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一百零六章 画地为圈

  当小妹和林云走在闹市的时候,偶然遇到了一个人。
  林云客气的打了个招呼:“任老爷,许久不见,近来可好啊”。
  任发回答到:“林老弟好久不见啊,难得在集市里看到你啊,今天有何贵干啊,需要我帮忙就直接开口”。
  林云解释道:“无事,只是山里有点不太平,买几只狗来养养”。
  任发不好意思的说到:“我上次卖给老弟你的那几座山,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有野兽伤人的的事情传出来,二位可要千万小心啊”。
  小妹尴尬的看了看林云,心想:“不就是我们俩干的吗,要不然我们买狗干嘛”。
  “我们会小心的,就不打扰任老爷了,以后有时间再一起喝茶”,林云打了个哈哈,就带着小妹离开了。
  任发奇怪的看着俩人,“走的这么急干嘛啊”。
  管家问道:“老爷这两个是什么人啊”。
  任发回到:“两个卖盐的暴发户,最近好像又开始在卖油了,赚钱的速度很快啊”。
  管家说到:“在任家镇,还不是老爷你说的算,一个卖私盐的,随随便便不就收拾了”。
  任发认真的说到:“你以为我不想啊,这小子趁火打劫,从我这里把那几坐山抢走的时候,我就已经找人收拾他们了,不过没想到他们竟然有盐引,而且有大帅发令了,绝对不允许动他,谁动谁死”。
  管家吓了一跳,“为什么啊?”。
  任老爷好笑到:“你也不想想现在盐税有多重,这个小家伙的盐,可是那些民国官员的心头肉啊,都等着他下锅呐,他,我们还是少得罪比较好”。
  然后俩人就接着去收租了,任发边走还边想,“听说这夫妇俩都是道士,我是不是也找个道士看看我们家的风水,这十几年都不顺啊”。
  另一边,正在走路的小妹问道:“他是谁啊,你这么客气”。
  林云解释道:“任家任发,本镇最大的地主,周围的土地大部分都是他的,而且镇上一大半商铺也是他们家的,是个不是在收租,就是在收租路上的男人,得罪不起啊”。
  小妹捂着嘴笑道:“你是不是很羡慕啊,我一看就知道你羡慕嫉妒恨了”。
  林云反驳道:“我林云是那么低俗的人吗,我会羡慕他,怎么可能”。
  小妹停了下来,盯着林云说道:“真的吗?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
  十秒后,林云垂头丧气的认输了,“好吧,我承认这是我曾经的梦想”。
  “嘿嘿,我就知道”,小妹笑着接着往前走了,不在意的说道:“等你赚够了钱,就把任家镇买下来就是了,小意思了”。
  林云无语到:“可能吗,我可不觉得的,那老头会卖给我”。
  小妹回头看着林云,激励到:“那就再造一个任家镇就是了,反正你不就是欺负他们,不了解大规模工业化的生产力吗”。
  林云赶紧捂住了小妹的嘴,小声说道:“你别瞎说,我可是凭实力赚钱的”。
  小妹掰开了林云的手,不屑的说道:“我到你的世界才知道,原来你的公司都是照抄的,什么黑水啊,波音啊,汇源啊,晓天啊,还要我说吗,你个盗版大王”。
  林云反驳道:“你别瞎说,我可是都是自己想的,而且黑水是一家雇佣兵公司,我的石盾可是家保安公司,汇源都快破产了你知道吗,我只是借鉴了一下他们的思路而已”。
  小妹鄙视的说道:“你够无耻,我相信你,不过下面的这些可爱的小狗我都要”。
  林云看了看下方的篮子里的小奶狗,数了数,问卖狗的老头:“八只一共多少钱啊”。
  老头客气的说道:“你看着给就行了,散串的不值钱”。
  小妹随手就扔了一块大洋给他,然后林云就提着篮子往牛市走了过去。
  老头子目瞪瞪的盯着地上的银元,周围的摊贩也都吓了一跳,然后纷纷往老汉身边凑。
