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五十一章 胆小鬼

  林云头带冷汗的离开了,开车回家的路上,心里还想到:“隐藏在幕后的未来大boss啊,她不会现在就已经上位了吧”。
  腿一抖,差点就把车给撞墙上去了,把林云给吓了一跳。
  连忙停在了路旁,好好平复了一下学历碾压给林云带来的巨大压力。
  过了一会,林云才重新启动了车,强笑到:“没登基的武则天而已,怕个球啊,现在还不是我手下”。
  一回家,林云就看到了兰克司已经待在家里了。
  林云看了看时间,奇怪的问到:“你怎么这个点在家啊”。
  兰克司丧气的说到:“得罪了女人,警局待不下去了,你怎么也回来了”。
  林云苦笑的回到:“都一样”。
  兰克司笑着问道:“是不是得罪小妹了,所以特地早点回来负荆请罪啊”。
  “不是小妹,是另一个女魔头,而且等级太高了,我怕被玩死”。
  兰克司捂着嘴小声问到:“你是不是背着小妹在外面沾花惹草啊,那你可要小心点,千万不要让小妹知道了”。
  兰克司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阴沉的笑问声:“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啊,亲爱的兰克司先生”。
  兰克司头都没回的对着林云训斥到:“你怎么能在外面招花惹草呐,你这样子对的起正在怀孕的小妹,你对的起你要出生的孩子吗”。
  林云立即低着头认错到:“是我的错,我对不起小妹,我对不起孩子”。
  “等等,谁说我沾花惹草了,乱说什么”,林云回过神来,立刻大声的反驳道。
  小妹眯着眼笑着说道:“真的吗,你不会是真的忍不住了吧”。
  林云立刻回答道:“没有,怎么可能,你要学会相信我啊”。
  说着说着,林云立刻停了下来,自言自语到:“我去,这话怎么越说越像我已经出过轨了”。
  兰克司听到林云的话,立刻指着林云对小妹说到:“你看他自己都承认了”。
  林云惊愕的否定到:“我了个操,我只是肥皂剧看多了而已,没说过我是男主角啊”。
  小妹生气的大吼到:“你跟我滚上来”。
  说完头也不会的上楼去了。
  林云跟了上去,回头给了兰克司一个凶狠的眼神,并且还说到“你给我等着瞧”。
  兰克司不在意的说到:“等你能活着出来再说吧,呵呵”。
  林云走进了小妹以前的房间,现在的书房加储藏室。
  一进门,就看到小妹把刚出警局拿出来的唐刀给抽了出来,仔细的观察着刀刃的是否还锋利。
  林云立刻带着冷汗的从小妹手里把刀给抢了过来,赶紧插回了刀鞘。
  训斥的说到:“你都怀孕了,就不要再舞刀弄枪了,很危险啊”。
  小妹趁机给林云来了个窝心拳,林云像是没感觉一样,轻轻的抱住了小妹。
  笑着说到:“你都气糊涂了吧,就连茶壶的沙包大拳头现在对我都没啥用了,更何况你的小拳头”。
  小妹慢慢的在林云的怀里小声抽泣了起来,“你是不是真的找小老婆了,不要我和孩子了”。
  林云捧着小妹的小胖脸,深吻了好一会才松开,慢慢的说到“别多想了,一天到晚就知道胡思乱想”。
  “我只是找到了我的果汁厂厂长而已,而且你也见过,猜猜是谁”。
  小妹想了一会:“想不到,我们认识的人里面,有什么人可以管理一家工厂吗”。
  林云没有摆谱直接说到:“陈超的女儿陈文汐,伦敦大学的高材生,已婚人士”。
  “后面那个是重点,知道吗”。
  小妹奇怪的问到:“你怎么会找她做总经理啊,陈超可是因为我们才进监狱的”。
  林云仰着头说到:“这可是从源头消灭仇恨,灭绝一切可能存在危险因素”。
  小妹猜测的问到:“你是不是怕得罪不起她啊,所以才选的她做总经理啊”。
  林云愕然到:“你怎么猜到”。
  小妹在林云的胸口划起了小圈圈,说到:“我还不知道你,胆小鬼”。
  林云解释到:“我还不是怕麻烦,省的有人一直惦记着我们,以前有陈超压着她,现在没人压着压她,谁知道她未来会不会成为黑帮女大佬啊,尤其在她还特地招了一个白痴老公的情况下”。
  小妹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好吧,我同意了,不过我明天要跟你一起去看看”。
  林云奇怪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明天要去找她,我有说吗”。
