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五十章 新手下

  当林云赢得两场官司的胜利后,立刻请了所有律师,一起去搓了一顿。
  除了吃饭外,他现在已经不敢再随便给什么承诺了,至于上次许诺的年终奖,林云擦了擦嘴角不存在的鲜血表示:“我的心脏病和高血压都要犯了,请不要再让我想起来这件事”。
  反正他现在什么事都要听一下高层的意见,不敢随便做决定了。
  两个月后,这件假美钞案终于完结了。
  在兰克司的办公室里,茶壶和7086俩人并排坐在一起聊着天。
  7086问道:“胖子,你知不知道肩膀上有三颗星是什么人啊”。
  茶壶想了想“兰克司不就是三颗星吗,总督察而已,他到底想说什么啊”。
  然后眼睛一转,自然而然的问到:“不知道啊,是什么啊”。
  这时,兰克司带着两面锦旗和两个信封走了进来。
  7086立刻起身敬礼到:“Goodmorning,sir”。
  兰克司什么也没说,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7086无奈的放下了手,对茶壶解释到:“三颗星就是总督察”。
  茶壶点了点头,看了看兰克司想了想到,心里想到:“真是没有礼貌,随随便便就打断别人装逼”。
  兰克司对着茶壶说到:“把手伸出来”。
  “哦”,茶壶自然而然的双手握拳伸了出来。
  兰克司一看,奇怪的说到:“你是不是被拷多了,把手翻过来”。
  茶壶不好意思的笑到:“习惯,习惯”,然后把手给翻了过来。
  兰克司把一面锦旗放在了茶壶的手上,茶壶奇怪的打开了锦旗看了看。
  “良好市民”四个大字映入了茶壶的眼帘,茶壶开心的说到:“谢谢长官”。
  兰克司不在意的说到:“这是你应得的,没什么好谢的,还有十万块奖金”,说完颠了颠手上薄薄的纸袋。
  茶壶开心的立刻就把手伸了过去,还边说到:“谢谢长官”。
  “啪”,兰克司打掉来茶壶伸过来的手。
  看着茶壶疑惑不解的眼神,兰克司解释到:“本来我是打算直接给你的,不过不知道饭桶从那里看到的悬赏通告,奖金这件事被捅了出来了,所以就充公了,全部当做房款了”。
  “嘭”,茶壶生气的一拳狠狠锤子了桌子上,生气的说到:“饭桶你给我等着,别让我找到机会”。
  兰克司不在意的说到:“你就屈服吧,当做房租就好了”。
  茶壶生气的转身离开,去找林云算账去了。
  “等等”,兰克司都还没喊完,茶壶就已经消失了。
  兰克司无奈地说到:“走那么急干嘛,饭桶现在应该是去陈超家抄家了,你去哪找他啊”。
  摇了摇头,兰克司对着回头望的7086说到:“7086”。
  “是,长官”。
  “这次的事,你也算间接有功劳,这是给你的”。说完就把锦旗递了出去。
  7086开心的接了过来,然后打开一看,“尽忠职守”四个大字映入眼里。
  7086不好意思的问道:“只有锦旗,有没有奖金啊”,说着眼睛还不停的往另一个明显鼓鼓的信封上瞟。
  “有啊”,兰克司理所应当的回答道。
  7086高兴的说到:“真的吗”,说完就把手伸向了鼓鼓的信封。
  这次,兰克司倒是没有阻止他,7086开心的把信封拿在手里。
  兰克司这才淡淡的说到:“等政府什么时候宣布加薪的时候就有了”。
  7086失望的说到:“怎么会这样,那我手里的是什么啊”,说完亮了亮手里的信封。
  兰克司说到:“那是你的个人资料,你一会就直接去国际刑警部找曹警司,你其他的资料都已经转过去了,你去报道吧”。
  7086有气无力的敬了个礼:“是,sir”。
  兰克司挥了挥手:“你去吧”。
  当7086走后,兰克司立刻把十万元支票给拿了出来,装进了口袋里。
  而垂头丧气的7086刚走到外面就被女朋友给看到了,她好奇的问道:“Jackie,你怎么了”。
  7086抬起头看了看:“诗诗啊,我要调部门了,我要去国际刑警部了”。
  “什么”,诗诗的怒吼声传遍了整个警局。
  八分钟后,诗诗丧气的走出Jackie的前上司陈sir的办公室,留下了满地狼藉的办公室。
  然后慢慢地走向了兰克司的办公室,半小时后,诗诗被赶了出来。
  “工作就是工作,还能挑挑捡捡的吗,这件事没得商量”,兰克司大义凛然的说到。
  没办法,诗诗只好把这个消息告诉了Jackie,7086也只好带着文件去找曹警司了。
  另一边,林云带着律师和警察去抄家了,陈超的流动资金已经花光了,所以只好去封存不动产了。
  陈超的女儿女婿站在门口,而警方和管家正在里面封存值钱的东西。
  林云看着门口这对奇怪的组合,好奇的问道:“现在的女人都是这眼光吗”。
  看着站在她旁边呆呆的男人,林云表示我理解不了啊。
  陈超女儿不屑的说到:“要你管,我就喜欢这样的”。
  旁边的男人傻笑了一下,林云揉了揉头,满头雾水的离开了。
  在陈超家里,林云对律师说到:“给他们留点东西,省的把他们都饿死了”。
  没想到律师却否定的回到:“老板,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然后在林云的耳边嘀嘀咕咕了很长一段话。
  林云的表情瞬间变得愕然,惊疑不定的看着门口的俩人,小声的问到:“真的假的”。
  律师肯定的回答道:“真的”。
  “好吧,你去忙吧”,林云站在原地想了一会。
  “要不,赌一把吧”。
  慢慢的下定了决心,林云朝门口走了过去。
  “陈小姐,可不可以单独谈谈”,林云认真的问道。
  “有什么事吗,我爸的财产可都在里面了”,陈超女儿奇怪的说到。
  “跟陈超没什么关系,主要是和你有关”。
  看着林云的神色,陈超女儿想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对丈夫说到:“齐哥,你等我一下”。
  陈超女婿呆呆的点了点头:“哦”。
  然后俩人在不远处聊了很长的时间。
  结束的时候,林云伸出了右手说到:“林云,请多多指教”。
  “陈文汐,彼此彼此,你不把我开了,就不错了老板”。
  俩人一起往回走的时候,陈文汐好奇的问道:“找仇人的女儿当总经理,你就不怕我搞垮你的公司啊”。
  林云不在意的说到:“没关系,反正是实验性质的,而且我更怕你变成黑老大,然后带人来砍我”。
  陈文汐捂着嘴笑了笑:“你太多虑了,我怎么会砍人哪”。
  “顶多叫手下砍你而已,而且先付我一个月工资,我没钱了”。
  林云擦了擦头上冷汗说到:“完全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