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十九章 步入正轨

  林云在受伤和治疗中,过去了五天,把其他三人的底也摸了出来。
  排气管会蛇拳,第二天,排气管除了让林云练身体的柔软能力之外,排气管还搬出来一盘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铁沙,让他练铁砂掌,“赶紧插,锻炼锻炼手指头的力量,要不然手指头没力量,蛇拳也没什么威力”。
  “蛇拳一共分为两部分,一为软功,增加身体灵活的灵活性,二为硬功,增强自身杀伤力,软硬兼备,方能无往而不利”。
  “还不赶紧动手,站着干嘛”,然后眯着眼睛站在旁边笑嘻嘻的看着。
  当林云今天从医馆回来的时候,十指都缠上了绷带,有点像泰拳手,双手跟个木乃伊一个模样。
  小妹一直水汪汪的看着林云,搞得林云只能飞快的吃完药膳,然后拉着小妹赶紧回了房间。
  林云和小妹走了之后,茶壶对排气管竖起了大拇指,“还是你行,你明天惨了”。
  排气管奇怪的问道:“怎么了,我是按卷毛的方案办的,有什么问题啊”。
  兰克司恨其不争的说到:“你就不能不让他的留下明显的伤口,或者能让医生治好的伤吗,啊,你完了”。
  凡士林幸灾乐祸的说到:“你想想茶壶昨天吃的东西,明天说不定就是你了”。
  排气管惊恐的说到:“我去,你们怎么不早说,早知道我就不直接上铁砂了”。
  想想今天小妹温柔给茶壶夹得菜,排气管就好奇的吃了一口,差点没被齁死,那盐放的标准不是按勺而是按袋放的。
  卷毛不在意的说到:“没事,你不是一直都想小妹给你夹菜吗,机会来了”。
  排气管一脸痴汉的说到:“对哦,咸就咸点,只要是小妹夹得就好”。
  兰克司摩拳擦掌的说到:“好了好了,明天看我给你们演示演示,看看什么叫做不露外伤而经骨寸断”。
  而此时林云和小妹则双眼对视,小妹语气强硬的说到“不要练了,反正你又不用出去混,我们一起安安静静地生活吧”。
  “我练的不是武,我练的是心,我不想像以前一样,随随便便就放弃,我的前半生失败了,我不希望我的后半生也失败”,林云坚定的看着小妹。
  “我想改变,以前既然不用功,我现在就要为此付出代价,你会支持我的吧”。
  小妹先败下阵来:“好吧好吧,你要学就学吧,不过要保重自己啊,还有明天我要让排气管好看,哼”。
  “都听你的,大管家,还有不要太过分了,要不然他们一怕就不会认真教我了”。
  “练武就是在不断打磨身体,要不然怎么可能变强呢”。
  “好啦好啦,我们睡吧”。
  第二天,兰克司让林云见识到什么叫关节技:“锁喉”,“三角绞”,“十字固解锁”。
  伴随着林云的一声声惨叫声,结束了为期一个半小时的武术训练的时候,林云感觉到身体各个骨骼都在悲鸣,喉咙干咳。
  吃药膳的时候,小妹奇怪的看着林云心想:“今天好像没受什么伤,还是兰克司知道照顾人,今天给他多加点菜”。
  当林云坐在病人椅上,孙老头把着脉,“你找的人学的东西还真多啊,虽然我知道你小子没什么节操,但是你也不能全扔地上啊”。
  说完就写了个药方:“经络有点受伤,拿着药方去找小赵,顺便学学怎么认药和煎药”。
  当林云走出房间时,“臭小子,记得给钱,你用的药太多了,我都快破产了”。
  “知道了,小气的老头”。
  林云熬了好几次的药,先是熬糊几锅,终于成功一把后,把熬好的药给孙老头看了看,孙老头一闻:“伸劲草少了二钱”。
  “我去你的秤也太难用了,我根本就不会啊,您老就不能跟上点时代,买个电子秤不就行了,真是的”。
  孙老头生气的说到:“滚,这是传统,要你管,你要买自己买去,滚回去接着熬”。
  林云熬了一天终于熬好了,顺便还把药材记住了:大黄、红花、羌活、独活、续断、乳香、没药、草乌、血竭、伸筋草、透骨草、五加皮、海桐皮、威灵仙、骨碎补、凡士林。
  伸筋草和透骨草是主药,可以根据不同情况加减,而且辅药中还有一味叫凡士林,看来他把妹把的已经比病入膏肓了。
  喝完了药,林云就回了家,一觉过后,身体果然好多了。
  第五天轮到了凡士林,凡士林感慨道:“终于到我了,我来教你形意拳,俗话说的好,太极十年不出门,形意一年打死人”,“形意拳的威力是最强的,今天我教你形意里面的虎,蛇,鷹三形”。
  林云:“那其他九形啦”,
