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三十八章 悲剧

  早上林云出门的时候,是兴高采烈,充满激情的,但是晚上回来的时候,却是无精打采跟蔫了的花一样。
  跑到厨房跟小妹求饶到:“我以后保证不在乱买东西了,再多给我点钱好吗”。
  小妹一边炒菜一边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林云仰着头说到:“公司已经注册了,名字叫作思源,而且场地和机器也差不多搞定了,准备买了一家破产的小汽水厂”。
  “不过,嘿嘿,就是没有员工而且设备也陈旧了一点,不过如果苏总从手缝里露点,就都搞点了”。
  小妹不客气的说到:“没门,我没多少钱了,所以你就不要指望我再拿钱出来了”。
  林云舔着脸说到:“厂里不是有啊,老板你给签个字,抽一笔钱出来不就行了吗”。
  小妹好笑到:“我就知道你会打歪主意,不过呵呵,这是不可能的了”。
  林云心里:“卧槽,这她都能猜出来”。
  “为什么”。
  小妹头也不回的说到:“因为最后的一笔流动资金,被用来准备新建为你打官司的律师团了,其他的资金都已经规划好了用途,一毛钱多余的都没有了”。
  林云大声叫到:“不可能,现在生意这么好,怎么可能没钱,你蒙鬼啊”。
  “呵呵,公司不用发展了啦,发展计划都做好了,就差投入资金了,难道为了你的小工厂,计划都停下来”。
  “哦对了,厂里还剩下的钱只有销售商的押金和工人的工资了,要不林总你先拿去应应急”。
  “哼”,林云生气的走了出去。
  站在厨房门口大喊到:“不是老子的钱,我一分都不会要的,你个糟老太婆坏的很”。
  然后拔腿就跑。
  两秒过后,小妹拿着菜刀冲了出来,“死饭桶,给我出来,竟然敢说我老,我一刀劈死你”。
  可是门口哪还有林云的身影,看了看周围,小妹生气的喊到:“你今晚别想上床了,哼”,然后生气转身回了厨房,打算给他一个教训。
  躲在拐角的林云拍了拍胸口,“好险啊”。
  这时一只手拍了一下林云的肩膀。
  吓得他赶紧回头:“谁~”。
  看到了拿着啤酒的卷毛,林云松了一口气:“是你啊卷毛清洁回来了,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是小妹呐”。
  卷毛指了指厨房,“你惹小妹生气了,怎么回事啊”。
  林云不在意的说到:“找她要点钱都不给我,真是的,我下次有机会一定换一个人财务,竟然敢不听我的命令”。
  卷毛拍了拍林云,“走,我们兄弟俩好好聊聊,不要闲着没事干惹小妹生气,她现在可是孕妇啊,你要让着点她”。
  俩人坐在沙发上就开果汁厂的话题,唇枪舌战了半个小时,卷毛也能打掉林云这个不着调的想法。
  卷毛喝了口啤酒,气喘的说到:“好吧,我支持你了,反正几十万都已经花了,不搞的话,钱可就都打水漂了”。
  在一旁看戏的三人表示,剧情很精彩,不过如果能打起来的话那就更精彩了。
  “吃饭了”,小妹端着菜走了出来,路过几人时还狠狠的瞪了一下林云。
  林云屁颠屁颠的跑去上菜端饭了。
  排气管开心说到:“饭桶这次可惨了,我都没有见过小妹生气”。
  茶壶在一旁点了点头赞同到。
  凡士林看了看林云和小妹,“你们两个活该没有女朋友,没看出来吗,饭桶是故意惹小妹生气的”。
  卷毛三人惊诧的看着凡士林问道:“为什么啊”。
  凡士林叹气道:“你们什么时候见过饭桶这么着急要过钱,他这是故意的”。
  几人想了一想,卷毛说到:“没错诶,饭桶以前没钱的时候也不怎么着急赚钱,有钱后除了收藏一下破铜烂铁之外就是吃了”。
  排气管也说到:“对哦,他也不可能明天工厂就开工生产了,说不定现在连合同都还没签”。
  茶壶奇怪的说到:“那他这么着急要钱干嘛,就是为了气小妹啊”。
  凡士林俯视的看着众人:“一看就知道你们一点不关心小妹,小妹明显是前两天被惊吓到了,没看到她今天都没怎么说话吗”。
  这时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凡士林的肩膀,并逐渐加力,林云阴着脸说到:“你是不是还惦记着小妹啊,不去端菜在这里坐着干嘛”。
