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十六章 奸情暴露

  小妹刚一走出林云的房间,就发现卷毛站在旁边,被吓的大叫到:“哥,你大晚上不睡觉,一个人站在走廊干什么”。
  卷毛阴沉的说到:“到我房间里来”。
  这时林云打开了房门,然后拉着小妹的手跟在卷毛的身后一起走进了卷毛屋子里。
  卷毛关上了房门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把匕首:“饭桶,你什么时候和我妹妹在一起的,说”。
  林云想了想:“嗯,我应该是从半年前就和小妹在一起了”,反正我从摔在你家门口之后没离开过了,我这么理解好像没错啊。
  卷毛生气的头发都竖起来,变成了竖着卷毛的卷毛,“臭小子,你居然是故意躺在我家门口,我要宰了你”,说着拿起刀就往林云冲去。
  看着卷毛冲了过来,林云立刻把背后的西瓜刀拿了出来,大喊到:“别动啊,要不然你肯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卷毛看到林云拿出大刀就立刻停了下来,心中想到:“我去,我只是想吓吓你,顺便再胖揍你一顿而已,不至于吧”。
  林云得意的说到:“哈哈哈,我早就想到了,所以我特地花了二十块买了这把大号西瓜刀”,“小样儿,还想和我斗”,“来来来,我们现在,来聊聊小妹的婚礼什么时候办”。
  卷毛:“你不要以为暴力可以让我屈服”。
  “哦,是吗”,然后林云把大刀架在卷毛的脖子上,“把你的小刀扔了,然后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卷毛房外面,兰克司等四人正贴在门上。
  兰克司:“我们这样不救卷毛真的好吗,这样做有点对不起兄弟啊”。
  排气管:“没事,卷毛是见过大风大浪的,这点小场面他应付的过来”。
  凡士林:“没事啊,而且你忘了卷毛刚才是怎么对我们的吗”。
  四人下意识的摸了摸受伤部位,异口同声到:“小场面,卷毛应付的过来”,然后就接着趴在门上了。
  卷毛听到门外的声音,气的牙咬的直颤,看了看脖子上的刀,然后直接把匕首扔了,“我跟你讲哦,想要让我妹妹嫁给你也可以,但是我有条件”。
  林云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要不然他都不知道之该怎么办了。
  小妹在一旁看着两人,顿时心情开朗了很多,“阿云,你说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林云想了想回到:“我们要好好地选一个黄道吉日,来好好操办一下我们的婚礼,我现在去拿日历来选日子”,说着把大刀一扔就要出门。
  卷毛一看没有性命之忧,马上把地上的西瓜刀捡了起来。
  随即嚣张的说到:“我没有同意,你们就不要想结婚,而且我是不会同意的”。
  小妹生气的说到:“哥,你怎么这样啊,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卷毛正义的说到:“我是为了你好,长兄为父吗,刚才要不是他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我是不会同意的”,
  林云:“我去,卷毛你竟然翻脸不认人,不过小妹一定会嫁给我的”。
  卷毛奇怪的问道:“为什么”。
  林云慢慢从背后抽出了一样东西:“因为我的刀更长”,随后横刀出鞘,刀尖直指卷毛,“把你的小西瓜刀扔了”。
  卷毛看着眼前的发着寒光的刀尖,再次把刀扔了,“刚才开玩笑的,别生气嘛,只要你和小妹真心相爱,我是绝对支持的,我现在就帮你们选个好日子”。
  说着卷毛就拿起日历开始翻了起来。
  兰克司痛心的说:“卷毛还没骨气啊,这么简单就把小妹给卖了”。
  排气管渴望到:“饭桶这次赚大发了,我的小妹啊”。
  凡士林气急败坏的说:“早知道,我就去买把青龙偃月刀,我就不信卷毛不同意”。
  茶壶:“他们应该早就在一起了,你们想想孤男寡女共处一个月,早就没有我们什么事了”。
  “哎”,茶壶想起喝咖啡时,烤肉摊的老板高兴的喊着小妹老板娘的样子,和之后恭维的态度。
  “阿云,你怎么又把刀拿出来了,很危险的,给我,我要锁起来”,小妹开心的把刀归鞘,然后幸福的回屋了。
  “真是的,女人果然不懂男人的浪漫啊,我花了那么多功夫才拿到的刀啊,竟然要被锁起来”。
