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灵材大盗

  当林云指使管家东奔西跑了一个礼拜后,终于在各方的妥协下,任家镇的初步管理机制生产了出来,镇长正式拥有了合理权力,不像以前只是任发的代言人而已,而且各种赋税也逐步合理化了。
  在林云的反叛下,原来根本不存在的商税也冒了出来,林云在盯了一个月后,就和小妹带上小宝踏上了旅程了。
  在小宝一路的欢声笑语中,林云找到了一个灵气充沛的山头落了下来。
  小妹坐在悬崖边拿出了便当,喊道:“别玩了,还没玩够啊”。
  “嗖”,两人瞬间出现在了食物旁边,豪迈的吃了起来。
  结束后,林云捉了只小鹿让小宝骑后,就和小妹仔细的搜寻起了灵药和灵材,从这座山搜到那座山,天高三尺,一根灵草也不放过。
  之后,偶然的情况下,林云和小妹的技能又多了一种,挖矿,哪里有什么灵铁啊,灵铜啊,灵矿啊,哪里就有林云和小妹的身影。
  小妹的铁手练得那叫一个炉火纯青,而林云也成功的使寒光剑变成了挖矿神器。
  一年后,林云和小妹在一座山挖东西的时候,一个恍然大悟的声音出现在了两人的背后,“两位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灵材大盗吧”。
  小妹和林云猛地回头,盯着眼前这个有头发的和尚,上下扫视了一下,放心的说道:“筑基初期,打不过我们,没事,继续”。
  小宝看了看,没在意就接着玩亮晶晶的小灵石,还趁林云和小妹不注意就往嘴里塞一颗。
  和尚的女徒弟吓了一跳,急忙说道:“两位施主,孩子吃了块石头,快让他吐出来”。
  “我去,你这败家玩意”,林云回头直接给了小宝一个脑瓜崩,“你老爹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灵石,不是给你的零嘴,赶紧给我去跑步去”。
  “哇~”,小宝捂着脑门,一把抱起了灵石,一路哭,一路跑。一路喊:“爸爸坏坏,我不要爸爸了”。
  女徒弟着急的说道:“山里有蛇,小心点”,说完就赶紧追了上去。
  和尚来到了林云的旁边,温和的说道:“施主啊,这里是小僧的道场,你们好歹给小僧个面子,小僧特意培植灵药都快被二位摘光了”。
  小妹不在意的说道:“灵药又没写你的名字,怎么证明是你的”。
  林云烘托到:“没错,这座山是你家的吗,你有这座山的地契吗,我们俩可是有民国大总统亲自颁发的采矿证和伐木书的,你个什么都没有的家伙给我滚远点”。
  老和尚气呼呼的下山找帮手了,山下,老和尚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四目,四目,有人偷挖你的铜矿了,你的铜矿见底了”。
  “什么~,谁那么大的狗胆”,只见一个带着眼境的道士拿着铜剑怒焰滔天的进了山。
  四目边跑边问道:“一休老秃驴,人在哪?”。
  一休笑嘻嘻的说道:“就在你灵矿哪里,你的灵矿已经快见底了”。
  “什么~,你这老秃驴为什么不阻止一下”,四目骂道。
  一休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两位修为比贫僧高那么一丢丢,所以贫僧特意邀道兄相助”。
  “什么,这么高的修为”,四目心一横:“不管了,偷了我的东西,贫道今天和你们拼了”。
  两人直接朝小妹和林云冲了过去,“砰”,”砰”两声,瞬间两人又被直接被打了回来。
  四目看着切口光滑的断铜剑,问道:“我靠,这么厉害,老秃驴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烫烫烫”,一休急忙吹了吹胳膊上的手印,猜测的说道:“根据贫僧所知,好像是灵材大盗啊”。