  凡士林气急败坏的说到:“你能把三形学好就不错了了,赶紧站好我教你虎形和鷹形,蛇形你跟排气管学就行了”。
  这时兰克司幸灾乐祸的说了一句:“他就会两样,其他都不会,他学武就是为了耍帅的,根本就学几天”。
  “滚,我教徒弟关你什么事,不要随便打扰我”。
  “虎形有六种练法,虎扑,虎托,虎抱,虎拦,虎截,虎撑”,说完把招式一一演示,然后把如何使劲说的一清二楚,昨晚凡士林特地查的书,他早就忘了。
  “好了,现在开始实战吧,我来和你对练,只准用虎形”,说完摆出了虎扑的架势。
  排气管好奇的问到:“凡士林这也太直接了吧,林云不会同意吧”。
  茶壶:“那到不会,饭桶还是蛮想学武的,不过我觉得凡士林不一定打的过林云啊”,说完比划了一下俩人的身高。
  排气管:“咦,你说的没错,万一凡士林被打了,那就搞笑了”。
  兰克司撇了他们一眼:“两个笨蛋,这两个虽然都被女人掏空了身体,但是你也不看看饭桶吃的是什么,凡士林吃的是什么,凡士林的身体肯定没有饭桶的好,不过结果可能不一样”。
  茶壶羡慕的说到:“大鱼大肉,还天天吃药膳,比我学艺的时候好多了”。
  排气管奇怪的:“那为啥,不是饭桶赢啊”。
  兰克司:“只能用虎形拳,到时候饭桶肯定挨打,而且打不过的时候,可以直接说他的姿势错了,重来啊”。
  茶壶排气管兰克司“我去,这招好厉害,不但可以光明正大的揍他一顿,还能不用被小妹折磨”。
  结果可想而知,林云招式都没不会使,只能被狠狠地揍了一顿,艰难的用虎形拳招架。
  这天,把林云揍的鼻青脸肿的凡士林没有被小妹折磨,其他三人对视一眼:“嗯”。
  就这样五日习武结束了,周六林云去了赵凌志的国术健身班准备正式开始学习了。
  赵凌志看着的林云很是热情啊,“我还以为,你只是帮那个卷毛脱身而已,吃了那么多烧烤我的气就消了,没想到你还真来了”。
  林云看了看周围没有几个人:“看来和泰拳的争斗对香港国术界的打击很大啊”。
  赵凌志叹了口气说到:“没错,全军覆没对国术的打击太大了,现在没什么人学国术了”。
  “我认为啊,国术到底还是看使用的人,天天在舞台上表演,而不努力修行,被打败也是理所应当的”。
  赵凌志赞同到:“没错,只学了点套路,整天就知道招摇过市,开班收徒,哪有什么时间练武啊”。
  “算了,我也差不多,不教人哪来的钱买药滋养身体,死循环啊”,意兴阑珊的赵凌志。
  “你想学什么,我教你,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不能教的”。
  “我想学桩功,我听说过一句话,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
  赵凌志奇怪看了林云:“我还是第一看到有人找我学桩功,一般都是来学拳的,不过你说的对,基本功是最重要,现在年轻的时候还能有点资本,到老了注定是一身伤啊”。
  “不过桩功可是短时间内开始看不见效果,你不要报太大的期望”。
  “没事,我早就有准备了,对了赵师傅你会形意拳吗”,林云突然想到。
  “我是练八极拳的,形意拳没什么时间学,不过你要是有钱我可以再帮你找一个练形意的”。
  “没问题,我现在去取钱,你去找人啊”,说完林云就去银行了。
  当回来的时候看到另一个肌肉男站在赵凌志旁边。
  “我果然没选错,至少可以练一身肌肉出来”。
  当林云拿出一万块大钞,一人递了五千,“两位只要用心教我,学费不会少的”,“而且我学的越快,二位的钱就越多,如果两个月个月内教会我,我会另外再奉上两万块当做拜师礼,一个月之内十万块”。
  看着双眼发红的俩人,对视一眼后:“我去,这小子是个有钱人啊”。
  “但是如果两个月后我感觉自己没学到什么,那就免谈了”,“哦对了是一人两万”。
  赵凌志呼吸急促到:“你还说什么,赶紧开使吧”。
  说着两人就开始交林云桩功。
  傍晚看着林云离开的背影,形意拳师傅开心的说到“老赵,谢谢了,有了这笔钱就不用担心今年的药材和吃饭了”。
  赵凌志脸一抽:“我也没想到,他这么有钱啊,晚上请我喝酒,要不然我找其他人去”。
  “没问题,小事小事,酒菜管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