  林云可是花了两万块专门请人量身定制的唐横刀,比一般的横刀要长,而且材料还是林云自己买的高锰钢。
  可是小妹怕哪天林云把手指切下来,所以就锁起来了,不过这能难倒林云,上门开锁了解一下。
  林云正在懊恼的时候,一把大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饭桶,刚才不是很嚣张吗,现在再抽把刀出来啊”。
  “卷毛哥,刚才开玩笑的啦,不要太在意了,太晚了,你老人家要早休息,我就不打扰了你”,林云刚要往外冲。
  排气管和凡士林俩人已经把门堵的严严实实的,后面还加了第二道防线。
  凡士林:“饭桶,你就留下来,让卷毛出出气吧”。
  排气管笑着说到:“没错没错,把人家的妹妹都骗走了,总要给人家一个交代吧”。
  兰克司:“饭桶,不是我和茶壶不帮你,今晚你就不要想轻易出去了”。
  卷毛生气的说到:“不要跟他废话那么多,一起动手扁他”。
  拳打脚踢了十分钟后,鼻青脸肿的林云爬出了房间,然后赶紧跑进了小妹的房间,并锁上了门。
  小妹锁好了刀正准备睡觉,就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声和惨叫声,不过小妹准备让林云好好的受会皮肉之苦,“要你拿刀指着我哥,活该”。
  不一会儿,就看到鼻青脸肿的林云跑了进来,然后就心疼了。
  “阿云,你没事吧,快到床上来,我给你好好揉揉”。
  林云乖乖的躺在床上,享受着小妹温柔的按摩,俩人眼看着眼,眼中弥漫着一种幸福:“可以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了”。
  不过这时外面的惨叫声变得更大了。
  小妹奇怪到:“怎么回事,你不已经在这了,他们在打谁啊”。
  林云开心的回到:“本来他们是一起打我的,后来排气管没注意打了凡士林一拳,然后凡士林装作不注意狠狠地给了茶壶一脚,茶壶狠狠地撞了卷毛一下,然后他们就打了起来,我就逃了出来”。
  “哈哈,叫他们打我,活该”。
  小妹起身:“我出去看看,不要出事了”。
  林云一把小妹拽了回来:“不许去,给他们个教训,谁叫他们喜欢你,而且还打我,活该他们受伤”。
  小妹可怜兮兮的说到:“好阿云,快去劝劝他们吧,我哥毕竟也在里面,别那么小气吗”。
  林云笑说到到:“好啊”,然后就紧紧的亲住了小妹,顺手帮她宽衣解带起来,小妹一个没忍住俩人就打了起来。
  就这样房外五人互殴,屋里两人相斗,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林云和小妹休战相拥而眠。
  而五福星们全都躺在地上,晕倒了,茶壶本来身手敏捷可以逃过一劫,结果敏捷过了头遭到了其他四人围殴,再加上没什么空间施展,就和其他四人同归与尽了。
  第二天,神清气爽的林云和小妹起了床,一起去准备早餐了,由于现在人太多了,只好林云和小妹一起准备早餐。
  路过卷毛的房间的时候,看着躺在地上的昏死的五人,林云兴奋的说到:“都死透了,我们一起去捡点装备吧”。
  小妹生气的说到:“尽瞎说,快把他们叫醒,然后去帮我准备早餐”,说完就下了楼。
  林云握了握拳头,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后走进了房间,一阵拳打脚踢,“砰”“啪”“咚”,之后林云“嗖”的一下下了楼。
  “啊哟喂”,慢慢的卷毛兰克司排气管凡士林,一一被疼痛叫醒了,揉了揉,一人踩了茶壶一脚就下楼洗漱了。
  茶壶翻了个身,“好疼啊”,然后就接着睡着了,一个钟头后,饭菜的香味叫醒了茶壶“吃饭了”,然后就瞬间出现在餐厅。
  小妹和林云笑出了声:“哈哈哈,茶壶,你的脸怎么了”。
  茶壶到镜子前一看:“你们谁踩我了”。
  兰克司喝粥说:“没有啊,我直接就出来了,没踩你啊”。
  凡士林喝着咖啡说到:“踩你,我怕脏了你的鞋”。
  排气管拿着三明治看了茶壶一眼:“没错,你看看你的胖脸,有谁愿意踩啊”。
  卷毛义正言辞的说到:“说不定是你睡迷糊了,自己踩的”。
  茶壶疑惑到:“难道真是我自己踩得,不对啊,我怎么可能踩到自己的脸,而且明显我脸上有好几种鞋印”。
  “你们竟然骗我”。
  众人:“哈哈哈哈,你还真信啊,笑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