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十八章 饱受摧残

  林云鼻青脸肿的出了门,排气管等人消化完了昨晚的狗粮,于是就回屋把继续吃早饭。
  卷毛看着兴高采烈的几人:“你们去做什么了,这么开心啊”。
  兰克司笑着说到:“没事没事,只是遇到开心的事了”。
  凡士林开心的说到:“没什么事,就是早上稍微运动了一下,神清气爽而已”。
  排气管:“没错没错,这项运动一定要继续下去”。
  茶壶拍着胸口:“没问题,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保证搞定他”。
  小妹生气的问道:“你们不会对阿云做了什么吧”。
  茶壶反驳到:“怎么可能,我们是教他练武,练武肯定是要经受皮肉之苦的”。
  卷毛眼神一瞥:“没错没错,小妹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们明天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小妹:“好啊,那我明天就去看看”。
  当四人飞快的吃完早餐后,卷毛立刻跟着四人进了房间。
  兰克司生气的问道:“卷毛,你搞什么啊”。
  排气管义愤填膺的说到:“你就算想扁饭桶吗,也不要带着小妹啊”。
  茶壶和凡士林点头道:“没错”。
  卷毛:“我跟你们说啊,你们这样一直瞒着小妹肯定是行不通的,小妹一旦生气肯定会把你们都赶出去,我们要把手段变得光明正大起来”。
  “怎么变”,四人一起问道。
  卷毛一脸高深莫测到:“练武就是个光明正大的手段啊”。
  茶壶一脸嫌弃到:“这算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
  卷毛问道:“武术好练吗”。
  凡士林一脸无语的看着卷毛:“我当初就是受不了学拳的苦,要不然也不会学了几招就放弃了,要不然茶壶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排气管认同的说到:“没错没错,茶壶也就比我强一点,如果我的蛇拳大成解决他根本不需要第二招”。
  兰克司没好气的说到:“学的那么辛苦,结果比不上别人的一把枪,练武的代价和回报根本不成正比,学什么武啊”。
  卷毛摆了摆手:“管他呢,不过你们学武是不是都要经历各种各样的磨炼啊”。
  茶壶:“废话,我根本就不想回忆起那段经历啊,噩梦啊”。
  兰克司:“没错没错,我师傅打人的本事没有,打我的本事那叫一个炉火纯青啊”。
  排气管:“我好像听到了我手指的哀鸣啊”。
  兰克司突然想到:“卷毛你的意思是,我们把我们身上的经历全都施展一边,然后顺便堵住小妹的嘴”。
  卷毛一拍手掌:“没错,而且按最大难度的来”,“哈哈哈,我看你还死不死,敢跟我抢妹妹”。
  卷毛仰天大笑的走出了房间,留下瑟瑟发抖的四人。
  兰克司小心翼翼的说到:“我靠,卷毛的笑声好恐怖啊”
  茶壶接到:“的确,有哥哥的女人果然不能随意招惹啊,一不小心就会有生命危险”。
  凡士林庆幸到:“还好我没追到,要不然到时候死的就是我了”。
  排气管一脸气愤的说到:“我到想死的是我,不过可惜这是不可能的,所以饭桶你死定了”,“明天谁来”。
  “我来”,“我来”,“我来,到我了我是他的正牌师傅”,“滚,这种事谁抢到算谁的”。
  四人僵持不下,最后没办法只能划拳了,结果茶壶从千军万马杀了出来。
  当林云走到医馆的时候,孙老头看着林云:“你把你和小妹的事情告诉卷毛了”。
  “嗯,没错”。
  孙老头围着林云转了一圈:“奇怪了,卷毛难道没砍你,你怎么没缺胳膊少腿啊,这不科学啊”。
  林云坚定说到:“我能站在这里就是科学”。
  “为什么啊”,孙老头愕然到。
  “很简单,因为他的刀没我的长,所以我就能站在这里”。
  “咦,那也不对啊,那你怎么鼻青脸肿的”,孙老头奇怪的说到
  “哦,你说这个伤啊,早上练铁布衫练的”。
  孙老头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练的,练成这幅德行的”。
  “很简单,我运劲,然后挨揍不就行了”。
  孙老头摸了摸胡子想了一下:“你这么说也行,不过练铁布衫一般都是循序渐进的,好像还没有哪个门派是直接上手的,他们应该就是故意想揍你而已吧”。
