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六十章 招人

  当鹧鸪菜和罗汉果苦着脸回到厨房的时候,看到了正在切菜的林云,赶紧上前问到。
  “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啊”。
  林云回头看了一下地上的东西,发现还有很多海鲜没有处理。
  “你们帮我把剩下的龙虾鲍鱼帝王蟹处理一下,我都还没洗”。
  然后就接着切菜了,而且还问到。
  “你们刚才偷偷摸摸的在说什么啊”。
  鹧鸪菜拿着大龙虾,自然的回到:“没什么”。
  林云见没有得到答案,摇了摇头,没有再问什么了,开始集中精力准备着午餐。
  过了二十分钟,客厅和厨房一同传来了惨叫声。
  “啊~”,把林云和小妹都吓了一跳。
  林云立刻转身,看着惨叫的罗汉果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只看见罗汉果慢慢的转身,哭着说到:“大螃蟹夹我”。
  林云看了看罗汉果被螃蟹夹住的手指,松了一口气,“吓了我一跳真是的”。
  一阵白光闪过,然后林云脱下了围裙,转身关了火,接着朝外面走了出去,边走边说到。
  “我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接着处理东西”。
  罗汉果哭着对鹧鸪菜说到:“饭桶他太没有人性,就这样就不管我了,我的手好痛啊”。
  鹧鸪菜看着,闭着眼睛惨叫的罗汉果,无奈的说到:“你睁开眼睛看看”。
  然后帮他掰开了,已经没有后力的钳子,说到:“睁开眼看看吧,已经松开了”。
  罗汉果慢慢的睁开眼,看到了正拿着螃蟹脚研究的鹧鸪菜,然后又看了看自己刚才被夹手,然后哭哭啼啼的跑出去抹红药水了。
  鹧鸪菜看着螃蟹脚整齐的切口,感叹的说到:“刀功有增长啊,希望大生地他们不会被砍死”。
  看了看空荡荡的砧板,然后无奈的摆了个手,“愿上帝保佑你们,阿门”。
  继续处理食材了。
  而客厅里,犀牛皮三人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而另外一边,小妹正轻拍着胸口来平复心情,她刚才的被几个人的尖叫声给吓到了。
  小妹看着他们,奇怪的说到:“你们不用这么着急吧,下个月我会替我哥把钱给你们的,不就二十万吗”。
  大生地顺口说了一句,“拖得越久越有可能被你发现吗”。
  花旗参一把捂住了大生地的嘴,笑着说到:“主要还是我们快没钱吃饭了,要不然我们也不会找你要的”。
  这时,林云拎着菜刀走到了小妹的身边,问道:“怎么了,你没事吧”。
  小妹摇了摇头,“我没事,就是犀牛皮他们现在没钱用了,所以想把和我哥一起开清洁公司的赚的钱拿回来”。
  “哦,那他们怎么叫的那么凄惨啊”。
  小妹解释到:“我跟他们说我们没钱了,他们就叫了起来”。
  林云怀疑的看着他们:“多少钱啊,叫的跟死了爹似的”。
  大生地回答到:“二十万,冬虫草这个王八蛋一毛钱都给我留下”。
  “哦,知道了,过会去银行我转给你们就是了,大惊小怪”。
  然后林云就拎着菜刀回到了厨房。
  剩下的犀牛皮三人都被吓的冷汗琳琳,花旗参奇怪的问道:“小妹,以前不都是你管钱的吗,怎么现在钱都在饭桶手里了”。
  小妹不在乎的说到:“他现在又在办公司了,所以我除了留点饭钱,其他的全都给他了”。
  “哦,对了,兰克司你工作的事不用担心,正好阿云找你有事情”。
  犀牛皮无奈的说到:“要叫我犀牛皮,还有饭桶找我什么事啊”。
  “等会吃饭的时候,让他自己跟你说吧,蛮适合你的,还有你们改什么外号,搞得我都分不清了”。
  花旗参认真的说到:“这是一个大师说的,改名就是在改运气,换个名字可能桃花运会变好,所以我们就都换了”。
  小妹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怪不得呐,那我是不是也该改个名字,我现在才发现我的名字好土啊”。
  犀牛皮奇怪的说到:“你不会到现在才发现吧”。
