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一百零九章 镇邪

  再回去的路上,林云道歉道:“对不起了,把你拉进来了,我说他怎么老是喊我去他家啊,原来是罩不住了”。
  小妹抱着睡着的小宝,说道:“他身上的阴毒很厉害,我能感觉的到,要不然他也不会求我们的,看来事情很急啊”。
  林云无语到:“乌云盖顶啊,被邪物伤了也就罢了,好像还被枪给打了”。
  小妹说道:“这不就是劫吗,即是九叔之劫,亦是我们俩的劫难啊”。
  林云无语到:“没想到还要渡劫啊,真是麻烦,你选那个”。
  小妹看着小宝,温柔的说道:“我选徐家镇吧,小孩子应该好对付一点”。
  “那僵尸镇就是我的了,不死邪灵不好对付,你自己小心点”,说完,就把自己的太阳葫芦用绳子系在了小妹的脖子上。
  小妹看着林云,“你把你的法宝给了我,你用什么,这可是你最强的法宝了”。
  林云不在意的说道:“不需要,我的剑意已经练出来了,拿把剑就够了,五子邪灵可不好对付,从我修道的时候就开始偷看我的道书的你,应该也知道吧”。
  小妹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从你把黄帝内经拿走之后,连续三天也不放回去的时候发现的”。
  小妹瞬间脸颊变得通红,“我没拿过,你别乱说”,然后一飞冲天而去。
  林云看着小妹的背影,非常的无语:“不至于这么害羞吧,都老夫老妻了”。
  接下来的三天,白天,林云上午去请教九叔镇僵符的绘制技巧,然后下午开始绘制练习,晚上带小妹去捉几只鬼练练手。
  三天后,在山谷里林云对仆人们吩咐了一下,就拿着剑腰挎酒壶飞天而去,而小妹则抱着小宝看着林云的身影,无语到:“酒壮怂人胆,这家伙到底是有多怕啊”。
  到了傍晚的时候,小妹飞到了徐家镇,找到了林云的下属问道:“姓徐那家伙,今天有没有挖到墓啊”。
  当铺的掌柜回答道:“没有,夫人,今天徐大帅是空手而归的,不过那片地区好像是有古墓,他们一直都没放弃,前两天有个道士阻止他们,还被大帅打伤了”。
  小妹点了点头,然后离开的时候看了看徐宅,“没有阴气,看来是还没出现”。
  而另一边,林云无语的看着被城墙团团包围的腾腾镇,城墙上布满了法制禁阵,空中还有着强力的禁空法阵。
  拍了拍满身的尘土,悲惨的说道:“不是吧,连飞僵这玩意都有,这怕不是哪只旱魁陨落的地方吗”。
  随之夜幕的降临,林云守在了这座城池的唯一进出口,一壶酒不一会就被喝完了。
  “嘣~”,城门闪烁着光芒,却被僵尸缓缓的推开,一队僵尸跳了出来。
  听着僵尸沉重的脚步声,林云看了看四周,“看来,九叔说的守门人应该是被干掉了”。
  “嗖,嗖,嗖,”,一缕缕剑光照亮了夜空,“砰,砰,砰,”,三个僵尸被砍成了块,看着其他围过来的僵尸,林云只好握紧了剑,“我砍”,半个小时后,林云砍完了二十个僵尸。
  看着发抖的手,林云悲哀到:“就算有剑意,可是僵尸真的是太硬了,我去”。
  “咚咚咚”,越来越多的僵尸开始往城门口聚集。
  林云握紧了满是豁口宝剑,笑道:“看来我的吸引力还是蛮大的,不过,就是不知道你们的僵尸牙够不够硬”。
  “嘣,嘣,嘣”,金铁交加的声音响彻夜空,林云砍僵尸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一道俏丽的身影屹立于月光之下。
  而黑暗的森林里,一道黑影仔细的观察着两人,小声嘀咕道:“这林凤娇不知道从哪找过来的帮手,不可小觑啊”。
  没想到,黑影刚一抬头,就看到月光下的倩影目光注视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厉害,这都能发现”,然后他逃走了。
  林云砍僵尸一直砍到了无物可砍,看了看天将黎明,林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使劲的喘着粗气,“我去,好累啊,为毛僵尸这么硬,累死我了”。
  二十分钟后,一个食盒从天而降,“知道累,还不把的阳属性法力和念力都使出来,找死啊你”。
  林云变态的说道:“我就是贱,你能把我怎么样”,然后拿起食物狼吞虎咽了起来。
  小妹无语到:“你就做吧,身上的尸毒要紧吗”。
  “嘶~”,林云身上的各个伤口都冒出了白烟,林云感觉了一下,“小事情,老子的晨曦神功可不是盖的,小小尸毒根本就伤不了我”。