  奉承到:“老大爷,你够幸运的,遇到了不问世事的少爷和少奶奶”,“见者有份请我们喝一杯”,“对对”,一群人围着起哄。
  老头子回过了神,一把拍开了伸向银元的手,“给我滚,老头子的心还没黑到这种程度”。
  说完就把银元揣进了口袋里,收拾了一下东西,往林云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老头子内心挣扎的追着林云,一直追到了牛市门口,把林云和小妹追丢了。
  瘫软在地的老头,哆哆嗦嗦的拿出了银元,挣扎了半天,最后坚持到:“昧心钱不能收啊”。
  过来一个小时,林云和小妹出了牛市,往镇子外走去。
  “等等,你们给的钱太多了”,老头子喊道。
  两人回头看了看,林云认栽的说道:“恭喜,你赢了”。
  “嘿嘿,我会输吗,你也不想想”,小妹笑嘻嘻的把小宝给了林云,拿起了狗篮子递给了老头,问道:“老伯贵姓啊”。
  老头接过了篮子,顺手递出了银元,笑道:“老头子没什么姓,其他人都叫我老树头”。
  小妹没接钱,接着问道:“老伯,你家是干什么的”。
  老树头回答道:“任老爷家的佃户,家里的母狗怀了,养不起就拿出来卖了”。
  小妹回头看了看林云,林云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小妹笑着对老树头说道:“我们想雇佣你为我们养狗,八只狗太多了,我没时间养”。
  老树头直接说道:“没事,我帮你养,给点饭吃就行了”。
  小妹不在意的说道:“剩下的事你跟管家说吧,我们就先走了”。
  然后小妹和林云就走了,牛市里走出了一个牛队,为首的管家拍了拍老树头的肩膀,“钱收起来吧,那是你的搬家费,小心被人给抢了,跟我走吧,我带你认认地”。
  老树头把钱赶紧收了起来,连忙跟了上去。
  管家指使下人们把老树头的东西都拿好,然后跟老树头谈了谈工钱,基本上管家说多少,老树头只负责点头,不负责摇头。
  半天后,牛队到达了大山口,管家停了下来:“都休息一下,等会接着赶路”。
  众人议论纷纷,“这里不就是那座野兽发狂的大山吗”,“没错”,“就是这儿,我知道”,“管家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很危险啊”。
  管家厉声骂道:“别吵,你们给我跟着就行了,别废话,出事了,医疗费我家老爷出”。
  众人只能放弃挣扎了。
  半个小时后,林云拎着剑走了出来,管家连忙上前说道:“老爷,你没事吧”。
  林云不在意的说道:“没事,都跟着我,进山”。
  管家立刻回答到:“是,老爷”,然后朝身后的众人喊道:“启程出发”。
  一行人在满头雾水中进了山,在林云的带领下一行人平平安安的到了山庄所在的山谷。
  众人赶紧卸货,收拾,赶牛。
  林云等了半个小时,喊道:“要走的,跟我来,其他人不许随意出谷”。
  “是”,众人急忙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启程回去了,只留下了几个仆人和老树头。
  小妹跟几个仆人吩咐了一下住宿,就带着小宝去跟小狗狗们去玩了。
  过了几天,宁静的山谷被小妹和林云新斩出来的剑圈所包围,剑痕中貌似残留着林云和小妹的意志,四个字:“过线者,死”。
  “汪汪汪”,深夜里,老树头的大狗又叫了起来,小妹在床上踢了林云一脚,骂道:“快去搞定,你的剑意屁用都没有”。
  林云无语的起了床,拿起了剑,无语到:“真麻烦,这些家伙的的感觉可真够敏锐的,而且还都不怕死”。
  黑夜里,一道剑光闪过。
  第二天,山庄里的吃起了大蛇羹,就连小奶狗们也都喝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