  小妹想了想,“前两天去办股权转让协议的时候,公司新CEO问了两次我的名字,我说了之后,她竟然敢笑我,把我给气的,差点就换了一个CEO”。
  “哈哈哈哈”,三人对视了一眼,开始哈哈大笑了起来。
  “没想到啊,小妹你竟然会遇到这种事,要是我,我一定会开了那个人,竟然敢嘲笑金主,摆明不想混了”。
  大生地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说到。
  花旗参也点头表示了赞同,并且还开口说到:“不说开除她吧,最起码也要扣她一个月工资,给她点教训”。
  小妹得意的说到:“没错,你是没看到她被我扣工资后的表情啊,那叫一个精彩”。
  犀牛皮笑着问道:“那你扣了她多少钱啊”。
  “不多,半个月工资,十万块”。
  “噗”,酒水喷的到处都是,然后三人瞬间变得垂头丧气。
  花旗参自卑的说到:“我们四个为了能把冬虫草的那部分给吞了,吓得那叫一个心惊肉跳,结果还没人家半个月工资高”。
  犀牛皮指了指小妹,“更高的就坐在对面,最可恨的是,还是天天坐在家里收钱”。
  “唉”,“唉”,“唉”,一声比一声更凄惨。
  小妹看着被打击的偏体鳞伤的三人,赶紧转移了话题。
  “你们说,我改叫什么名字比较好啊”。
  犀牛皮立刻接到:“这个问我就对了,你看看我改的外号,就知道我的水平了,是不是”。
  花旗参打击到:“最低水平而已,还是看我的吧”。
  大生地也点了点头:“没错,不过花旗参你也好不到哪去,这种事还是要看我的”。
  然后四人就热烈的讨论了起来。
  两个小时后,林云一人两锅才把刚好把菜都烧好了。
  鹧鸪菜和罗汉果俩人端着菜,林云跑去洗了个脸,去去油,油烟太重了。
  结束后,刚坐上桌,小妹就兴高采烈的对林云说到:“阿云,我现在改叫苏珊了,怎么样好听吗”。
  林云想了一下,“还不错,你开心就好了,这种事”。
  小妹开心的点了点头,“嗯”。
  这时,犀牛皮把找工作的跟林云说了一下。
  林云敲着碗说到:“刚好,我的保安公司刚好缺教官,你去吧,而且你有什么厉害的同事也一起叫过去,兼个职,像什么枪王,搏击冠军啊,军人什么的”。
  犀牛皮愕然的问道:“你的保安公司是不是要和英军打仗啊,有必要这么夸张,是不是还要买一大笔军火啊”。
  “唉,你怎么知道的,而且买枪的事就交给你了”,林云一惊讶的说到。
  犀牛皮惊恐到:“你不会真的要搞事吧”。
  林云笑着说到:“怎么可能,只是感觉香港有点不安全,太危险了,买个百十把枪来压压惊”。
  犀牛皮严肃的问道:“怎么了”。
  “上次哪只飞天猴子跟我说,他最近被人追杀啊,让我也小心一点,香港最近是不是不安全”。
  犀牛皮仔细的想了想,疑惑的问道:“是不是金刚啊?”。
  林云三两口啃完一个鸡腿后,回到:“没错,猴子吗,他又没有在帝国大厦上打过飞机,也敢自称金刚,于是被我给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罗汉果问道:“金刚是谁啊”。
  犀牛皮回答道:“以前做清洁工的时候撞到过的小偷,不过饭桶你怎么认识他的”。
  林云解释道:“在健身房遇到过,一起聊了聊,发现还挺合得来的,就一起吹吹牛了,他还经常在我的服装厂里专门订制衣服,所以一来二去就熟了”。
  小妹紧张的问道:“犀牛皮你们怎么不抓他啊”。
  犀牛皮解释道:“他现在和国际刑警是合作关系,经常帮警察处理一些难题,也算有点功劳了,所以就没有再管他的小偷小摸,而且他和河东诗是合作关系,没什么人敢惹她”。
  花旗参插嘴到:“我知道河东诗这个男人婆,经常出现在电视新闻上面,破的都是大案要案,这几年很有名”。
  林云打击到:“她越有名,就证明香港越危险了,都是些国际大盗,不知道他们怎么都看上了香港这个小地方了,不是抢劫就是飞车的,我能安心吗,所以只有想点办法自保了”。
  六人都想了想,随后点了点头,说到:“你说的没错,是应该的买把枪自保一下了,香港最近是有点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