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六章 开始

  隔天,林云躺在床上,双眼看着天花板,精神恢复了点。
  “既然短时间内无法回去,那就努力工作吧,不能再让小妹和卷毛担心了”,林云喃喃到。
  早上看着小妹担心的眼神,和卷毛时不时飘来的目光,林云只好硬着头皮吃了一点。
  在林云准备出门上班的时候,小妹突然喊住了林云。
  “阿云,能不能把你桌子的东西送给我”。
  林云一顿:“扔掉吧,反正也坏了,留下来还容易滋生细菌”,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云走后,小妹把家里的书都翻了一遍,发现没有自己想要的的书,于是只能锁上门坐车去书店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小妹回到家,随便做了碗面吃完后,就坐在在沙发看书。
  过了一会,小妹起身把烂桃子和坏苹果拿到沙发前,然后用刀把桃核和苹果籽都挑了出来,把它们表面果肉都清理干净后,数了数。
  “15个苹果种子,两个桃核,应该能种活的一些,这样阿云就不会太难过了”。
  小妹把桃核轻轻的敲碎,然后把桃仁和苹果籽放在温水中,然后放到了自己的房间。
  “等到发芽了,就给阿云一个惊喜,嘿嘿”。
  然后小妹迈着轻快的步伐,去厨房做饭了。
  晚上林云的神色还是不大好,有点阴郁,就连小妹按摩时全力摧残林云的时候也没什么回应,不过小妹似乎习惯了帮林云按摩,就像卷毛习惯了听惨叫声看球一样。
  第二天,小妹把苹果籽从温水中取了出来,用湿纸巾盖着,白天放在屋外,晚上放在房间里。
  2天后桃仁长出了嫩芽,小妹把桃仁出芽的外表皮剥了一半,然后把桃仁和发芽的6个苹果籽一起用湿纸巾盖着。
  到3天后小妹把已经发芽的桃仁和苹果籽一起栽种在花盆里,而且每天检查浇水,检查土壤的湿度。
  过了一周,小妹清晨正准备给种子浇水时,发现5个苹果小树苗和2个桃子小树苗从土中钻了出来。
  小妹扔掉水壶,大声喊到:“阿云,阿云快出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林云的心情渐渐平复了。
  正在和卷毛边吃早餐边聊的林云,突然听到小妹小妹的呼声。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林云和卷毛赶紧朝小妹声音的方向跑去。
  看到小妹站在花盆前激动的大叫。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卷毛和林云问到。
  “发芽了,发芽了,种子发芽了”,小妹兴奋的说到。
  “不就是发芽吗,吓的你老哥我差点心脏病发”。
  “别紧张卷毛哥,有你保镖我在这,放心,我会送你去医院的”。
  “小妹,这个差点要你哥命的小东西是什么”。
  “是苹果和桃子”。
  “我还以为是什么名贵水果呢,这么普通,你至于这么大叫吗”。
  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看林云,“不会吧”。
  只见林云瞬间出现在花盆,看了看,林云表示看不出来,都是几片小叶子。
  突然,林云回头把小妹抱了起来,像个小孩子一样高兴的转了起来。
  50圈后,林云趴在地上,干呕着,小妹拍着林云后背,“感觉好点了吗”。
  “没事了,谢谢你”。
  “哈哈,笑死我了,饭桶你竟然自己把自己转吐了,你是不是觉得小妹长的太丑了”。
  正在帮林云拍着的手陡然一沉“阿云,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的吗”。
  林云突然被猛然增强的力量拍的一呛。“咳咳咳咳”
  “对不起了,阿云,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只是有点晕而已,我晕车,刚刚一高兴就转多了,谢了小妹”。
  “没事没事,谁让我是你债主,你老是那个样子,还这么还债”。小妹装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对对对,饭桶你今天还要跟积哥我出去工作,还不赶紧去准备准备”。
  “好的,我马上去准备”。林云高兴的说到然后就去准备工具了。
  “小妹啊,你还说自己没看上阿云,这个小东西花了不少时间吧”,
  卷毛在一旁坏笑道。
  “别乱说,你在乱说我就生气了,你再乱说我就不给你做饭了”,小妹在一旁威胁到。
  “好啦好啦,当我没说,妹大不由哥了,我的小妹长大了,会关心人了”,卷毛积感慨道。
  随后卷毛积和林云俩人一起出去工作了。
  卷毛在林云忧伤的时候,已经独自组织了一次游行,不过看了林云的样子后就没叫他,之后才发现还是带个小弟爽,于是林云的心情一好就立刻拉壮丁了。
