奇怪的问道:“兰克司,难道你有女朋友吗”。
  兰克司理所当然的说到:“当然没有了,否则我会和你们站在一起,我一定是在上面刺激你们了”。
  “嘁”,众人不屑的比了个中指。
  小妹脸红着跑进了厕所,林云看了看众人向往的神情。
  “别做白日梦了,赶紧吃饭吧,一群老狗”,说完下去准备开饭了。
  “哼”,几人朝林云怒哼一声,然后生气的端着菜走向了餐厅。
  而早餐的时候,林云拿出一大杯鲜榨牛奶果汁,对小妹说到:“来,尝尝我新做的味道怎么样”。
  小妹闻了闻:“很好闻啊,阿云你真厉害,不过这也太多了我喝不了这么多啊”。
  五福星眼前一亮,刚要说什么,就听见林云说到:“没事的,剩下的我全包了,我最喜欢喝酸奶了,以后我试试做给你喝”。
  小妹喝了一口,开心点了点头,“好啊”。
  然后朝卷毛投去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然后他们就看到林云“咕咚”,“咕咚”的喝完了剩下的。
  几人怒目而视,然后操筷如刀,和林云抢起了牛肉,早饭在一片刀枪剑影中度过了。
  在兰克司和排气管洗碗的时候,林云和小妹说了一下,就朝健身馆出发了。
  边走的时候边想到:“洪家铁线拳,不就是功夫里面那个娘娘腔用的功夫吗,好像很厉害啊,嘻嘻赚到了”。
  到健身馆后,林云发现了今天一个学徒都没有来,只有赵凌志一个人在。
  赵凌志坐在练武室的正中间对着林云说到:“不用奇怪了,法不可亲传,不是什么人都能学的”。
  林云奇怪到:“那你为什么教我啊”。
  赵凌志笑着说到:“因为你很有野心,你最近是在创造新拳法吧”。
  林云右手握着拳奋力凌空一击,“你知道了,蛮厉害的啊”。
  赵凌志严肃的说到:“每一种拳法都是经过好几代人的不断改良而成的,你的拳法根本不可能比的上的”。
  林云不在意的说到:“我知道,不过永远都是自己的拳法,才会是最适合自己的,弱只带表现在,而不代表将来”。
  赵凌志双手各戴着十个铁环站了起来,对着林云摆了个起手式,“我们师徒还没有交过手,今天好好比划比划”。
  林云双手握拳,对着赵凌志说到:“没问题,师傅”。
  俩人对视了一眼,林云右腿猛的使力,朝赵凌志冲了过去。
  一拳狠狠打在了防守的铁环上,铁环“嗡嗡”的直响。
  林云一手撑地,一个扫腿攻向他的下盘,赵凌志一拳捶地。
  “嘣”,腿与赵凌志的手猛的相撞,林云一个翻身拉开了距离。
  调整了一下姿势,再次与赵凌志斗了起来,拳拳对撞,胳膊与铁环对刚。
  俩人觉交手了十几个来回,才停了下来,休息了一下。
  赵凌志脱下了铁环说到,“这次是我占了铁环的便宜了,你的手没事吧”。
  林云坐着看了看已经青紫的手,捏了捏,揉了揉。
  然后拿出了药酒擦拭了起来,说到:“没事小伤而已,没过两天就好了,你不用担心”。
  看着林云熟练的动作,赵凌志放下了心说到:“你的拳法糅合了很多东西,形意拳八极拳的发力都有,而且你的忍耐力也很厉害,拳打钢铁都没吭一声”。
  林云回答到:“那是因为我练了一点铁布衫,所以更能忍耐疼痛而已”。
  赵凌志佩服的说到:“哪里只一点啊,别谦虚了,我会把我的拳法全都传授给你,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好是坏”。
  林云听着赵凌志不负责任的话语翻了个白眼。
  赵凌志无奈的说到:“我又没创造过拳法,我怎么会啊,一切都看你自己了,我会把我的看家本领都交给你”。
  林云点了点头:“好吧,谢了”。
  赵凌志点了点头,“你要不要紧,不要紧的话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林云起了身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