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八十二章 祛毒

  蚊子胆惨叫的时候,伤口和糯米粉之间瞬间冒出了黑烟,睁开眼的林云惊讶的说道:“老林你的陈年糯米好厉害啊”。
  按着蚊子胆的伤口的林正英得意的说道:“那当然了,要不然怎么做你师父”。
  林云立刻讨好的说道:“分我两吨吧,以防万一”。
  林正英只是颤抖的说了一个字:“滚”。
  林云不屑的鄙视道:“小气鬼”。
  林正英鸟都没鸟林云,过了一会,看着不叫的蚊子胆说道:“你放心吧,敷了药就没事了,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到底在什么地方被咬的”。
  蚊子胆一听到没事了,立刻就胡说道:“我和邻居的小孩子完~”。
  林正英生气的打断了:“算了算了,你先回去吧”。
  蚊子胆立刻想抽回被闭着眼睛的林云按住的手,没想到,抽了几下都没抽动,只好开口道:“林老板,你可以放手了,你师父都说没事了”。
  林云睁开眼睛,放开了手,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没事了,是没救了,你明晚可能就要变了”。
  夏友仁立刻嘲讽道:“我岳父都说没事了,你这个做徒弟的乱插什么嘴”。
  蚊子胆满怀期望的看着林正英,没想到林正英却摇了摇头,说道:“尸毒攻心,你来的太迟了”。
  蚊子胆惨叫到:“什么”,然后立刻朝林云跪了下来,求到:“林老板,你一定要救救我,教授都说你是香港唯一可能存在的有道之士了,你一定有办法的”。
  林云开口到:“把地方说出来,我可以尝试一下,我没办法保证”。
  蚊子胆二话没说,就把窝点给说了出来。
  林正英一听立刻就冲了出去,夏友仁一看林正英的样子,心中想到:“一定有大事情,发财了”,然后赶紧就跟了上去。
  林芝一看也跟了上去,阿炳看了看林云,拜托到:“阿云,帮忙看一下药铺,我去帮忙”。
  林云立马拉住了他,说道:“别急,有的是时间,把陈年糯米都拿给我”。
  阿炳连忙去搬陈年糯米了,林云则对蚊子胆说道:“把衣服都脱了”。
  蚊子胆捂着胸口,说道:“你干嘛”。
  林云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蚊子胆,解释道:“只要被抓伤,都有可能中尸毒,你不会就胳膊被咬了吧”。
  蚊子胆边脱衣服边说道:“那到不是,只是没什么感觉”。
  林云看着蚊子胆满身的腐肉,好奇的问道:“你是不是和僵尸滚床单了,怎么这么多伤口啊”。
  蚊子胆连忙说道:“我是因为和僵尸搏斗太激烈才会身遭重创的,你别乱说啊”。
  这时阿炳搬着一大麻袋糯米走了进来,看到蚊子胆的样子瞬间吓了一跳,问道:“客人,你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啊,身上怎么这么多腐烂部位啊”。
  蚊子胆可怜兮兮的看向了林云,问道:“老板,怎么办”。
  林云说道:“自己拿糯米往僵硬部分抹,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不要怕疼”。
  然后对阿炳说道:“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咬他的就是僵尸,很危险的,你还去不去”。
  阿炳不在意的说到:“没事的,烂命一条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云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有我当年的风范,我给你几样东西,你看着用”。
  林云从包里拿了两样东西递给了阿炳,金钱剑和八卦镜。
  给我阿炳之后,林云咬破了两只中指,放在两样法器上,喊道:“法器开封”,瞬间往两样法器灌注了法力,两样法器都散发出了了微弱且不平均的光芒。
  林云兴奋的问道:“帅不帅,就问你”。
  阿炳无奈道:“帅帅,太帅了”,说着就赶紧拿着东西往外走,林云赶忙说道:“等等,你等老林回来跟他一起走,药铺就先关了吧”。
  阿炳奇怪的问道:“老板不是走了吗”。
  林云问道:“你手上的是什么”。
  阿炳回答:“法器啊,哦对了,老板什么都没带”。
  林云点了点头,然后从包里翻出了朱砂绳,把一旁惨叫的蚊子胆给死死绑住了,然后一手拎着糯米袋,一手拎着蚊子胆就走向了车子。
  到车前的时候,林云把后备箱洒满了糯米,然后把蚊子胆扔了进去,“啊~”,蚊子胆的惨叫响破了天际,而且身上还不断冒出了黑烟,林云立刻关上了后备箱。
