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一百零七章 灵药

  林云在斩兽,食肉中疑似愉快的度过了一个月,才终于把他的法阵给修补的密不透风。
  在安稳的睡了一个礼拜后,林云才终于放下了心,这段时间里,林云和小妹两人都不敢一起离开这里,生怕有什么有毒凶残的野兽跑进来,把人和动物给咬死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什么新收获,林云走在了草地上,看着正在骑牛的小妹,喊道:“我们该去拜访九叔了,上次我在集市上撞上他的时候,他的脸色可是很不好看啊”。
  小妹回到:“马上来”,然后拍了拍坐骑,一头黑色的大水牛,吩咐道:“大黑,麻烦你看家了,如果有什么动物潜进来,你就用你的牛蹄子踩死它”。
  “哞哞”,大黑仰着头回应道。
  然后,小妹就带着不肯松手的小宝飞到了林云的旁边,“走吧”。
  林云点了点头,对大黑喊道:“大黑,家里的动物就交给你了,别偷吃我的宝贝,知道吗”。
  “哞哞”,大黑高兴的到处奔跑。
  林云无语的摇了摇头,对身后的仆人们吩咐道:“走吧,我带你们出山,还愿意在这待着的就三天后来林府,不愿意来的在府里工作就行了”。
  几个女仆人瞬间笑脸嘻嘻的,感谢道:“谢谢老爷,谢谢夫人”。
  小妹戳着林云的头,责备道:“你啊你,架子放的太低了,搞得这几个小家伙都知道了你的本性了”。
  林云无所谓说道:“没什么,难道还要把她们都放在这里孤独终老啊,要不你让我纳个妾”。
  “砰”,林云被直接锤到了三米开外,小妹冰冷道:“哼,想的美”。
  然后小妹就带着人群出了山谷,山谷外,一群动物守在一道缝隙的另外一边,看到小妹出来。
  瞬间“嗷”,“哞”,“嘶”,各种兽鸣声响彻天地,把山外村庄里的人都给吓了一跳,然后无语到:“又开始,也不知道这山里的动物到底怎么回事”。
  林云也走出了五厘米宽的剑痕,厉声道:“不要想太多了,现在最多一个月进一只,没有特殊才能,不要想进禁地,一个个长得人高马大的,还不如一只鸟和兔子”。
  说完,林云就拉着小妹离开了,身后哆哆嗦嗦的女仆们赶紧跟了上去。
  走过兽群后,老树头走到了林云的身后,恭敬的说道:“老爷,我可不可以把我家的老婆子接过来啊”。
  林云意外的看着他,“无所谓,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树头开心的说道:“人老了,自己什么时候死还是可以感觉的到”。
  小妹点了点头,“五十知天命,老树头你多大了”。
  “夫人,小老子四十有五了,已经半个身子进土的人了”。
  林云吩咐道:“只许带一个人,其他就不要再说了”。
  “是,是”,老树头跪在地上磕头到。
  周边的几个侍女都奇怪的看着养狗的老头,“这老头怎么回事啊,那个无聊死人的破山谷有什么好待的,哪有大宅待着舒服”。
  老树头只是起身摇了摇头,默默地跟在林云的身后。
  当林云把人带出山后,对孙老头说:“你赶车送她们回去了,我和小妹就先走了”。
  说完两人就一飞冲天而去,女仆们羡慕的说道:“好羡慕啊,仙人,可是老爷和夫人太小气根本就不打算教我们”。
  最俏丽的女仆抱怨道:“老爷天天就和夫人在一起,根本就是在浪费我们的青春,我才不要在这浪费时间呐”。
  “对”,“没错”,“还不如去找个管事家的儿子”,女仆们纷纷议论道。
  然后一群鸭子叽叽喳喳了起来。
  半晌后,老树头赶着了牛车过来了,说道:“上车吧”。
  女仆们纷纷嫌弃的上了车,抱怨道:“老头,你就不能赶辆马车啊,非要赶什么牛车”。
  “唉”,老树头叹了一口气,默默的赶着车,心里奇怪的想到:“为什么感觉这群仆人都还没用老爷和夫人客气啊”。
  林云和小妹先回到了大宅里,处理了一下事务,结束后,林云对管家说道:“换一批女仆吧,就当是给你们的福利了”。
  管家兴奋的说道:“老爷,人已经安排好了,什么时候送过去”。
  “三天后,我会回山”。
  这时,小妹进来说道:“王八蛋,礼物我已经包好了,走吧”,说完就直接走了。
  林云苦笑道:“我开玩笑的,不至于到现在还在生气吧”,然后对管家说道:“家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管家笑道:“没问题,老爷,赶紧去追夫人吧,夫人从回来开始就生气了”。
  林云急匆匆的拿着礼物追了上去。
  管家笑了笑,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小葫芦,喝了口牛奶,感慨道:“我许三的运气可真不错,竟然可以认了个仙人做老爷,嘿嘿”。
  没过一会,下人通报到:“管家,吴管事,李管事,马管事几个大管事都上门来了”。
  “狗鼻子都挺灵的啊,老爷才刚回来就上门了”,许管家生气骂到。
  “让他们进来”。
  不一会,人未到声先到,“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吴管事先说到:“咳咳,许总管真是越来越年轻了”。
  “是啊,是啊,不知道我们的仙药配额什么时候下来啊”。
  许管家看了看天,苦笑道:“哪有什么仙药啊,搞得跟长生不老一样的,只不过是老爷养了几头奶牛产的奶罢了,没有这么夸张那”。
  马管事说的:“老许,你别给我装蒜了,你这老小子脸色红润了那么多,真当我们几个看不出来啊”。
  许管家谦虚道:“哪有,哪有,只不过是小姐的牛奶喝不掉而已,老爷看我可怜就赏了我点罢了”。
  李管事开口道:“老许,咋们这么多年交情了,别扯犊子了,谷里的下人可都回来了,我们可都看了,那长的叫一个水灵啊,我不管,反正下一批我要一个名额,我有个侄女长得还行”。
  其他三人也是一个意思。
  许管家点了点头:“这倒是小事,反正这批的已经要换掉了,不过她们可别笨手笨脚的服侍不好老爷和夫人啊,你们把人都先送过来,我要先看看”。
  “没问题”,四人一口同声到。
  然后正厅里陷入了诡异的平静之中。
  过了一会,许管家只好无奈的开口:“还有什么事吗,难不成要留下来吃晚饭,见见老爷”。
  李管事:“我们在等什么,你心知肚明,赶紧拿出来吧”。
  “哼,狗鼻子”,许管家只好生气的回了后屋,四人连忙跟了上去,不一会儿,四人一人抱着一个坛子,兴高采烈的走了出来。
  许管家说道:“这东西尽快喝,要不然就用冰块冰着,对身体好,不是什么仙药,知道吗,它最多让你身体健康点”。
  四人赶紧点头称是。
  临走的时候,许管家厉声说道:“不过这也是好东西,另外老爷他不在乎钱,但是我在乎,你们如果敢乱伸手,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了”。
  说完许管家就回去了。
  几人面面相觑,无语到:“这老头子都一大把年级了,干嘛这么拼啊,又不是他的钱,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到的怪胎,账查的这么厉害”。
  坐在椅子上的许管家喝着牛奶,不屑的说道:“就你们那点小手段也想瞒得过夫人和老爷,老头子可是要活到一百岁的男人,我幸福的后半生才刚刚开始,我才不蹚浑水呐”。
  然后奇怪的说道:“也不知道,夫人是怎么教出了这群账房小怪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