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五十九章 骗钱

  众人看了犀牛皮一眼,然后默默的跟着走了出去,只留下了满头雾水的林云。
  “奇怪了,他们怎么了”。
  林云探出头看了看,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刚准备靠近的时候。
  “饭桶,你有什么事,没事的话,快点去做饭,别在这里偷听了”。
  大生地一看到林云,就立马大声喊到,其他人转身一看,小声嘀咕了一下,就一起去其他的地方了。
  林云摸了摸头,奇怪的说到:“他们在搞什么鬼啊,这么偷偷摸摸的”。
  不过看了看厨房里满地的菜,林云放弃了再去偷听的小心思,回厨房继续整理食材了。
  另一边,犀牛皮和鹧鸪菜四人一起去了房子的外面继续讨论。
  花旗参问道:“犀牛皮,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我还要去给饭桶帮忙,要不然那么多菜,他一个人做的话,还不知道要搞到什么时候哦”。
  罗汉果也好奇的说到:“对啊,不过那么多菜全都要做吗,我们吃的掉吗?”。
  大生地看了罗汉果一眼,冷笑了几声。
  鹧鸪菜这时开口道:“我们五个加上小妹差不多可以吃掉一半,另一半全都是饭桶一个人的,如果菜太少的话,我们都有可能只能吃干饭了”。
  大生地,犀牛皮和花旗参都同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罗汉果笑了笑。
  “不会吧”。
  罗汉果被吓了一跳。
  犀牛皮拍了拍罗汉果的肩膀,安慰了一下。
  “你还是太年轻了,等会吃饭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还有,我们讨论一下关于卷毛卷款潜逃的话题,哦,现在应该叫冬虫草才对”。
  花旗参不在意的说到:“没什么好怕的,小妹和饭桶还住在老地方,找他们就是了”。
  大生地摇了摇头,吟到:“真所谓逃得了冬虫草,逃不了小妹”。
  鹧鸪菜立刻开心的说到:“我马上去找小妹去要,她肯定会给我们的”。
  犀牛皮一把拉住了鹧鸪菜,说到:“等等”。
  花旗参奇怪的说到:“等什么啊”。
  犀牛皮奸笑的说到:“你们猜小妹和饭桶知不知道卷毛卷走了我们多少钱?”。
  大生地肯定的说到:“小妹自从怀孕以后,就再也没和我们一起出过工了,她肯定是不知道的,饭桶也只是偶尔想放松一下的时候,才会来一次,他才不会管卷毛赚了多少钱呐”。
  鹧鸪菜迷糊的问道:“犀牛皮你问这个干什么啊,有什么关系吗”。
  花旗参叹了口气,绝望的说到,“这都还不明白啊,犀牛皮的意思是让我我多要点,反正他们俩也不知道,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两个都是不缺钱的主”。
  犀牛皮点头说到:“没错,多要的就当是卷毛给我们的遣散费了,谁让他自己偷偷摸摸的跑掉了”。
  “哦~,原来如此”,鹧鸪菜,大生地和罗汉果三人一起捶手到。
  然后罗汉果鄙视的看着犀牛皮,嘲讽的到:“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连自己的兄弟和那么漂亮的小姐姐都要坑,简直丧尽天良啊”。
  “咦~”,其他三人也一样鄙夷的看着犀牛皮,失望的说到:“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太令人失望了”。
  看着众人鄙夷的目光,犀牛皮感到非常的生气,然后愤怒的对罗汉果说到。
  “还不是你姐姐非要一套中环千尺豪宅才肯和我结婚,要不然我至于这么骗兄弟的钱吗,那房子可是比这栋小别墅要贵的多,我能怎么办啊,我连警察局的工作都给辞了,以后我打算就跟着饭桶后面混了,有钱途”。
  罗汉果立刻摆了摆手:“那是我姐姐她自己爱慕虚荣,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哦”。
  花旗参劝到:“你就别再一棵树上吊死了,换个目标吧,不是所有的女人都爱慕虚荣”。
  大生地也赞同,“你都做到总督察了,现在离开多可惜啊,而且警察又不是不可以捞钱,你看看以前的香港四大探长他们捞了多少钱,你可以跟他们学学吗”。
  犀牛皮垂头丧气的低着头,但是却语气坚定的说到。
  “我绝对不会利用职务之便贪污一分钱的,那是我的坚持,我可以不当警察,但是我不会让我的警徽上沾染一粒灰尘的,哪怕因此殉职”。
  四人集体沉默了,没人再提这件事了,毕竟每个人都渴望着光明,没有人希望玷污他。
  过了好一会,鹧鸪菜才开口劝到:“要不你就换个女朋友吧,这个要求也太高了吧,你根本就达不到的”。
  犀牛皮无奈的说到:“或许吧,但是她其实可能并不是想要过什么奢华的生活,她只是想要一个保证而已”。
  “我可以照顾她一辈子的保证”。
  “我们都是三十多的人,已经没有什么精力再谈什么情情爱爱了,安安稳稳的在香港活着,已经很不容易”。
  花旗参认真的看着犀牛皮,叹了口气到:“以前都没看出来,你原来是这么有原则和目标的人,我们支持你,你就跟着饭桶好好干吧”。
  大生地对着犀牛皮竖起了大拇指:“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现在很佩服你,饭桶这个人别看平时不着调,但关键时刻还是很顶用的,这样子的话,你就不用担心你的小曾曾不同意了”。
  鹧鸪菜点了点头到:“没错”。
  犀牛皮无奈的说到:“我这是为了你们好,知道吗,我以后是跟饭桶后面混了,可你们跟吗?”。
  鹧鸪菜:“不跟”。
  大生地:“不要”。
  花旗参:“我才不要被工作给捆住,我是一朵自由的云,想飘到哪,就飘到哪,不会一直在一个长时间地方停留”。
  罗汉果尴尬的问道:“我是不是也要回答啊”。
  犀牛皮直接回到:“没你的事,一边待着”。
  然后对着剩下的三人问到:“钱是不是和你们有仇啊?,还不趁这个机会多要点”。
  三人想着想着,眼前瞬间一亮,齐声说到:“你说的非常有道理”。
  然后四个人就围在了一起,开始叽里呱啦的讨论起对策来了。
  过了十分钟,“骗钱会议”结束了。
  犀牛皮对着众人吩咐到:“罗汉果和鹧鸪菜你们两个去帮饭桶做饭,先不要告诉他”。
  “然后,我,花旗参和大生地去对付小妹,把小妹搞定就行了,反正饭桶也就是个妻管严”。
  “OK”,“没问题”,“小意思”。
  花旗参奇怪的看着默不作声的罗汉果,“你怎么了,我们要到钱会打赏你点零花钱的,不用担心”。
  罗汉果不好意思的说到:“那个,我不会做饭,我可不可以换个工作,我去帮你们说服小姐姐”。
  犀牛皮,花旗参和大生地三人对视了一眼,盯着罗汉果说到:“不可能”。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房子,留下了罗汉果和鹧鸪菜两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外面。
  鹧鸪菜拍着罗汉果的肩膀说到:“好了,不要白日做梦了,快走吧”。
  然后拽着罗汉果一起朝厨房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