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六十七章 找人

  一扇蓝色的门户在房间里缓缓的打开,林云从门内黑色的漩涡里走了出来,然后就看到了目瞪口呆的小妹。
  小妹抱着小林蕾,上前使劲的捏了捏林云的脸,疑惑的说道:“我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林云咬了一口正在喂奶的小妹,口齿不清的问道:“你说呢”。
  小妹红着脸骂道:“滚,就知道抢你女儿的粮食,臭不要脸的”。
  林云臭不要脸的说道:“我女儿都不在意,要你管,是不是啊宝宝”。
  谁想到,小林蕾完全不给林云面子,边吃还边推着林云,想要赶他离开,导致林云非常的气愤,于是对着小林蕾开始进行说教。
  “宝宝你给我听着,这对东西本来是属于我的,只是暂时借给你用用,明不明白”。
  小林蕾松开了嘴,闭上了眼睛,睡了起来。
  林云满意的点了点头,摸着下巴说道:“孺女可教也”。
  小妹翻着白眼把小宝放进了她的专用的小床里,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和林云面对面的坐在床边,看着林云直勾勾的眼睛,一个铺天盖地掌就拍了上去。
  笑骂道:“还看,你吃完了,你女儿喝什么,真是的”。
  林云抬起了头,看着小妹,问道:“我走了多长时间了”。
  小妹一下子扑到了林云的怀里,紧紧的抱住林云,安心的说道:“一个多礼拜了”。
  林云算了算时间,说道:“跟我在家的待的时间是一样的”。
  小妹奇怪:“怎么了”。
  林云困惑的说道:“你知道,我从我那边的世界消失了多长时间”。
  小妹理所应当的说道:“一年多呗,还能多长时间啊”。
  “只有一个多月而已,时间流速还是差很多啊”。
  林云苦恼的说道。
  小妹奇怪的问道:“时间多还不好吗?,你可以在这边多待点时间啊”。
  林云解释道:“这样做的话我会死的更快,寿命现在是个很大问题,不过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现在我们有个大麻烦了”。
  小妹问道:“什么大麻烦啊”。
  林云捂着头到:“我爸妈要见你和小宝,但是没办法啊”。
  小妹捏着林云的脸骂道:“怎么了,我见不得人啊”。
  林云口吃不清的回到:“不是,是你现在身体太虚弱了,交不起门票钱”。
  小妹问道:“什么门票啊,跟我身体虚不虚弱有什么关系啊”。
  林云问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刚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吗?”。
  小妹笑着:“像个猪一样呗,除了吃就是睡”。
  “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小妹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是因为我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是买了票的,票就是精神力和精血,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昏倒啊”。
  “你肾虚啊”,小妹抢答到。
  瞬间小妹的胸口收到了袭击,林云威胁到:“美女,你是不是找死啊,要不我们俩现在试试”。
  小妹红着脸说:“来就来,谁怕谁”。
  半个小时后,林云放弃了,穿上衣服无聊的说道:“等你身体正常了,咋们再较量较量”。
  小妹穿着衣福,叫嚣的:“你随意,我都可以”。
  小妹还没嚣张完,衣服就又被扒光了,因为林云刚想到了另一种方法,然后小妹可就惨了。
  完事后,小妹生无可恋的趴在林云身上,气喘吁吁的问道:“你要怎么带我回去啊,我可不觉得我的身体可以和你比啊,你可是睡了好多天啊”。
  林云笑着说道:“练武啊,要不然你认为我练武干嘛”。
  小妹点了点头说道:“对啊,你教我”。
  林云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是去学咏春吧,咏春好像适合女生练,你去学学,我给你当陪练”。
  小妹一口答应到:“好,到时候看我一阵妻纲”。
  “咦,你还想翻身,找死”,然后林云又开始了第二次。
  第二天,林云带着小妹和小林蕾去找咏春武馆了,小妹抱着小宝,而林云则挨个踢馆,踢到最后也没有找到真传的,林云狠狠的叹了口气。
  “全部都是不练基础的,只注重招式,挨不了几下也就算了,还躲不过我”。
  林云无奈的抬头看着天空,问道:“怎么办啊”。
  小妹无所谓到:“随便找家学就是了,反正他们教我是肯定足够了”。
  林云叹了口气,“我是不想你重蹈我的覆辙了,有的时候真传可能就真的是只是一句话而已,假传可能学一辈子都学不完啊”。
  小妹想了想,开口道:“要不我们去你师父哪里问问,说不定他会知道什么人是真的”。
  林云疑惑的看着小妹问道:“是哪个啊?,孙老头吗?”。
  小妹叹了口气:“你说你跟谁学的拳,这还用问吗,你是不是又拜了什么师父啊”。
  林云摸了摸头,尴尬的说道:“技多不压身吗”。
  小妹戳着林云的头说道:“那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贪多嚼不烂”。
  林云头一转,倔强到:“不知道”。
  小妹接着说道:“三心二意、见异思迁、朝三暮四、沾花惹草”。
  林云抓住小妹戳自己手指,反驳道:“最后一个我可没有,别乱说”。
  小妹劝到:“你想想我们去年过年送了多少的礼,你先把学的都好好练练吗,不要再学新的了好不好,而且你能告诉我打铁现在有什么用”。
  林云意气风发的说道:“我要自己打造一把破阵钢枪,到时候杀他个七进七出”。
  小妹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林云,然后直接转身车上了。
  林云刚从幻想中走出来,然后看了看周围,奇怪到:“小妹人啦”。
  这时,小妹摇下后排的车窗,冷冷说道:“走了,我还要拜师呢,没时间在这听你吹牛了”。
  林云只好开车去找赵凌志。
  一个小时后,
  健身馆里,林云看着对面的瘦弱女人,对旁边的人说道:“你不是随便在路边拉了一个人,我虽然是要你找个女的,但是对面的那位,怎么看都不像练武的”。
  赵凌志摸了摸鼻子,低着头说道:“不信你试试”。
  林云脱下了外套扔在了地上,向前走了过去,说道::“废话,当然要试试”。
  对面的瘦弱女人,上下扫视了一下林云,奇怪的说道:“你的身手应该比小赵好才对啊,你确定你是他教的”。
  林云听到了她说的话,仔细打量了一下,看着对方纹丝不动的双腿,回答道:“他是我的师父之一,而且你好像也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人了,刚才小看你了,抱歉”。
  对面回到:“不要紧”。
  然后摆了个咏春起手式,说道:“咏春,叶凌”。
  林云同样摆了个起手式,“林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