  林云一脸得意的说到:“我当然知道,不过不让他们揍几下,怎么能学到真本事呢,他们可都是我的情敌啊”。
  “铁布衫的运劲手法到手了就行了”。
  孙老头没好气到:“臭小子人不大,心眼倒不少,不过你这么练下去,到老了肯定是一身的暗伤,到时候嚎嚎”。
  林云立刻舔着脸说到:“这不是还有师傅你老人家在吗,就这点小伤,对你来说洒洒水啦”。
  孙老头享受着林云的阿谀奉承,过了一会说到:“伤治起来很容易,不过要不少时间,刚好我不知道教你什么,我现在就教你怎么治跌打损伤,你自己治”。
  然后就把林云当成了实验体,林云的残躯被孙老头拿来讲解怎么治伤,什么部位该用什么力量,什么方法,什么药,如何治疗。
  一天之后,林云拎着一包药材身轻气爽的走出了医馆,孙老头在给其他人治疗的空闲时间指导林云如何活血化瘀,如何敷药疗伤,林云虽然手法生疏,但是效果还是有点的,临走时,孙老头还开了个方子给林云,让他做个药膳好好补补。
  当林云回去的时候,经过一天的时间,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五福星看着没有什么伤痕的林云,卷毛问道:“为什么他看起来好像一点事都没有,你们早上是不是揍得太轻了”。
  凡士林奇怪到:“没道理啊,他早上明明是鼻青脸肿的出去的,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啊”。
  排气管看着自己的手闷闷的说到:“我的蛇拳,应该不至于一点威力都没有啊”。
  兰克司不屑的看着他们:“我怎么会和一群笨蛋在一起啊,你们忘了今天饭桶去干什么”。
  茶壶想起了:“哦,他今天是去学医,身上的伤肯定顺便就治好了”。
  卷毛:“没错,孙老头虽然人不怎么样,但是医术还是不错的,不过这样我们就不用胆心他残废了,明天好好的收拾他,茶壶”。
  茶壶一脸高兴到:“没问题,免费的沙包不用白不用”。
  晚上,小妹正在帮林云按摩,“阿云,今天是不是被打了,我要去好好的说说他们”。
  林云不在意的说到:“没事,让他们好好的出出气吧,要不然我怎么把小妹这个大美人抱回家啊”。
  小妹开心的说:“就算是为了我,也不用挨打啊,他们还敢不同意啊”,说完还举了举自己的拳头。
  “有时候,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啊,不气到他们,怎么能把他们的老底都掏过来啊”,林云无奈的说到。
  “好吧,不过你要保重好身体啊,要不然我可就不要你了”,小妹关心的说到。
  林云瞬间就把小妹按到,进行了一番不可描述之事。
  “你居然敢说你老公不行,受死吧”。
  “哼,说的那么厉害,有哪次是我对手”。
  卷毛在林云小妹刚开始的时候就从门外离开了,“阿云,我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谁让我是你大哥啊”。
  第二天,林云和茶壶面对面,茶壶开心的说到:“徒弟啊,我们这一派,讲究的是软硬结合”,“昨天教你的是硬,今天教你软,何为软哪,就是灵活”。
  “现在,先劈个叉来看看”。
  林云立刻就劈了个三角形出来,“师傅,我最多也就这样”。
  茶壶站在后面使劲的帮林云往下按:“不行,打架就是要身体灵活,你这么僵硬怎么能躲开别人的攻击,再往下来”。
  听着林云的惨叫声,茶壶一脸的兴奋。
  小妹看着林云,没有说什么,然后会回屋研究昨天林云带回来的方子,好好研究怎么做,“既然阿云想学,那我就支持他,我一定要把他养的白白胖胖”。
  在林云惨叫了半个小时后,茶壶开口道:“灵活训练就到这,下面开始训练铁布衫”。
  说完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林云痛的根本就运不起劲,只能使力的运劲,不然就白挨打了。
  一个小时后,学武结束了,林云吃完了药膳,就拖着残躯往医馆去了。
  卷毛喝了口粥说到:“以前不知道,原来看人挨打也是一种享受啊”,出了一口恶气卷毛表示心里很舒服啊。
  其他三人不停的点着头。
  茶壶紧接之后说到:“打人的感觉更爽啊,要不你们试试”。
  然后兰克司排气管凡士林就明天谁先来,又划起了拳。
  林云一来,孙老头就立刻把他拉进了诊疗室,好好的诊断了一下,然后兴致勃勃的教起林云怎么治伤。
  听着林云的惨叫声,孙老头表示感觉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