  小妹把林云拖出了战场,说道:“昨天你砍僵尸的时候,后面有人在偷窥,你要注意一点啊”。
  林云疑惑道:“有吗,我没注意到”。
  小妹无语到:“你好歹也留点心啊,小心被人给偷袭了”。
  “我哪有那精力啊,镇里面有好几个东西看着我,我没那本事注意身后啊,你那边没事吧”。
  小妹收拾了一下,不在意的说道:“没有人会晚上挖墓的”。
  林云疑惑的说道:“盗墓的不都是晚上挖吗”。
  小妹解释道:“哪有盗墓贼敢动那玩意,找死啊,你以为姓徐的混蛋会晚上加班吗”。
  林云想了想,服输到:“你是对的”。
  等阳光把僵尸都烤成灰烬后,林云才拔起残剑回了家。
  两人回家没一会,小妹就把小宝扔给了林云,解释道:“五鬼邪灵并不是太畏惧太阳,今天阴天,我去徐家镇盯着,你陪女儿”。
  林云边铸剑边回到:“没问题,你自己小心点”。
  中午到时候,林云看着重铸的宝剑,没有了什么雕文刻式,只有两边的剑刃寒光渗人,“我为你取名寒光,以后你便是我手中之剑了,我会不断重练你,希望你能伴我此生”。
  说完林云就从仆人手里接过了小宝,带着她去玩耍了,插在泥土里的剑刃上,一缕寒光闪过。
  下午小妹回来了,两人一起睡了一觉,夜晚,林云又出发了。
  站在城门口,林云看着跳出来的五只黑僵,头疼到:“昨晚是紫僵,今天直接就是黑僵了,我想问白僵去哪了,你们就这么跳过他,有经过他的同意吗”。
  “吼吼吼”,僵尸的嘶鸣是代替了回答,五只黑僵直接冲向了林云。
  在月光下的小妹,一手拿着太阳葫芦,一手拿着桃木剑问道:“要帮忙吗,小哥,看你好像有点搞不定啊”。
  狼狈逃窜的林云喊道:“我不用你帮忙,你给我把后面僵尸围住,别让他们冲出去了”。
  小妹回答道:“OK”,一团阳火直接从空中落了下来,然后化为了半个火圈拦住了僵尸们的去路,僵尸们吓得纷纷逃进了城里。
  只剩下五只僵尸死命的追杀这林云,林云也顾不得什么剑意了,念力法力拼命的阻挡。
  当天快要亮的时候,黑僵们跳回了城里,而林云则累到在了地上。
  小妹飞了下来,唆使到:“要不我们一把火把这个镇烧掉吧,要不然太危险了”。
  林云叹了一口气,“这镇子上应该有一只被镇压的飞僵,如果把阵法烧毁了,让他逃出来,我俩可就真的死定了,另外我发现城门的法阵好像被破坏过,要不然估计连黑僵都出不来了,城里的那几只绿僵,眼神火热的都有点吓人了”。
  小妹抱着林云的头说道:“随你了,小心点,葫芦还你,我控制不好它”。
  林云接过了葫芦,抹去了自己的印记,递给了小妹:“炼化吧,就当做我送你的礼物”。
  小妹惊讶的说道:“为什么,我记得你很喜欢这个葫芦的”。
  林云举起了手中的剑,“我好想有点不相信他了,所以昨晚我感觉他好像变钝了”。
  小妹无语到:“那是黑僵,跟紫僵不是一个量级的,你砍不断是应该的”。
  林云坚持到:“僵尸就是僵尸,砍不坏只能说明我弱了”。
  “所以你就把太阳葫芦当破烂扔给了我,你有想过他的感受吗”,小妹捂着头问道。
  “没有”,林云直接了当的说道。
  太阳葫芦突然发起了光,紧接着小妹哭笑不得的说道:“他直接认我为主了,是不是你~”,话还没说完小妹就晕了过去。
  林云一把接住了小妹,直接飞回了家,当把小妹放在床上的时候,林云小声的说道:“麻烦你了”。
  小葫芦上的太阳纹亮了一下。
  林云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就出去锻剑了,黑僵的钢铁身躯直接把剑身给刚的支离破碎,林云只能重新金属接着锻了。
  中午的吃饭的时候,醒来的小妹站在了林云身后,问道:“你是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控制不了阳火,所以就直接把葫芦都给我了”。
  林云抱着小宝点了点头。
  小妹无奈的问道:“那你用什么”。
  “噌”,一道深深的剑痕出现在大堂里,桌子和木地板直接被切成了两半。
  小妹无语的说道:“你想说你的剑厉害,你就直说啊,我问你现在我们吃什么”。
  林云看了地上的残羹冷炙,吓得瞬间就飞走了。
  二十分钟后,林云拿着一只鹿再次出现了,“今天中午我吃烤鹿,正好教你怎么控火”。
  然后,半吊子林云就吃到了很久没吃到的黑暗料理了。
  吃完后,林云直接说道:“你只要全烧掉就行了,不需要考虑控制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