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三十五章 被捶

  然后回到房间的兰克司和卷毛等四人,把林云给堵在了墙角。
  一人一拳接连不停地往林云身上招呼,边打还边说。
  “让你五十万而已”。
  “让你花二十万学武,一毛钱都不给我们”。
  “让你乱浪费药材”。
  “让你找人做刀”
  “让了买车”。
  “让你吃那么多”。
  一顿铺天盖地的拳头朝林云袭来,不过林云也不是盖的。
  不停地反击,被打的同时说到:“别当我是吃干饭的,你们最大的错误,就是刚才把我给推了进来”。
  然后六个人就打成了一团,而小妹坐在旁边开心的看着,偶尔还喝口奶茶,心里惬意想到:“阿云最近的钱花的是太多了,而且有很多都是不用花的,就该被狠狠地揍,要不是怀孕了,我就亲自动手了”。
  当六绝华山论剑结束后,中神通林云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不断地哀嚎。
  兰克司揉了揉乌青的眼睛生气的说到:“饭桶你可真够卑鄙的,尽往脸上招呼,我等会可怎么面对我的部下们”。
  除了茶壶其他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中招了。
  茶壶笑着说道:“主要还是你们的武功太差了,如果你们像我一样身手敏捷的话,就饭桶那三脚猫水准能打中你才怪”。
  卷毛怪异的说到:“哦,是吗”。
  然后和其他三人对视了一眼,四人一起点了点头,“嗯”。
  “嘭”,“嘭”,茶壶的双眼各中了一拳。
  茶壶放下手说到:“你们也太卑鄙了,竟然不说一声就动手”。
  四人刚才一起出手了,茶壶只接住了兰克司和卷毛的拳头,却被另外俩人给直接命中了。
  小妹站起身,拍了拍手说到:“好了好了,到此为止吧,看你们刚才都没吃什么,我做东请各位还有其他警察先生好好的吃一顿”。
  排气管拒绝到:“小妹你跟我们就不用太客气了,饭桶都把钱给花的差不多了,你们还是多留点钱以后好过日子”。
  卷毛也劝到:“不用了吧,小妹,饭桶那么能吃,以后的伙食费可不是小数目啊”。
  茶壶连连摆了摆手到:“不用了,不用了,万一你们的工厂要是倒了,还是多留点钱防身比较重要”。
  凡士林一个铺天盖地掌打了下来。
  茶壶摸着头疑惑的问道:“你干什么打我啊”。
  凡士林恨其不争的说到:“哪有人像你这么劝人的,你这是在咒小妹生意失败啊”。
  茶壶明白了过来,赶紧朝小妹解释到:“对不起啊,小妹,我不是这个意思”。
  小妹笑着摆了摆手,“没事的茶壶,做生意都有可能会失败,我们自己也知道”。
  “当初做服装厂是阿云决定的,不知道他从哪听到的消息说,八亿件衬衫可以换架飞机,所以他就决定做服装了”。
  “所以他希望可以能用少一点的衣服来换一架”。
  兰克司点了点头:“啊哦,我说你们怎么不做其他生意,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服装行业竞争很激烈,你们的衣服卖的怎么样啊”。
  凡士林笑着说道:“对对,我们可以每人买个几十件,帮帮你们”。
  排气管赞同到,“对对,说到现在还不知道你们的衣服叫什么名字”。
  卷毛也好奇的问道:“没错哦,你到现在还没说你们买的是什么衣服”。
  小妹小声的说到:“凤冠霞帔和龙鳞麒袍”。
  凡士林鄙视到:“好老土的名字,一看就知道是饭桶起的”。
  小妹点了点头:“没错,是阿云起的,的确很老土”。
  “等等,这名字我好像在哪听过”,兰克司低头仔细想了想。
  排气管不在意的说到:“这么老土的名字到处都是,说不定你是在哪听到过的,这很正常啊”。
  “这名字,我好像也听过”,卷毛挠了挠头说到。
  凡士林摸着下巴说到:“我好像也见到过,而且就是还是在最近”。
  茶壶一拍手:“对了,是广告,电视上经常放的,而且凡士林你还吐槽过呐”。
  “哦~,对没错,我想起来,怪不得我那天陪练的时候我会被饭桶给针对”。
