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十五章 欢乐夜市二

  听到老板的话排气管只好拿着对讲机返回51.4米处的小摊子。
  与此同时,卷毛被赵师傅撵的上气不接下气,再看看后面精神奕奕的赵凌志,不愧是练过的。
  再挣扎了五分钟之后,卷毛被撞得人仰马翻,重重的摔在地上,看着快要挥向自己的拳头,卷毛一个驴打滚闪了过去,紧接着又飞来几个拳头都被卷毛一一闪过。
  这时林云追了上来,卷毛示意前后夹攻,林云刚走到赵师傅身后准备出手时,就被赵凌志一个回旋踢正中肚子,“以为我没看到你们的小动作,找揍”。
  地面上的卷毛看着捂着肚子林云:“没想到长得这么高吃的这么多,一点用处也没有,算了,还是看积哥的”。
  说着耍起了王八拳,迈起了八字步,闭上了田鸡眼,一往无前的向前冲去。
  三秒之后,只听“咣当”一声,卷毛的屁股砸到了地上,然后卷毛捂着左眼叫到:“好疼啊”。
  这时林云从赵师傅身后抱住了他,对卷毛喊到:“快走”。
  赵凌志身体很自然的就要一个肘击重创身后人的时候,后面紧接着说到:“健身班,还缺人吗,我能报个名吗”。
  肘击突然津贴在林云的身前然后直接问道:“什么时候教学费”。
  林云回答到:“现在就可以,不过我们要先聊聊,我都不知道你是交什么的”。
  赵凌志赶紧说到:“好,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林云想了吧:“行,我知道这里有个好地方”。
  赵凌志转身对卷毛说:“算你运气好,下次别让我再看到你”,然后先走了。
  林云对卷毛打了个“OK”,然后就就跟着赵师傅走了。
  卷毛在原地越想越气,兰克司他们竟然敢坑我,顺手捡起一根木棍就去找人报仇了。
  和排气管分别的小妹一行四人,走在人群里,凡士林说到:“茶壶去买包花生米和兰克司一起吃”。
  小妹开心说到:“我也要吃,我跟你去买”,小妹被林云影响了,也变成了个吃货。
  这时茶壶扭扭捏捏没有行动。
  凡士林说到:“去啊,是不是没零钱”。
  茶壶难为情的说到:“不是啊,我整的也没有。”
  凡士林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来钱抽了一张十元:“想维护一下你的自尊心都不行,给你”。
  小妹开心的和茶壶去买花生了,她嘴馋了。
  当小妹和茶壶离开后,兰克司说到:“自尊心可就不止十块了”。
  凡士林问道:“那值多少”。
  兰克司回到:“起码一百五十块”。
  凡士林生气的说到:“我靠,这也太贵了吧”。
  兰克司无所谓的说到:“贵,要不然你动个脑筋甩掉我”。
  凡士林想了一下:“好吧,省的夜长梦多,给你”,说完数了一张一百五张十块给了兰克司。
  兰克司拿到手数了一下:“放心吧,这一百五我一定会还你的”。
  然后感叹的说到:“坐牢三年母猪赛貂蝉啊,一会见”。
  兰克司低头数着钱,不一会儿前面站着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而且衣服还挺眼熟的,抬头一看:“卷毛,好久不见啊,你没事吧”。
  卷毛笑着说道:“是好久不见了,我给你带了个见面礼”,说完一记直拳正中兰克司的左眼。
  兰克司刚走,小妹和茶壶就回来了,小妹往周围看了看然后问道:“兰克司了”
  茶壶看着凡士林说到:“当然是你叫他走的了”。
  凡士林生气的瞪了茶壶一眼。
  茶壶立刻软了:“也可能他自己走的”。
