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四十一章 生气的林云

  当林云气嘟嘟的跑到医馆时,孙老头表示很惊讶。
  “我还以为你这个臭小子不学了啦,一看你就知道你是个半途而废的扑街仔”。
  林云更生气了:“不要乱说啊,像我这种优秀杰出青年,怎么可能会半途而废呐”。
  “嗯,在我所认识的人中,你皮厚的程度简直无人能出其右者”。
  林云一副“我会骄傲”的表情,“小意思小意思”。
  孙老头被打败了,“你个臭小子,这么能扯,谁能把你给气到的,我要好好的请教请教”。
  林云生气的说到:“小妹那家伙竟然敢嘲讽我,嫌弃我笨,她给我等着,等我拿到从医资格证后,一定扔在她脸上”。
  孙老头没好气到:“你本来也就不聪明,而且从医资格证是西医的,我们中医拿到几乎是不可能”。
  林云不在意的说到:“没事我知道,小事情而已,我能搞定”,说完拿出了English医学基础知识在再孙老头面前亮了亮。
  自信到:“我的中式英语肯定能征服这个小小的考试”。
  孙老头没好气到:“那你要加油了,对了,还要不要学中医哪”。
  林云没好气到:“当然了,学西医只是为了应付考试而已,今天我们学什么啊”。
  孙老头阴笑到:“看你这么认真学习的份上,老夫今天一定倾囊相授,你可一定要认真的好好学啊”。
  然后起身拍了拍林云的肩膀:“跟我来”。
  “当然了,我保证好好学”,林云赶紧跟上了孙老头的脚步,心想:“你个糟老头子终于肯教我真本事了”。
  到了晚上,孙老头亲切的问道:“今天学习的怎么样啊,有没有收获啊”。
  林云气愤的说到:“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你给我等着”。
  拿着记得满满的笔记本,怒气冲冲的走了。
  孙老头品了品毛尖,不屑的说到:“哼,活该,谁让你三心二意的,老子都是无证行医的,你个臭小子还想来个持证上岗,这让我的面子往哪搁”。
  “等着吧,以后还有你受的,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林云在走回家的路上是越想越气啊,一回家就立刻拨通了孙老头家的电话。
  林云谄媚的说到:“喂,是温柔善良的师母吗”。
  “啊呀,没想到小林子你说话这么甜啊,有什么事吗”。
  林云装作小声的说到:“没啥事,不过今天师傅和一个女病人聊的非常开心,所以我提醒师母你注意一下”。
  “什么啊”,尖锐的女声传来,把林云吓的电话差点扔地上了。
  师母生气的说到:“自从这个老不死的医术好了之后,就整天耀武扬威的,没想到现在连这种事都敢做了,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他,小林子,以后有这种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向我汇报,知道了吗”。
  林云看开心道:“OKOK,没有问题,好好的收拾我师傅,一天到晚沾花惹草的,我都看不下去了”。
  林云笑嘻嘻的挂掉了电话,“让你今天整我,把我搞得头昏脑胀的”。
  小妹看着林云开心的样子,“阿云什么事这么开心啊,跟我说说啊”。
  林云把经过跟小妹全说了,小妹没好气的笑着说道:“你这么整孙医生,小心他明天不教你啊”。
  林云不屑的说到:“像他这么一股脑的塞给我,我也不可能学会的,我有师母御赐的尚方宝剑,他敢不认真教我,我一剑劈了他”。
  小妹笑着打了他一下,“好了,我哥他们回来了,你要实验的话就快点,一会开饭了”。
  “OK,马上搞定”,林云立刻去拿盘子,从冰箱里把五杯果汁给端了出来。
  然后在五人惊恐的目光下,一人面前放了一杯。
  兰克司严肃的说到:“说真的,我觉得你可能不适合做这行,你换个行当,你可以去做饭啊”。
  其他几人连忙点了点头,尤其是后面的建议。
  林云拿出笔记,平淡到:“不要挣扎了,从你开始吧,兰克司”。
