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三章 降临奇谋妙计五福星

  黑色的夜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蓝色的一人大小的门户,林云从中出来,“终于到了,没死真幸运”,然后林云就晕了过去。
  随着“砰”的一声陷入昏迷的林云从离地5米的的空中摔了下来,砸在了一栋房子前面的雨棚上,雨棚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藤蔓植物吸收了林云掉下来的冲击力,缓冲了一下后,然后林云从雨棚上滚了下来,砸在地上,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惊醒了房子里的主人。
  只听见一个气急败坏男人的粤语声音传来:“大晚上的,哪个扑街仔在我家前砍人,我一刀斩你个桃花开”。等了十分钟外面没有人和回应,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哥要不要出去看看”,男人“小妹你说的没错,去把厨房的菜刀拿来,看一看什么情况,别死在我们家门口了”。
  只见门口的电灯亮了起来,一男一女走了出来,男人一头卷毛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女人一头短直齐刘海手中拿着木棍,两人注意到地上趴着的林云,周围没有血迹,人身上也没有伤口。
  男人:“不是火拼,吓死我了,好像是小偷想偷我们家东西从房顶摔了下来,不用管了打电话报警了”。
  小妹:“算了吧别报警,反正也没有偷到东西,算了吧哥”。
  男人:“好吧,睡了睡了”,然后两人就回了家,熄灯睡觉了。
  林云趴在地上,陷入了深度睡眠,用来修复损伤的精神力和身体失去的血液,本来穿梭时空使用的是时空花的具有的时空能量,不用林云在提供能量,但是当进入这个世界之后,突然发现时空花已经没有更多的能量来把林云送到有人有氧气的地方了,深邃宇宙可不是林云这个肉体凡胎可以生存的地方,所以只有卖身了,不但卖身体,就连精神都出卖了,最后才穿越到这里来。
  第二天一早,小妹和卷毛两人起床后,发现林云依旧趴在门前,“哥,他好像晕倒了,打电话叫医生吧”,“小妹,你去打电话,我把他搬进里面,真麻烦”。
  当医生来了之后,把了把林云的脉搏,说到“气血亏空,我给你们开两幅补药,多休息一下就好了,跟我去诊所拿一下药,顺便把出诊费交一下”。
  卷毛:“小妹你在家里看家,我去医院拿药,如果这小子醒了,就在打昏他,你自己要注意安全啊”。
  卷毛走后,卧室不一会就响起了“咕”“咕”“咕”“咕”的响声,小妹微微一笑了“饿了,我去准备早饭”,熬了的粥给林云吃饱了。
  过了一会,卷毛回来了手里拿着两包药说到,“真贵啊,两包药要了我500多块,我一定要到两局议员办事处投诉他,香港的医疗制度太黑暗了”。“小妹,早饭怎么还没好。
  小妹:“等会,刚刚熬了一锅粥,他全吃掉了,你再等一会”。
  卷毛:“这么能吃,就是个饭桶,等会把药熬一熬,赶紧把他治好,让他还钱,身上一毛钱都没有,就一点水果和饼干,穷鬼一个”。
  小妹:“哥,行了,还好不是小偷”。
  卷毛和小妹吃完饭后,“小妹我出去工作了,你自己照顾好你自己”,“好的,哥”。
  随后小妹用砂锅把药熬好了,喂给林云喝了,过了整整两天后,第三天早上,林云慢慢的睁开的眼睛,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老古董的电风扇和电灯。“到了吗”
  这时小妹端着粥打开房门,“你醒了”,“哥,人醒了”,随后卷毛跑了进来抓着林云的衣服逼道:“你是谁,住哪里,做什么的,有没有钱”
  林云感觉听着感觉像粤语试着说道:“能不能说普通话,我听的不是太懂”。
  卷毛:“你真是好运啊,我老豆是跑船的,教过我们说国语,要不然你就完蛋了”。于是便又说了一遍
  林云:“我叫林云,从大陆来的,刚过来没地方住,身上没钱,能让我待几天吗,等我找到工作我就立刻把钱还给你们”。林云心想只要脸皮够厚秒杀FBI,以前就是脸皮薄,否则怎么会没女朋友,看来一定厚着脸皮留在这里,否则的话没吃没喝没地方住,只能去睡大街了。