  四目无语的说道:“我去,那你还招惹他们,嫌命长了你”。
  一休不在意的说道:“不挣扎一下,到时候被其他道友知道了,小僧面子上过不去啊”。
  四目无语到:“贫道又不在乎这种事,你喊我干嘛”。
  “小僧怕他们两个人一起朝我动手,我招架不住,所以才特地找道兄帮个忙,谢谢道兄了”,一休感谢道。
  四目龇牙欲裂:“你这个死秃驴,我要杀了你”,四目拿着断剑满山追杀起了一休。
  傍晚的时候,小妹说道:“我们走吧,剩下的明天在挖”。
  林云看了看天色:“行”,“小宝,走了”。
  这时,小宝和和尚的女徒弟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小宝笑嘻嘻的说道:“妈妈,今天我们留下来吧,不去镇子上了,我要和菁菁姐姐玩”。
  菁菁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了,把她弄得这么脏,衣服我会帮忙洗的”。
  小妹不在意的说道:“不要紧,小事情吧了”,然后就对小宝问道:“晚上还想玩啊,那我们今晚就住着吧”,然后转头朝林云命令道:“老贼,没听到你女儿说的话吗”。
  林云立刻说道:“OK,马上好”,说完立刻就不见了,而山下瞬间有十来根大树倒了。
  三个女人走到半路上的时候,就遇到了鼻青脸肿的四目和一休,菁菁担心的问道:“师父,你没事吧”。
  一休说道:“没事,只是不知道女前辈为何到处盗取灵材啊”。
  四目也好奇的问道:“贫道也很好奇,为何两位挖进我茅山福地还能活着出来,而且我们茅山还没对两位发布任何通缉令”。
  小妹笑了笑:“你们茅山的老祖人都很好的,每个人还都送了我们不少好东西,才把我们赶出来的”。
  四目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啊,福地里的金丹老祖的脾气可都臭的很,当初我筑基的时候可是被骂的狗血喷头”。
  小妹看了看四目,推测到:“八成是因为你筑基的时候取巧了,借助符篆筑的基”。
  四目不信道:“不会吧,我们这一代所有的人可都是练就本命符篆筑的基,筑基丹早就没有,吸收灵气的话,还不知道吸到猴年马月才能吸够,不借助本命符篆根本就不可能筑基的”。
  一休调笑道:“所以你们才会被骂啊”。
  四目直接反击道:“你个老秃驴,不也是借助舍利子才筑基的,有什么嘛好嚣张的,在这个灵气稀薄的时代,不取巧筑基无望”。
  小妹教训道:“取巧也不是没代价的,你们茅山的筑基修士全都法力稀薄的,基本都是金丹无望了”。
  一休问道:“那不知前辈何日问道金丹啊,到时候也好请教一下”。
  四目鄙视到:“老秃驴生气就直说,拐弯抹角的”。
  小妹笑了笑:“我和我的丈夫都不走金丹大道,一旦凝液成丹,就等于放弃了肉身了。我们不愿意啊”。
  四目不屑的说道:“天仙大道乃是现存唯一可能成仙的存在,前辈二人误入歧途了,练体只有上古的巫妖二族修炼,终究神通不敌天数啊,请前辈三思啊”。
  小妹笑了笑:“道为己出,只修本心,外物如何,与我何干”。
  四目和一休瞬间一震,拱手道歉道:“失礼了前辈”。
  一行人慢慢悠悠的走下了山,只见四目和一休的房子旁边出现了一栋精致的木屋。
  四目看着木屋旁边,惊讶的问道:“家乐,这房子是怎么回事啊,刚才不是还没有吗”。
  家乐目瞪口呆的回答,哆哆嗦嗦的回答道:“师父,刚,刚,刚才建起来的,没一会功夫”。
  这时,林云从屋里钻了出来,高兴到:“女儿,你的小屋怎么样啊”。
  “啵”,小林蕾抱着林云亲了一口,“谢谢爸爸”,然后拉着菁菁说道:“姐姐,跟我来,我带你了玩我的玩具”。
  小妹邀请到:“几位请,今天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