  之后的日子,过得非常的规律,林云大多数时间都在工地工作,在小妹按摩和食补的双重保障下,林云的身体变得很健康,于是很快适应了工地生活。
  慢慢的和其他工人关系也变得融洽起了,还和他们学了不少手艺,测量放线,标高开槽,钢筋绑扎,屋面防水保温。
  还有林云的本家电气安装,林云大专学的专业是电气自动化,结果一实习发现自己连最基本的测量电动机好坏都不会,被带他的师傅狠狠的骂了一顿,“什么大学生,连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会,上的什么破大学”。
  自从那之后,林云再也没有过自己的大专生的身份有个任何优越感,身份只能代表过去,而能力才是决定未来,为了多学一点东西,就算是什么都不懂的老工人,他也很愿意去请教问题,拜师学艺。
  除了工地之外,林云还跟随着卷毛四处游荡,声张正义。
  在这样充实而幸福的生活过了三个月后。
  一个晴朗的早上。
  林云看了手里已经能见人的字,很满意,不枉每个字都那么认真的写。
  “一楼一凤终归爱,万水千山总是情”。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嗯,嗯,好词,好字,字写的真不错”。
  “这个好像在哪看过,管他呢,八成是写过的,不过这次好像蛮配的”。
  这时卷毛的声音传来。
  “我们不愿意做社会的寄生虫,我们不愿意坐享他人辛劳的成果,我们只是给失意的人带来一点快慰”
  “好诶”楼凤门喊到。
  “请问体力劳动是否可悲,请问养夫活儿,所犯何罪”
  “没罪”,楼凤门回道
  “我要向全港市民呼吁,娱乐事业不分贵贱,娼妓合法,人人有责”。
  坐在前排的老太太兴高采烈的鼓掌到“卷毛,讲得真好”。
  林云也站在一旁跟着鼓掌叫好,代价就是结束后被卷毛踹了几脚。
  “你怎么组织的,为什么有那么多老婆婆坐在前面,要不是积哥我厉害,都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那个,不能怪我,她们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非要坐前面,我本来打算拦的,想了想没敢,如果出了事,我那点工资根本不够赔的”。
  “算了算了,我们回家吧,因为我好像也赔不起”。
  开着卷毛“新买的”面包车,几千块买的,不知道几手的车。
  晚上林云躺在床上,看了看正在为他按摩的小妹。
  其实林云想起来了这是五福星开始的一幕,不过林云并没有什么我知道全部剧情,我可以随意改变世界的脑残想法。
  一个世界,可不是一部一个多小时电影可以描述的,就算是一个家,两小时可能连夫妻吵架都拍不完。
  所以林云做不了什么,看了看小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能力保护好小妹和卷毛,毕竟是在工地练了四个月麒麟臂的男人。
  第二天卷毛再次带着林云去工作了,而且林云第一次组织的是一样的原因,都是工厂大量的解雇工人。
  不过今天的老板好像知道苏积的大名,卷毛和林云一到就被请进办公室,给卷毛端茶递烟,顺便拿出三千块送了过去。
  “积哥,嘿嘿,手下留情”。
  不过被卷毛直接扔了,“我苏积做人的原则,绝不做墙头草两边倒,你不要多说什么了,今天我就游行示威,明天我们去两局议员办事处投诉,后天我们就去港督府抗议”。
  “你自己想想吧,我跟你说那么多都是多余的,哼”苏积头也不回的走了。
  “三千块都收买不了你,够找个人狠狠地修理你了”工厂领导说到,不过看到跟在苏积后面的1米85的林云,打消了这个计划。
  “B计划,大烟鬼”
  苏积正在演讲的时候周围的警察围了过来,不过法律并不是完美无暇的。
  “三个人一排,,三个人一排,超过三个人一排就会被控告非法集会”。
  这时一个瘦骨嶙峋的人被推向了卷毛,林云正要动手,就见卷毛使了个眼色,示意不要乱动。
  只见大烟鬼拍了拍卷毛,卷毛刚一回头,就紧紧抱住了他,然后自言自语到:“知道了,嗯,嗯”。
  然后一把推开卷毛大声说到。
  “苏积说了我们不要给资方面子”
  “苏积说了我们可以拆了这家厂”。
  然后指着工厂老板“苏积说了,要修理你,我现在就修理你”,然后就直接冲了上去了,不过你指望一个吸毒的人打人那是不可能的,他能站着已经很不容易了。
  瞬间场面一片混乱,工厂老板趁乱溜走了,到处都是人打人,林云站在外围本来打算去拉着苏积离开,不过卷毛挥了挥手,示意到不要过来。
  警察直接开始抓人,重点照顾的苏积被带上警车,卷毛被带上车之前对远处的林云喊到:“照顾好小妹,不用担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