  本来卷毛是不想收留林云的,不过当听到“钱”的时候,眼睛一亮,想到“医药费已经花了500多,再见上这个饭桶这几天的伙食费,如果让他跑了,谁来还我的钱啊,虽然香港身份证现在有点难搞,不过以我的身份应该也不太麻烦,要不然一千多港币就扔水里了”。
  卷毛:“好吧,虽然抵垒政策两年前取消了,但是以你积哥我的人脉关系,还是可以搞定的,不过你要给我免费打工3个月,包吃包住没工资”。卷毛心想长得这么高,出去不但能当苦力还能当保镖一举两得啊。
  林云的身高是185cm,体重70kg左右,不瘦也不壮,唯一的缺点就是长的不帅,但是也不丑,属于大众脸,加上性格闷骚所以才导致单身22年。
  小妹:“哥,你怎么能这样,你这是资本家剥削”。
  卷毛:“好了好了小妹,最多一个月250块港币,不能再多了”“对了我叫苏积,这是我妹妹苏小妹”。
  林云:“很高兴认识你们,我叫林云,那个,能不能换个数字,249块也可以,工钱什么的我到无所谓,而且谢谢你们救了我还收留我”。只要不是250林云表示我无所谓。
  早上吃完早饭后,林云和卷毛积一起到香港入境处,在去入境处车上卷毛积对林云说:“一会我就说,你是我表弟,刚来的,东西被偷走了,知道吗”,
  林云:“我知道了,谢了卷毛哥”
  1983年3月,香港入境处推出第一代电脑身份证,林云刚来就撞上了发新身份证,所以过程还是蛮顺利的,每次出台新的身份证都会有一批黑户冒出来,如果有人担保,不在香港闹事,出入境管理人员还是愿意放人一马的。
  林云:“谢了卷毛哥”。
  拿着新的身份证心中感慨道,未来一年要好好奋斗了,时空花由于送林云到这个世界已经把所用的力量耗空了,所以要吸收1年左右的时空间能量才能恢复能力,所以未来一年要好好的锻炼身体和赚钱,要不然就算回去也是个穷光蛋加病弱,林云倒是可以在公交车的上专门订一个老弱病残位。
  刚好有时间来锻炼一下身体,要不然每次都晕,很容易出事的,要是下一次不小心要掉到狼窝里,第二天就可以见到一副新鲜出炉的的白骨了。
  回到卷毛家后,卷毛坐在沙发上,林云则在帮助小妹煮晚饭,两锅饭,一大堆菜,做起来很浪费时间的,除了小妹和卷毛吃的一小部分,剩下的全是林云的晚餐,小妹负责炒菜,林云负责洗菜和切菜,不过切得不咋样,毕竟只做了十来天的饭。
  小妹边炒菜边说“你还会做饭啊,很少见啊,我哥完全不会进厨房”。
  林云:“只能自己吃吃,完全没办法跟你的手艺比,能不能教教我怎么做菜,这样我就不用再吃我自己烧的猪食了”,技多不压身,会做饭的单身狗不是一般的单身狗,它是二班的。
  小妹笑着说:“可以啊”,这是外面传来卷毛的声音:“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怎么还没好啊,我饿了小妹”。
  林云:“马上就好了,等一等”,说着把装盘的菜端了出去,小妹也端了两盘跟在后面说道,“哥吃饭了”。
  当林云把小妹和卷毛没有吃完的饭菜,风卷残云的全部扫光之后,看着目瞪口呆的两人,眼睛转了转,随及拍了拍肚子说道:“人不能吃的太饱,八分饱就好了”。
  “啪”的一声卷毛一屁股坐在地上,小妹在旁边笑了笑“要不要再煮一锅饭”。
  卷毛:“忘了你这么能吃,明天你就跟我出去做事,我要把饭钱全部赚回来”,“你这辈子这么能吃,是不是你上辈子是饿死的”。
  林云道:“开玩笑的,吃饱了,我去涮碗。”
  小妹:“我来吧”,卷毛:“让他去,我都快被他吃穷了,洗个碗怎么了”,“你以后外号就叫饭桶了,快去洗碗”。
  小妹:“哥你这怎能这要,我来帮你,林云你不介意,我哥就这样,只是嘴巴毒,心地是很好的“。
  林云:“没关系,外号而已,而且也蛮准的,积哥如果心地不好怎么会救我这个陌生人,而且只是洗个而已”。
  小妹:“就是外号太难听了,我叫你阿云好吧”。
  林云:“可以”,卷毛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你们赶紧睡觉啦,明天正式开工,为了你我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干活了”。
  林云:“好知道了”,小妹:“知道了,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