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七十章 嚣张

  小妹一接完曹警司的电话,就立刻把小宝给了吴妈,自己则去了林云的收藏室,不一会儿,还在惨叫的林云面前多了一个锋利的刀尖。
  小妹冷着脸说到:“别装了,快带我去,要不然我现在就把你给阉了,省的我天天提心吊胆的”。
  林云睁大眼睛一看,吓了一跳,求饶到:“小妹,你别冲动,有话好说,我现在就带你去”。
  “那还不快走”,利剑归鞘,小妹先去车上。
  林云苦笑着对吴妈说道:“小宝就拜托你照顾一下了,奶已经喂过了,我们要去药铺就不带她去了,会尽快回来的”。
  吴妈高兴的回到:“好的,先生,请放心吧,照顾孩子我有经验”。
  看着林云小跑的离开,吴妈笑了笑,对着小宝说道:“你爸妈感情真好,对不对啊小宝贝”。
  “咿呀咿呀”,小宝回答到。
  林云一上车就赶紧启动出发了,看着小妹冰冷的眼神,吓得都超速了。
  过了三十分钟后,林云尴尬的看着小妹问道:“哪个,七重天西餐厅在哪啊”。
  小妹揶揄到:“你跟你姘头幽会的地方,你会不知道在哪”。
  结果就是导致,林云一路开车一路问人,才到达了目的地。
  停好车后,林云气愤的说道:“边缘人这个王八蛋,你给我等着”。
  而另一边,小妹空着手,挽住了林云的胳膊,温柔的劝到:“别说了,我们去找人吧”。
  林云看了看小妹,说道:“气消了,那走吧”。
  两人在四周打听了一下林氏药铺在哪里,得到答案后,就朝目的地进发了。
  一进药铺,就听到药铺的伙计招呼到:“先生,女士,请问是看医生还是抓药啊”。
  林云看了看周围,说道:“找人,我找林师傅,他人在吗?”。
  只见伙计对后面喊道:“师父,有人找你”。
  这时,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说道:“阿炳,你先带他们去诊室,我要处理一点药材,马上就好了”。
  阿炳回到:“好的”,然后转身对小妹和林云说道:“两位,请跟我来”。
  小妹和林云俩人就一起到了诊室,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一个带着一字眉的人走了进来,坐在椅子上问道:“你们两位谁看病啊”。
  林云搞怪到:“你觉得是谁”。
  林正英仔细的看了看两人,说道:“我看两位的面色红润,看不出来什么问题,两位把手伸出来,让我把把脉”。
  林云把袖子一提,手放了脉枕上面,林医生把了一会脉,说道:“换另一只手”。
  把完之后,林正英心里卧槽了一声:“这人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吧,身体壮的跟头牛似的,有个屁毛病啊,比我都健康”。
  然后和蔼可亲的看向了小妹,“小姐,我来给你把把脉”。
  然后睬都不睬林云,直接就换了个目标。
  把了一会脉后,林医生诊断到:“产后有点气虚,我给你开点补气的药,半个月后保证复原”。
  然后一边开着药方,一边问道:“你生产多长时间了”。
  小妹想了想:“一个多礼拜了”。
  林医生一头栽在了桌子上,苦笑道:“两位确定不是来耍我的”。
  然后爬起来,收拾了一下诊具,问道:“两位来此有何贵干啊”。
  林云和小妹笑了笑,“我们就是来找你的,谁告诉你我们是来看病的”。
  林云还说到:“咋俩还是同行呢”。
  林正英没好气到:“所以你是来踢馆的了”。
  “砰”,两沓钞票扔在了林正英的面前,林正英直勾勾的看着他,没有拿。
  林云开口解释道:“我从我朋友那里打听到,你是个道士,所以想跟你学点东西,这两万块是拜师礼”。
  林正英看了看面前的钞票问道:“贵姓啊”。
  林云回答到:“我姓林,叫林云,旁边是我的妻子,叫苏珊”。
  林正英想了想,说道:“看在咱们俩同姓的份上,我就收了你了”,然后桌子上的钱,就消失了。
  林正英起身离开了,二楼一阵“霹雳卡拉”,翻箱倒柜的声音传来。
  不一会头上顶着蜘蛛网的林正英走了进来,扔给了林云一本线装书,“你按里面说的练气法门练出法力后,再来找我”。
  林云生气的说到:“你都不教我,我怎么练啊”。
  林正英无奈的说道:“我自己都没练出法,力我怎么教你啊,现在的世界灵气已经枯竭了,我就没听过有什么人练出过法力,而且现在的妖魔鬼怪也几乎消失不见了,练出来也没什么用了”。
  林云一听,反驳道:“那如果出现了,你怎么办”。
  林正英无所谓到:“不要紧,随便拿个开过光桃木剑砍死就是了,反正也不是所有的法器都需要法力来炼制,doyouunderstand”。
  小妹赶忙拉着要爆起的林云,连忙回答道:“OKOK”。
  然后就把林云拖走了。
  林正英在后面喊道:“逢年过节的茶礼可一样不能少,要不然我把你逐出师门”。
  林云暴躁到:“我要杀了你,你给我等着”。
  这时,一个女人走进了诊疗室,问道:“爸,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有人闹事,我去把阿仁叫过来”。
  林正英喝了口茶,笑着说道:“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找茬,我略施手段小惩一番”。
  然后冷着脸说道:“不要再跟阿仁来往了,这小子看不上我的药铺,我告诉你,谁要是娶你就必须继承我林家的药铺,要不然免谈”。
  “哼,再也不理你了”,阿芝生气的跑了出去。
  林正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到:“我可不想,我林家的药铺在我手上断掉,这可是两代人的心血啊,你还真以为这家药铺不值钱啊,夏友仁跟你走的近,还不是夏家的吝啬鬼指示的,正当我不知道啊”。
  然后林正英又陷入了苦思冥想中。
  而另一边,林云开着车到了一处高楼停了下来,楼下的石盾保安立刻上前敬礼到:“老板,事情已经搞定了,请指示”。
  “嗯”,林云回了个礼,然后跟着保安一起到楼顶上去了。
  楼顶只见边缘人的双脚被安全绳绑住,双手也绑着一样东西,脸色苍白的站在楼的边缘。
  林云上前架在边缘人的肩膀,笑着问道:“你一定还没玩过蹦极吧,今天让你体验一下”。
  边缘人哭着说道:“老大,我不是故意的,你就放过我吧”。
  林云手轻轻一推,“啊~”,边缘人的惨叫响破天际。
  林云大声喊道:“这件事要上帝跟我谈,你先去问问他有没有时间”。
  然后搂着笑嘻嘻的小妹,对旁边的石盾员工说道:“等会再拉他上来,先晾他一会,要不然我们的横幅不是白做了”。
  石盾保安敬礼到:“是”。
  只见,吊在楼中央的边缘人的手下挂着横幅,上面写道:“绳龙牌安全绳,你值得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