  过了一会,小妹端菜出来的时候看到了睁着双目,嘴角流着果汁的五人,担心的问道:“阿云,他们没事吧,我怎么感觉他们都被你给毒死了”。
  林云坐在旁边,根据排除法调整着配方,头也不抬的回到:“没事,我刚才把过脉了,还活着”。
  小妹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说到:“那还好”。
  趴在桌子上的四人眼睛都看直了,她自己可能都没注意到她有个部位自她怀孕后就开始变大了。
  “嘭”,的一声,桌子差点被拍塌了,林云冰冷的眼神扫了桌子上趴着的四人,“管好自己的眼睛”。
  然后回头对小妹说到:“你现在要注意点,你以前的上衣小了点,我明天陪你去店里再买两件”。
  小妹看了看几人的眼神,立刻生气到:“哼,看什么看,小心我不给你们饭吃”,说完就立刻上去穿了件外衣。
  几人只好爬起来去端菜了。
  后果就是第二天华山论拳的战况就变的格外激烈了,双方打出了真火。
  卷毛一方,是为了逃避喝“果汁”。
  林云则是为了报昨晚的一眼之仇,“那是我的,不是你们能随便看的”。
  结果最后两败俱伤啊,当林云为自己治疗好后,“温柔”地为其他五人治疗,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声音。
  当小妹和林云吃完饭后,就去买衣服了。
  其他几人挣扎的爬起来,去吃饭了。
  凡士林生气的说到:“饭桶真小气啊,不就是看了几眼”。
  排气管吃了一块三明治,“没错,看看不会少一块肉”。
  受伤最轻的卷毛反对到:“你老婆被那样看的话,你也会生气的,别在意了”。
  兰克司想了想:“小妹最近是不是变漂亮了,好像比我们来的时候白了不少”。
  茶壶举手到:“我知道,我知道,我以前看到过饭桶给小妹做护品肤,我问过,他说是从他师父拿抢过来的,纯天然无污染”。
  凡士林大叫到:“我去,他有这种宝贝怎么不早说,有这东西把妹简直天下无敌啊”。
  排气管小心翼翼的说到:“要不我们去偷点,好东西就是要大家来分享的”。
  兰克司批评到:“什么偷,是拿知道吗,我们和饭桶是什么关系,一点小护肤品而已,小意思哪”。
  卷毛喝口啤酒说到:“那东西我知道,你们就不要打它主意了,小妹把它锁起来了,就连我都拿到,你们就不要指望了”。
  茶壶奇怪的问道:“你和小妹是不是亲兄妹啊,小妹不至于小气到这么对待你这个亲哥哥吧”。
  “哦,她怕我拿那玩意去招蜂引蝶,浪费她那么好的东西”。
  兰克司想到:“那玩意不会很贵吧”。
  卷毛痛心的说到:“不算饭桶的人工费,加上药材的溢价,基本和黄金是等价的”。
  “噗”,“我去这么贵”。
  卷毛理所应当的说到:“饭桶都是一边哭着一边加工的,我现在很同情他”。
  茶壶惊恐的说到:“女人为了美丽果然够狠啊”。
  排气管平复了一下心情:“我以前一直以为饭桶已经够败家了,没想到小妹更厉害”。
  凡士林举着三根手指:“我凡士林对天发誓,如果以后再打小妹的主意,断子绝孙”。
  兰克司笑到:“你够狠的”。
  凡士林苦笑道:“养不起啊”。
  卷毛爆出了一个消息:“你们结婚的时候,饭桶会送你们一盒当做礼物的,他之前有跟我说过”。
  众人开心的干了一杯,凡事林说到:“我就知道饭桶不会这么小气的”。
  排气管高兴到:“有这福利,陪练什么的,都是小意思那。
  茶壶也赞同到:“对,果汁实验也只是浮云而已,我保证全力配合”。
  不过兰克司一盆冷水泼了下去,“你们谁有女朋友啊”。
  凡士林不在意的说到:“随便找个就是的了”。
  茶壶和排气大声到:“没错”。
  卷毛没好气到:“没错个屁,一群连伙食费都交不起的人,拿什么泡妞,还不好好工作赚钱”。
  “好”,“没错”,“我一定可以赚钱的”。
  兰克司也说到:“我有时间就来兼职,你可不要克扣我的工资哦,卷毛”
  卷毛开心到:“没问题,为了赚钱,我们干杯”。
  “干杯”,“干杯”,“干杯”,“干杯”。
  谁也没有发现卷毛背着他们的偷笑声,“到时候我可是不会承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