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四十章 华山论拳

  第二天早上,林云调了五杯调味剂含量不同的果汁摆在了几人面前。
  林云笑嘻嘻的说到:“品尝一下,顺便告诉我一下品后感”。
  几人看着面前的编了号的果汁,卷毛生气问道:“不是说好一天两杯吗,怎么早上也有啊,不是中午和晚上吗”。
  其他几人也使劲的点了点头,抗议到:“没错没错”,“对”,“你不要太过份了”,“小心我们一起K你哦”。
  林云想了想:“昨天晚上一直在想这件事,导致我没睡好,为了今天可以睡好觉,所以我改变注意换到了早上,因为我觉得你们中午可能会逃跑”。
  “嘁,被发现了”
  几人只好绝望的拿起杯子,慢慢的喝了一小口,然后就立刻把杯子放下了。
  林云从口袋里拿出了小本本,上面记录着每个杯子的具体添加剂是多少,然后问到:“快说,兰克司从你先开始”。
  兰克司抿了抿嘴:“太甜了”。
  林云接着问到:“还有啦”。
  “太难喝了,我感觉不出来了”。
  林云指了指杯子:“再来一口不就行了”。
  兰克司直接了当的拒绝到:“我不要”。
  林云无所谓的说到:“没关系,中午少放点糖,给你再来一杯”,说完就准备问下一个人了。
  “等等,我再喝一口就是了,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耐心都没有”,看了看眼前的“果汁”,兰克以莫大的勇气再次抿了一口。
  趴在桌子上艰难的说到:“感觉太稠了,而且味道很怪”。
  林云记了下来,接着去问下一个人,当所有人都生无可恋的趴在桌子上时,林云结束了研究。
  看到众人都趴在桌子上,林云喊到:“小妹,今天的早饭少做点,其他人都不吃了”。
  小妹从厨房探出了头,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趴在桌上的几人瞬间爬起来把林云的嘴给堵住了。
  卷毛笑着说道:“饭桶开完笑的,你继续做饭”。
  “没错,没错,他乱说的,小妹你别在意”,兰克司别扭的笑到。
  “咦,你们怎么回事啊,桌子上怎么都是果汁啊,快点给我打扫干净”。
  凡士林走到众人面前挡住了小妹的视线,保证道:“没问题,我们马上收拾干净”。
  “好,那我继续做饭了”,说完就把头缩进了厨房。
  而林云被几人押到门外,几人一边摩拳擦掌一边奸笑。
  兰克司催促到:“你们快点,我的手很累啊”。
  其他四人围着林云转起了来,动不动就给上一拳。
  排气管奸笑到:“没想到吧,饭桶你也有今天啊,刚才不是还很嚣张吗”。
  卷毛也搭了一句:“这是你自己找死”。
  林云不屑的说到:“老夫铁布衫已经大成了,就你们这几个渣渣,根本就伤不到我一根毫毛”。
  凡士林不信到:“哦好,我来试试”。
  瞬间一记重拳上去,“嘭”的一声,拳肉相接,不过林云好像没什么感觉似的。
  拍了拍嘴巴,打着哈欠说到:“就算没有吃早饭,你的拳头也不至于这么轻飘飘的吧,你肾虚啊”。
  凡士林瞬间脑羞成怒,一拳接着一拳拼命的打了上去。
  不过打了几拳后就被林云握住了拳头,“老子只是耐打而已,还没有到刀枪不如的境地,你在作死你知道吗”。
  排气管在旁边威胁到:“饭桶,你可别乱动啊,你当兰克司的枪是摆设啊”。
  林云看着举枪的兰克司:“枪子是不长眼的,但是你们现在跟我靠得这么近我就不信他还敢开枪,而且他连保险都还没打开呢”。
  兰克司笑到:“没想到被你发现了,不过我们现在有五个人,你确定要动手”。
  林云不在意的说到:“五个而已,小事情啦,就当做饭前运动了”。
  几人瞬间感到深深的羞辱,兰克司把手枪收了起来,加入了阵法里。
  五人以圆阵把林云包围了起来,双方的战意升腾了起来。
  林云事先说明了一下:“我不会留情的,你们缺胳膊断腿可别怪我哦”。
  排气管硬气到:“管好你自己就好了,小妹下半辈子很有可能会成为寡妇的”。
  茶壶紧盯着林云,“别废话了,今天让他好好学学什么叫尊师重教”。
  “动手”,茶壶先朝林云发起了进攻,其他几人也先后发起了进攻。
  几人誓要把林云的嚣张气焰给打压下去,要不然以后可就有罪受了。
  林云瞬间体会到了,什么叫双拳难敌四手。
  方寸之地的防守难度大大增加,重拳不断地落在了林云的身上,只能不断运劲以铁布衫抵挡,然后手脚并用不断地挡拳,偶尔也出两拳作为回击。
  十分钟后,小妹打断了众人,“别打了,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架,吃饭了”。
  战火瞬间熄灭了,两方对立两边,林云总结到:“此次华山论拳到此结束,不分胜负,明天继续,直到一方投降认输为止”。
  茶壶直接同意了:“没问题,明天继续”。
  林云先进了房,兰克司卷毛排气管凡士林赶紧揉了揉身上被击中的部位。
  卷毛生气的问道:“茶壶你为什么要同意饭桶的话,很痛唉”。
  凡士林也赞同:“为什么要和饭桶这个疯子打啊,他现在的拳头可真的很重唉”。
  排气管刚要说话,就被兰克司给打断了,“别说了,就当教伙食费了,说不定还真有可能逃脱做实验品的命运”。
  卷毛也说到:“好吧,就这样了,全当锻炼身体了,要不然我们再吃下去小心变得和茶壶一样”。
  其他三人看了看茶壶,茶壶状的身躯,三人齐声说到:“没错,你说的有道理,我决定把这项伟大的事业坚持做下去”。
  然后几人就一边聊着,一边转身回屋了。
  茶壶在后面生气的说到:“你们什么意思,我是生下来就胖的,跟后天没什么关系啊”。
  看着完全不理会自己的几人,茶壶赶忙追了上去。
  在早饭过后,林云根据几人反馈的问题,找到相似的添加剂,然后适量增加或减少,在调制了五杯,放进了冰箱。
  临出门的时候,对在房间学习财务的小妹喊到:“要注意休息,知道吗,我要去医馆了”。
  小妹跑出来叮嘱到:“你自己也小心点,别把人给治死了,你还没有从医资格,别乱治人知道吗”。
  林云不在意的答到:“没事,我在没考到从医资格证前,是不会去治人的,而且我也不觉得我现在能治好什么病”。
  “你知道就好,好好学知道吗”。
  林云保证到:“没问题,你也要好好学,未来公司的财务就交给你了,小笨蛋”。
  小妹鄙视的说到:“你以为我是你啊,我的注册会计证已经到手了,你个垃圾”。
  林云没好气的说到:“还不是公司的会计全力教你,而且还把公司的报表拿给你练手,要不然你能这么快拿到证”。
  小妹不在乎的说到:“我这叫合理利用资源,我是老板,他们哪个敢不认真教我,我就开了他们,还有自己笨就不要再找其他原因了”。
  “你”,林云颤抖着手指着小妹。
  林云生气的关了屋门,气呼呼的走。
  小妹开心的笑到:“活该,谁让你把我一个人丢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