  凡士林立刻说到:“是啊是啊,他有事先走了”
  然后对小妹绅士的说了声:“请”
  不过转了个边就把手搭在了小妹的肩上,暴露了自己色狼的本性,顺带着挤开了茶壶。
  小妹走到卖衣服的摊位前停了下来,趁机甩掉了肩上的手,她可不想阿云看到了不高兴,假装看了看衣服,茶壶在一旁恭维的说到:“挺漂亮的”。
  凡士林则趁机拉着茶壶走到了一边说到:“这里卖女人衣服,你在这干什么”。
  茶壶无聊的说到:“没什么啊”
  凡士林直接说到:“呐,现在稍微像样的对手都走了,你识相点”。
  茶壶顺从的说到:“好吧,我走了,不过我要和小妹打个招呼”。
  凡士林不耐烦的挥手到:“不用了,自动失踪就好”
  茶壶反驳到:“那不行哦,小妹刚刚已经问过我了,为什么每个人走的时候都不说一声,跟她说一声,对你好点”。
  凡士林开心的说到:“那你倒是挺帮忙的阿”。
  茶壶拇指搓着食指和中指说到:“那要看值不值得帮了,你看着办吧”。
  凡士林掏出了钱抽了三张:“好吧,你拿三十块钱去看场电影,喝杯咖啡,如果还有的剩就拿着坐车,记得别说太久了”。
  凡士林心想就剩最后一个了,搞定了小妹就是我的了。
  茶壶拿着钱朝小妹走去,半路又返回了对凡士林说:“喂,你说别说太久,是多久啊”。
  凡士林感觉到好笑:“我真不明白,你怎么生存了这么久,好了好了,我一打手势你就走,记住了”。
  茶壶见到计谋得逞就会到:“哦”。
  然后走到小妹跟前说到:“小妹,凡士林叫我们先走”。
  小妹奇怪的问道:“为什么”。
  茶壶回到:“不知道,他好像有要紧事要办,不如你去问问他吧”。
  然后回头对着凡士林,凡士林一看到茶壶回头就赶紧挥手让他走。
  小妹看到后:“不用了我们走吧”,说着就转身离开了,反正我也不想跟这个色狼在一起,茶壶赶紧跟了上去。
  凡士林一回头发现茶壶和小妹都不见了,四处找了找发现没人,知道自己被耍了大喊到:“茶壶”。
  这时卷毛听到了凡士林的大喊声,不一会独眼熊猫又多了一只,就差一只了,排气管是最先被打的,谁让他是离事发地最近的了。
  茶壶和小妹一起走在环湖通道上,茶壶向小妹直接说明了原因。
  小妹明白到:“原来你们相互戏弄的原因是这件事”。
  茶壶紧张的说到:“所以了,他们这么做反而为我创造了机会,和你单独在一起”。
  小妹:“其实你也可以直接约我啊”,心里补充道,最好在大木头面前,好让他看看老娘的魅力,如果以后不对我好,我分分钟就甩了他。
  茶壶笑到有机会:“这我怎么敢呐,我有自知之明,你看啊,我除了身体健康,头脑敏捷,心地善良,勤奋向上,待人诚恳,做人忠实之外,我还有什么地方比的上人家,而且现在的女孩子都注重外表的”。
  小妹看了看茶壶:“那倒是真的”,阿云虽然不帅,但是也不难看,而且还很高,最主要的是,还不胖,我运气真好。
  茶壶失望的沉默了一下。
  小妹在防坡提上斜躺了下来,茶壶在旁边躺了下来说到:“连你都这么说,我还哪敢找女朋友,就算遇到像你怎么大方的的女孩子又怎么样,我又害臊,又不会讲话,只要女孩子看我,我就心跳,脚软,手麻痹到时候还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小妹好奇的问道:“难道你就没有约过女孩子出来”。
  茶壶顺嘴就来了一句:“约女孩子出来我到没试过,买钟带出场就有”。
  小妹惊讶了一下:“啊”
  茶壶连忙说到:“没有我说个笑话”,然后把头偏到旁边松了一口气。
  小妹问道:“那我们去哪?”。
  茶壶回到:“不如,我们去”,“去找死啊,在这吵吵,鱼都被吓走了”,茶壶和小妹的身后突然冒出来一个钓鱼的老头。