  凡士林立刻跳了起来,逃离林云的龙爪手后说到:“我现在就去,我怎么可能还惦记小妹,你别想太多了”。
  说完立刻去端菜了,林云扫了一眼其他人,几人连忙放下手里的啤酒罐。
  一起说到:“我们也去帮忙”,然后急忙都离开了。
  林云站在原地,庆幸到:“还好我下手快,要不然凡士林可真是个劲敌,我去,观察力可真够敏锐的”。
  “哦,是吗,这么说你是故意的了”,小妹幽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就算是为我好,但是说我老的这件事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就忘记的”,然后头一撇走向了餐桌。
  “得,玩大了,八成饭里面被加料了,这可得好好想想办法了”,林云摸了摸头苦笑道。
  当人都到齐后,来蹭饭的兰克司惊讶的看着林云单独一份的巨大餐盆,“我去,小妹你也太偏心了,单独给饭桶准备这么多好吃的”。
  林云赶紧把餐盆拿起来,“我今天吃多了,都给你了,我吃点其他菜就行了”。
  兰克司高兴到:“这么好,那我不客气了”。
  凡士林赶紧踢了一下兰克司,兰克司奇怪的看着他,然后发现其他人也都用眼神示意着他。
  兰克司心中想到:“怎么回事啊,大家都这么奇怪,不管了,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站起来准备去接的手立刻给收了回来。
  然后赶紧说到:“算了吧,小妹特意给你准备的,我就不抢了”。
  林云只好放弃了挣扎,因为他看到了小妹正在生气的看着他。
  “看来不让她出出气,这关是过不了”。
  兰克司小声的问凡士林到:“怎么回事啊,干嘛不让我接,里面可都是好东西啊”。
  凡士林小声的回到:“不要光看表面,我刚才端菜的时候就发现了那盆菜,正准备偷吃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除了表面,下面的菜全都是鲜红的”。
  这时林云把菜搅了搅,一股辛辣味在空中飘散开了。
  “啊嚏”,众人揉了揉鼻子。
  茶壶同情到:“饭桶还是别吃了吧”。
  林云不在意的说到:“我最喜欢吃辣了,今天可以吃个痛快了”。
  林云起来去拿了一大杯凉水,就开始大口的吃了起来。
  第一口吃下去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可是慢慢的感觉喉咙好像冒火一样,鼻涕都被辣了出来。
  急忙喝了口凉水,“好吧,更辣了,看我以辣制辣”,继续埋头苦吃。
  结束之后,林云感觉经历了一生,从出生到死亡,一直都是辣。
  不过还是有好处的,晚饭结束后,小妹温柔地对趴着喝水的林云说:“晚上一起睡把”。
  收拾完,坐在沙发上,林云抱着小妹喝着果汁看着电视,而排气管和茶壶则在洗碗,林云给改成轮流的了,别想吃闲饭。
  赖在小妹家的兰克司说到:“饭桶你的果汁什么时候生产出来,也让我们尝尝啊”。
  卷毛也赞同到:“没错,我们要尝尝鲜吗”。
  林云拍着胸口保证到:“没问题,过几天就做给你们喝”。
  第二天,林云跑到了卖果汁的地方喝了一上午的果汁,结果发现偷看的不是很懂。
  下午去买厂签约的时候,让破产的老板给介绍一个会制作果汁的师傅,要不然就不买了。
  老板吓得直跳脚,“没问题,保证给林总找到,马上马上就好”。
  急忙打电话找人去了。
  不一会儿,人就找到了,开着修好的车,林云和原工厂老板朝目的地前进。
  开着车的林云突然想到:“撞车好像警局还补偿了一笔钱,我好像忘记领了,一会去领了,刚好缓解一下资金压力”。
  看到了人,喝了杯现做的鲜榨果汁,林云和前老板把合约签了,五十万,这已经是谈到最后的最终价了。
  从做果汁的师傅处花五千块买了配方林云高高兴兴的跑去警局领赔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