  把剩下的糯米放在后座后,林云就开车去买东西。
  天黑了林云才到了家,车一停,林云从包里拿出枣木钉和镇尸铃慢慢的打开了后备箱,问道:“蚊子胆你还清醒吗,出个声”
  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回应,林云连忙回屋拿了个手电筒过来照了照,看到里面的情况后,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昏倒了,吓了我一跳”。
  林云往二楼走了过去,不过在路过一楼的时候,看着一堆人在哪里谈笑风生。
  林云实在忍不住问道:“你们这么晚在我家干嘛啊,蹭饭啊”。
  正在打麻将的曹警司回到:“还不是你惹出来的事,我们是来避难的,一看到你门口的架势,我现在很确信,你是真正的道士”。
  马文山打了一个白板后,也说道:“你当初为了当道士闹出了那么大动静,多少还是有点用的”。
  宋山一把推到了自己面前的牌说道:“糊了”,然后得意的说道:“这里现在是全香港最安全的地方,不在这待着,还去哪里啊”。
  “哼”,林云冷哼一声,让后去了二楼,结果二楼小妹带着一群女人在上面搓麻将,林云没好气的问道:“二楼的东西啦”。
  小妹回头回答到:“我们把东西都堆到了三楼,现在上面一点地方都没有了”。
  林云冷冰冰的看了看她们,“哼~”,然后又回到了屋外。
  陈文汐问小妹道:“他不会生气了吧”,小妹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没事的,他就这样”。
  林云走到屋外后,“啪啪啪”,左右开弓抽着蚊子胆的嘴巴子。
  抽了十几下后,停了下来,问道:“能不能说话,现在想不想咬人啊”。
  蚊子胆肿着脸说道:“咬人倒是不想,不过现在我非常想揍你,不知道可不可以啊”。
  林云点了点头,边解朱砂绳边说道:“还行”。
  蚊子胆开心的说道:“那我是不是没事了”。林云不屑的说道:“不要做梦了,去把车后座的石磨搬下来,从地上拿点糯米磨成糯米汁,然后自己泡进去,我去给你熬点糯米粥”。
  蚊子胆满不在乎的回了声:“哦”,林云更不在乎的说道:“你进去看看你的眼睛吧,你就快要变了”。
  说完,林云就提起了陈年糯米去熬粥了,蚊子胆赶忙跑了进去找了个镜子看了一眼。
  然后熬粥的林云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啊~”,林云看了面前的五个砂锅,点了点头,自恋到:“果然是要变了,连惨叫声都变了”。
  等林云熬粥一起端出去的时候,发现一群人全围着蚊子胆指指点点的,曹警司看到林云端着粥,立刻伸手笑道:“还有夜宵啊,不错,不错”。
  不过迎接他的是林云冻死人的目光,曹警司只好讪讪的收了手,林云解释道:“这是给人救命的,不是宵夜”。
  林云越过人群,看到了满身大汗蚊子胆,正在拼命的转着磨,林云给了小妹一碗糯米粥后,走到了蚊子胆跟前,看了看木桶里的糯米汁,点了点头。
  满意的说到:“坐进去,把粥都喝了”。
  蚊子胆接过了托盘,立刻就坐进糯米汁桶里喝了起来。
  然后林云又从车里把蛇和鸡拿了出来,把蛇扔进了糯米汁里面,把鸡给宰了,鸡血混合着朱砂,墨汁,糯米汁,然后搅拌均匀。
  四周的人都静静的看着林云,是人都知道这个暴露狂有问题了。
  林云沾着特制的墨汁,用法力在木桶的上下刻画着驱邪除煞的符文,木桶中央则以大大的《林云在此》为阵法核心。
  马文山忍不住开口劝道:“老板你自恋就算了,能不能不要在这种时候出什么幺蛾子啊”。
  “嗯嗯”,“没错,你别瞎搞啊”。
  林云只是喊道:“小妹把我的青铜葫芦拿来”,睬都没睬牢骚的众人,只是在旁边默默的闭目养神,恢复法力和精神。
  小妹冷冷的开口道:“看,可以,不要再废话了,不懂就不要随便开口”,然后去把装满灵气的青铜葫芦拿了出来。
  林云在休息了两个小时后,恢复了不少的精神与法力,泡在糯米汁的蚊子胆,看着林云苍白的面孔担心的问道:“老板,你要不要紧啊,要不明天再来”。
  林云摇了摇头:“没时间了,你不要以为我是真的在开玩笑,你体内的尸毒已经被激发出来了,只能毕其功于一役,明天这些招就都没用了,我现在全力施法,可能很痛但是你绝对不能出这个木桶,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蚊子胆坚定的点了点头:“我如果跑出去,老板你就杀了我吧,我蚊子胆绝没有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