  小妹翻了个白眼:“你这个人就是个急性子,当然是越快越好,方便你撒手不管”。
  林云生气的问到:“我在你眼中就是这种人吗”。
  小妹奇怪的说到:“要不然,你以为呐”。
  林云生气的奸笑一声,然后把小妹给抱会了房间,好好的折腾了一番。
  结束后,得意的说到:“要你一天到晚犯神经,等孩子出来有你好受的”。
  小妹红着脸摸了摸脸说到:“我是不变胖了很多”。
  林云蔑视的看着她,“要不然你以为呐,整天不运动还吃的贼多,这不是找死吗”。
  小妹生气的说到:“还不是都怪你,天天做好吃的,害得我变得这么肥,你要负责”。
  我们惊愕的说到:“我怎么负责,我都已经娶了你,还要怎么负责”。
  小妹理所当然的说到:“负责帮我减肥啊,我也要练拳”。
  然后羡慕的看着林云不壮也不瘦的身材,“你要把我训练的和你身材一样,知道吗”。
  林云看了看小妹的前面,奸笑的说到:“你确定”。
  小妹一个巴掌拍了上去:“还有,要让我的拳头可以打痛你,要不然你以后不要我这个黄脸婆怎么办”。
  林云陪笑的说到:“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小妹这才满意的下楼去浇树了,屋前的果树也已经越长越大了,时间也同样越来越近了。
  林云甩了甩头,心里想的:“不想了,还是顺其自然吧,终究不过是沙粒一枚罢了,反抗不了什么”。
  然后奸笑的说到:“兰克司你完蛋了”。
  楼下的兰克司突然打了个哆嗦,然后就看到了林云死死的盯着他走进了厨房。
  兰克司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喝了口热水平静一下,感到嘴中无味的热水,咂了咂嘴:“小妹也真是的,一瓶酒都不留,而且饭桶这个王八羔子现在连烟都不给我们抽了,要赶紧找房子了,他们俩似乎完全没有想放弃的准备啊”。
  然后立刻打通了房产中介的电话,问问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房子。
  晚上,兰克司看看眼前好像很美味蜜汁鲍鱼,抬头看了看林云,就是不肯动筷。
  林云说到:“吃完我们就开饭,要不然今晚你们就饿着吧”。
  茶壶不在意说到:“不就是一盘鲍鱼吗,小事,我来帮你吃”。
  而其他三人一起往后退了一步,凡士林问到:“你们觉得怎么样”。
  排气管猜测的说到:“一定有问题,饭桶除了小妹外,还从来没有单独为我们中的一个人做过饭”。
  卷毛肯定说到:“不用废话了,兰克司肯定得罪他了,那盘肯定是黑暗料理,真是没想到他居然还会做啊”。
  茶壶听得他们的话,仔细的看了看,闻了闻,然后说到:“好像挺正常的啊,看不出来有什么奇怪到啊”。
  兰克司问到:“要不我们一起尝尝味道”。
  茶壶点了点头,“我早就饿了,赶快吃完,早点吃饭吧”。
  然后一人夹了一块鲍鱼,咬了一口,嚼了几下。
  “噗”,俩人瞬间把嘴里的给全吐了。
  排气管奇怪的问道:“怎么反应这么大,没看到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凡士林骂了一句:“白痴,把盐当糖放,你能看的出来才怪”。
  卷毛点了点头,“没错,饭菜这种东西,只要不是烧的特别难看的,没尝过你根本就不知道味道是什么样的”。
  兰克司立刻拿起了旁边,早就准备好的水漱了漱口,刚漱完就被茶壶给抢走了。
  兰克司求饶的说到:“可以了吧”。
  林云眼睛瞟了瞟后面的三人。
  卷毛生气的说到:“我们又没有得罪你,为什么要吃那玩意啊”。
  林云淡淡的回了一句,“连坐”。
  凡士林生气的吼到:“你别太嚣张了,饭桶”。
  林云瞬间朝右侧挥出了一拳,露出了手臂上的十个铁环,伴随着“叮当”,“叮当”,铁环撞击的清脆声音传人了众人的耳中。
  排气管丧气的说到:“的,忘了,我们五个现在加起来也打不过他了,更何况现在我们就三个人”。
  说完绝望的排气管便上前咬了一口。
  “噗”,吐完之后,排气管抱怨道:“真难吃”。
  卷毛生气的大声说到:“你这是在浪费粮食,你知道吗,小妹是不会同意的”。
  凡士林竖起了大拇指。
  林云不在意的说到:“小妹也同意了,所以不要再挣扎了”。
  俩人对视了一眼,“哎~”。
  然后又多两个拼命喝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