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三十六章 揍来的武功

  林云奇怪的问道:“工资,什么工资啊”。
  小妹理所当然的回到:“我们当董事长的工资啊”。
  林云抬头想了想,“我们什么时候有有工资了,我怎么不知道”。
  小妹:“哦,我忘了跟你说了”。
  “徐峰跟我说,为了公司的规范化和透明话,所以希望我们两个人可以做个表率,我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所以我就同意了”。
  “阿云,你以后不可以直接从公司里面拿钱了,知道了吗”。
  林云大声喊到:“喂,那是我的公司好吗,而且这么大的事,有经过我同意吗,我要把他们都开了,敢背着我瞎搞”。
  小妹没好气的看着林云,嘟着嘴说到:“你自己说的话你都忘了吗,怎么能往人家身上推啊,不能随随便便就开除别人啦”。
  林云被小妹给萌到了,但还是强装硬气的说到:“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你自己说的,专业的事找专业的人做,我们只要负责想点子和把好钱包就好了,你忘了”。
  林云承认到:“这话是我说的没错,不过这两者有关系吗”。
  小妹阴沉的说到:“那你能告诉我,买宝剑,买弓箭,买钢枪,和公司的发展有什么关系吗”。
  林云不在意的说到:“那是我的个人爱好,赚钱就是为了享受的,不对吧”。
  小妹不在意的说到:“没错,不过你都已经快把我以前的都房间放满了,而且你的爱好太贵了,我们养不起这种爱好”。
  “所以经过我和公司高层的决议,决定你以后除了你的收藏怪癖外的一切事业都可以从公司拿钱”。
  林云撇了撇嘴:“切”。
  排气管好奇的问道:“饭桶,你是不是被夺权了”。
  凡士林否定的说到:“你真是蠢啊,这明明就是篡权夺位,女主大唐啊”。
  卷毛高兴的说到:“小妹我们的公司给这个前朝旧主,一个月发多少钱啊,太多了的话我们就不给了”。
  小妹生气的说到:“哥,乱说什么啊,只是不让他乱花钱而已,哪有什么谋朝篡位啊”。
  林云翘着嘴:“哼”。
  茶壶问道:“小妹,饭桶一个月到底拿多少工资啊”。
  “哦,我们两个人,每人一个月五十万”。
  “咳咳咳”,“啊切”,“嘭”,五人瞬间被吓的人仰马翻。
  兰克司拍了拍胸口,刚才被咖啡给呛到:“钱这么多啊,我还以为就几万块啊”。
  卷毛揉了揉鼻子,大喊到:“凡士林,快去定个高尔夫球场,我们要过过上流社会的生活”。
  “没问题,立刻搞定”,凡士林说完朝电话爬去。
  一只腿突然出现在凡士林的脚下,“啊呀”,凡士林扑通一下趴在了地上。
  林云上前关心的地说到:“地上凉,赶紧起来,别感冒了”。
  茶壶被惊到了:“我去,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凡士林站了起来,揉了揉鼻子,看了看周围的其他人,生气的问道:“饭桶,你干嘛绊我”。
  林云连忙摆了摆手:“不是我,不是我,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我林云可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从来都不屑于做这种暗箭伤人的卑鄙勾当”。
  凡士林充满怒火的看着林云:“可是我来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个坐在那边,你这是找死啊”。
  说完就挥拳复仇,一分钟后,凡士林被林云踩在地上。
  大声的求饶到:“老大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打你的主意了”。
  林云顺势松开了脚,不是因为他大度,主要是怕再被群殴啊,尤其看着其他四人蠢蠢欲动的样子。