  两人吓的赶紧走了,一起去和杯咖啡,喝完咖啡,看了看时间发现不早了,于是就一起往家走。
  到门口的时候,小妹好奇的问茶壶:“你小时候别人就叫你茶壶吗”。
  茶壶回到:“不是,我小时候人家都叫我小茶壶”。
  小妹奇怪的问道:“其实你哪像茶壶”。
  茶壶生气的回到:“哪像,人家说我全身都像,还编成了歌唱”。
  小妹开心的问道:“怎么唱,唱来听听”。
  “这怎么好意思唱”。
  小妹催促到:“怕什么,这里又没人”。
  茶壶紧张的说到:“我唱了你可不能笑我”。
  “你唱”小妹鼓励到。
  茶壶边跳边唱到:“我是茶壶肥又矮啊,我是茶壶肥又矮啊”,
  “这时壶把这是嘴,这时壶把这是嘴”,左手叉腰好似壶把,右手成尖装形似壶嘴。
  “水开了,冲茶了”。茶壶装作倒水的样子往侧斜。
  小妹鼓掌到唱的真好,这时门后也传来了鼓掌声。
  凡士林,兰克司,卷毛,排气管一顶了一个熊猫眼鼓着掌走了出了。
  凡士林说到:“茶壶,你是爽了”。
  卷毛问到:“茶壶,你刚刚和我妹妹去那里了”
  小妹看到卷毛的左眼担心的说道:“哥哥”就被茶壶的话打断了。
  “我们去喝了杯咖啡”。
  卷毛笑到:“额呵,这么说你还没吃宵夜了,我已经请他们每人吃了一个皮蛋,还留了两个给你了哦”。
  说着就拿着绝杀三人的木棍冲向了茶壶,茶壶转身就跑,这时暗中伸出了一只脚,茶壶直接被绊倒,卷毛冲上去一顿拳打脚踢,茶壶再起来时,已经顶上了两只熊猫眼。
  卷毛这时对林云说:“你回来了,没事吧,你怎么逃过他的魔掌的”。
  林云回到:“没什么,我只是在他的健身班报了名而已”。
  卷毛:“我跟你说,武术现在不行了,前两年好多大师到泰国去挑战,结果全被人家两三下就PK了,没什么用的”。
  林云苦笑的回到:“我要是不报名,我现在还能站在这里面吗,而且我也蛮喜欢武术的,就当学学玩”。
  “早说啊,我教你”,这时茶壶爬了起来说到。
  林云好奇的问道:“你还会武术”。
  茶壶:“我师傅教了几手,我教教你,只要你管我的饭就行了”,茶壶和小妹在和咖啡的时候可是看到了林云和赵凌志桌子上满满的烧烤,小妹去要的时候林云没有给他们,没想到这个饭桶还挺有钱的,只要收到了这个徒弟,下半辈子不用愁吃的了。
  林云记得茶壶好像很能打:“好啊没问题”。
  众人一起回屋睡觉了,凡士林茶壶排气管兰克司四人一个房间,两张双层床。
  晚上小妹帮林云热敷肚子上的乌青块。其他人可就没有这待遇了,一人一个热鸡蛋。
  林云:“还在生气啊,晚上不能吃烧烤,会变胖的”。
  小妹气呼呼到:“为什么你可以吃,我不行”。
  林云得意的说到:“我不会和女人讲道理,而且你故意气了我一晚上,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你经常朝我这边看,我都看到了”。
  小妹哈哈到:“谁要你跟踪我,活该”。
  林云扑了上去:“我要惩罚你”。
  小妹紧张的说到:“不行,我哥他们会听见的”。
  林云:“嘿嘿,现在知道怕了,你气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
  说着林云就和小妹吻了起来,过了一会,林云没好气说到:“还不走,真要我把你就地正法啊”。
  小妹笑嘻嘻到:“还是阿云好,哪天我哥他们不在,我随便你,晚安啦”。
  “嗯,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