  排气管幸灾乐祸到:“当着老板和老板娘的面骂人家,你不是讨打吗,哈哈哈”。
  兰克司这时看着小妹说到:“这么说的话,你们应该很有钱才对哦,电视上天天都放你们的广告”。
  小妹想了想说到:“有没有钱我不知道,不过最近两个月买的很好,最近要准备进入国际市场了,而且好像还要在内地新办一家大型工厂了,听说那边工价便宜,而且也很稳定”。
  卷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不在香港办厂,现在的工人要价也不高啊,而且香港可比内地稳定多了”。
  小妹指了指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然后又指了指其他几人昨晚脸色受的伤。
  “我和阿云之所以不买烧烤了,就是被收保护费收的,所以才办了家工厂,不过现在经济也开始好转了,人工费到时候可就太高了,我们现在的成本可承受不了太多的人工费”。
  兰克司阻止了凡士林接下来要说的的话:“他们俩小夫妻怎么做那是他们自己的事,你们几个身价都到不了十万的人,在这教百万富翁怎么赚钱,别多管闲事了”
  爬起来的林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鄙视的说到:“有钱人说的都对,你们这几个穷人还敢打我,我到时候用一快硬币砸死你们”。
  排气管凡士林茶壶卷毛四人看了看坐着的兰克司和小妹。
  兰克司表示:“没事,你们随便打,只要不把人打死就行了,我去外边打下招呼,让他们别打扰我们”。
  小妹则无所谓的摆了摆头:“他最近尾巴翘天上去了,是时候让他清醒清醒了”。
  林云睁大了眼看着小妹:“小妹,你居然胳膊肘往外拐,你等着”。
  小妹摸了摸肚子,不屑的说到:“谁让你最近这么嚣张的,而且你现在还能能把我怎么样”。
  瞬间飞沙走石,拳翻腿舞,鬼哭狼嚎。
  当兰克司搞定外面后,立刻也加入了围殴的队伍。
  结果就是,林云被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谁让他天天找他们陪练,把其他五人的武力值都给拔高了。
  结束后,凡士林转了转手腕:“没想到打人这么爽啊”。
  排气管握了握拳头:“嗯,打有钱人更爽”。
  茶壶对小妹说到:“活动一下,感觉更饿了,小妹我们什么时候出去吃饭啊”。
  卷毛也问到:“我们去哪吃”。
  兰克司这时说到:“我还要请手下们吃饭,他们都忙活了一晚上,我要好好犒劳他们一下,只是可怜我的钱包啊,一人一个汉堡也要不少钱啊,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报销”。
  小妹这时说到:“我们点外卖吧,毕竟人家救了我们,你们等等哦”。
  说完小妹就跑到兰克司办公桌上打起了电话,接通后开始说了起来。
  凡士林问道:“饭桶,你不是说你们没钱了吗,怎么小妹还有这么多钱请人吃饭啊”。
  趴在地上的林云悲伤的说到:“我怎么知道,我都是从她那里拿钱的,不过我们的以前挣的钱好像的确没剩多少了”。
  卷毛的嘴角跳了跳:“那她怎么还有那么多钱点那么贵的菜啊”。
  “我刚才如果没听错的话,应该是鲍鱼吧”。
  茶壶咽了咽口水:“我也听到了”。
  凡士林苦思冥想到:“奇怪了,难道小妹藏私房钱了”。
  林云爬起来坐在沙发上明确的说到:“不可能,当初的账是我和小妹一起算的,他不可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藏钱的”。
  兰克司摸了摸小胡子:“我也觉得小妹不像会藏私房钱的人”。
  卷毛看了看苦思冥想的五人说到:“直接问不就知道了,一群笨蛋”。
  小妹这时已经点完后菜了,卷毛赶紧问道:“小妹你怎么有这么多钱,饭桶不是说你们的钱花光了吗”。
  小妹嘿嘿的笑到:“他说的是以前卖烧烤赚的,不过我和他还有工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