  林云走到了小妹面前,拍着桌子问道:“我的工资到哪去了,为什么我一毛钱没收到”。
  小妹修了修指甲,不在意的说到:“在我这,不过你现在要钱干嘛”。
  “那当然是准备买枪了,我准备考个枪牌,兰克司没问题吧”,说完往兰克司看到。
  兰克司笑着说道:“没问题”。
  “个屁,兄弟们给我狠狠的揍,往死里打”。
  接着又是一顿暴捶,结束后几人围着小妹,又叫了一份外卖。
  茶壶咽了咽口水,焦急的说到:“怎么还没来啊”。
  其他几人也是焦躁不安,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林云喝了口咖啡,跟个没事人一样,坐在沙发上鄙夷的看着几人。
  “一群没吃过好东西的土豹子,燕窝鱼翅而已,至于急成这样吗”。
  几人奇怪的看着他,卷毛问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一点事都没有啊”。
  林云不屑于去回答,继续喝自己的咖啡,“真难喝啊,还不如去买瓶可乐喝,等等”,林云好像想到了什么。
  茶壶仔细看了看林云,对着其他几人说到:“他可能把铁布衫给练成了,我们以后可要小心了”。
  排气管兴奋的问道:“是不是可以刀枪不入啊,我也要学,快教教我”。
  茶壶回到:“那到没有,只不过是变的更耐打了而已”。
  凡士林松了一口气:“切,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会金刚不坏哪,下次可以往死里揍了,更好”。
  茶壶鄙视到:“哪有那么好啊,以后我都要小心了,饭桶的力气肯定变大了,以后挨上一拳肯定是有的受了”。
  兰克司问道:“为什么啊”。
  茶壶回答到:“铁布衫练的可是全身的劲力和肌肉,要不然怎么可能挡的住别人沙包大的拳头啊”
  凡士林看着茶壶说到:“你不也练过,怎么还会怕他啊”。
  茶壶不好意思的用手指摸了摸脸:“那个,我走的是轻灵路线,铁布衫这种笨重的武功我不怎么精通啊”。
  几人上下扫视了一下茶壶肥胖的身躯,“就你还走轻灵路线,骗谁啊”。
  几人立刻抓住了茶壶的手脚,把他按倒在地,排气管一把掐住了茶壶的脖子,“快说实话,要不然我掐死你”。
  “咳咳咳”,“我说我说,你们先放开我”。
  兰克司说到:“排气管,你先放开他”。
  凡士林大声喝到:“快说,要不然我就叫上饭桶一起收拾你”。
  茶壶清了清喉咙,沙哑的说到:“我受不了练铁布衫的苦,而且我也没什么钱买药滋养身体,硬练下去肯定是一身的伤,所以就简单的练了一下就放弃了”。
  “哦哦,怪不得呐”,几人明白了,这是自虐狂加有钱人才能练好的功夫。
  茶壶起身后说到:“不过,饭桶能把铁布衫练到这种程度,也是很厉害了”。
  林云才不会告诉他们,除了正常的铁布衫训练之外,老子每次挨打的时候都是运用铁布衫的劲力来防御的。
  林云心想:“我终于真正学会铁布衫了,不容易啊,感谢刚才那顿暴打,不枉我白挨了那么那么多顿打啊”。
  这是外面突然传来警员了呼声:“有人点外卖给我们吃,大家快来啊”。
  “轰”,房门被撞开了。
  排气管惊讶到:“铁布衫这么猛啊,他不疼吗”。
  凡士林说到:“废话,人家现在是高手了,一扇小门哪挡的住人家啊”。
  兰克司沉思的说到:“我觉得饭桶之所以可以学会铁布衫跟他的饭量有很大的关系”。
  茶壶点了点头:“那当然了,吃的多,受伤当然恢复的更快了,身体也就更强悍了,传说中,以前的国术高手可是可以日啖一牛,只是不知道是真是假”。
  凡士林嘲笑到:“吹牛,你想想饭桶现在一天吃法饭要花多少钱,在以前都可以把大户人家给吃穷了,更何况拳师大部分还都是穷人”。
  卷毛打断了茶壶准备说的话:“我们再在这里说下去,我想外卖就没我们的份了,饭桶不会给我们留下任何可以吃的东西”。
  兰克司吹胡子瞪眼到:“你不早说”,“快走啊”。
  几人瞬间冲出了门口,加入了要饭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