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二十五章 主动

  当几人回到家的时,小妹和林云把着各自手里的工具放进了杂物间,然后小妹跑进了厕所,整理了一下。
  林云放完工具后回到了客厅,看到其他人把工具就直接放在了地上,林云看了看水桶里的皮箱,没说什么,回到了房间,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客厅里,卷毛看着各自心怀鬼胎的四人说到:
  “好了好了,不要再痴心妄想了,我们都是有案底的人,很容易就会被抓的”。
  凡士林叹了口气
  “哎,真是越想越气啊”。
  “对,正是气死人了”,茶壶一脸不爽的说到。
  看着气愤的众人,兰克司安慰地说道。
  “有什么好气的,让我来我来想想办法好了”,冥思苦想了一会,看到地上的工具,踢了茶壶一脚。
  “快把东西拿进去啊”。
  茶壶奇怪看着兰克司的问道:“不是你说要想办法的吗”。
  兰克司鄙视的说到:“想办法是要动脑子的,你有吗”。
  茶壶理所当然的回到:“有啊”。
  兰克司轻视的说到:“有,你确定,那我问你四肢不勤,五谷不分”。
  “说的是哪五谷啊”。
  茶壶坐直了身子,数着手指仔细的回想到:“稻,粱,麦,大麦”,还有难道是小麦。
  哦,想起来了,“黄豆”。
  排气管在旁边提示到:“吃多了会放屁的”。
  茶壶揉了揉头:“什么吗,一时想不起来了”。
  兰克司打击到:“那就是不分了”。
  “五谷已经不分了,你难道还想四肢不勤吗”。
  茶壶立刻回到:“当然不想啊”。
  心里想到“我可不想做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人,要不然我可就真的找不到女朋友了”。
  兰克司生气的说到:“不想还不快点把东西拿进去,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哦哦”,茶壶立刻踩着茶几拿起了工具,朝杂物间走去。
  这时凡士林看了看茶壶,发现他已经进了杂物间后,小声的问道:“唉,五谷到底是哪五谷啊”。
  兰克司一脸无语的说到的说到:“我要是知道我还问他”。
  这时下楼的林云回答了他:“五谷是指稻、黍、稷、麦、菽”。
  “这都不知道,一群废物”,林云绝对不会承认他也是从茶壶那里知道的。
  “还有给你们科普一下,四肢指的是双手双脚”,他后来百度的。
  “切~”,五人鄙视的给林云竖了个中指。
  兰克司这时说到:“抢劫我们几个现在是不可能了,我们才刚出来没多久,一出手肯定会被抓着的,等过段时间再说吧”。
  “唉”,排气管和凡士林叹了口气,他们俩现在可没有去抢劫的资本。
  一个身体被掏空,一个腿短,两个武力值比林云还低的人,不被抢就不错了。
  凡士林叹了一口气,转移火力目标:“唉,我现在真的是越来越看不起自己了,以前都是等别人清洁好了厕所,等我凡士林坐进去,现在沦落到做清洁工,还要被人家穷折腾”。
  凡士林想起了今天洗了两个多小时的厕所,洗的差点就把厕所给砸了。
  卷毛安慰到:“折腾倒是没什么,就是这个老家伙太挑剔了一点”。
  “不过现在有钱人家办party都是这样子的”。
  兰克司附和到:“唉,凡士林忍一时风平浪静,忍忍吧”。
  当凡士林的心情渐渐平复的时候。
  林云来了一句:“退一步越想越气”。
  瞬间将凡士林的悲观情绪再度勾了起来。
  兰克司生气的说到:“饭桶,你是来捣乱的吧”。
  林云一脸真诚的说到:“怎么可能哪,我是在安慰凡士林”。
  林云心想“我就要气死你,你个死挖墙脚的,死了活该”。
  四人一脸“你是在逗我吗”。
  林云:“好了好了,我说的也没有什么错的”。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肯定是越想越气的”,林云表示这种事我有经验,以前他在工厂被强制要求加班的时候,哪次加班不是怒火中烧。
  “气自己,还不如气别人,我们要想办法搞点事情”。
  卷毛不屑的说到:“那是有钱人才能去的,我们怎么搞事情啊”
  兰克司随口接到:“是不是要查银行存折才可以进去”。
  排气管跟着说到:“我乍一看很像个有钱人啊”。
  凡士林自恋的说到:“我横看竖看可都像一个成功人士”。
  林云拍了拍胸口到:“我就是个有钱人”。
  兰克司:“既然这样,那我们大家就一起去看看”。
  卷毛为难到:“不太好吧”。
  兰克司装作不在意的说到:“怕什么,你不是说你认识很多名流绅士,说不定我们可以多接点生意做做”。
  排气管一脸高兴的说到:“是啊”。
  卷毛一脸理所当然得说到:“这当然是真的,到时候我一定可以见到许多老朋友的”。
  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不过他们认不认识我可就不一定了,认识我的,绝对不会把生意给我的”。
  “不过天大地大,面子最大,绝对不能把脸丢了”。
  凡士林看到兰克司搞定了卷毛,心里安定了下来,租西服的钱有了。
  然后大声的喊到:“茶壶,出来了”。
  刚好茶壶兴高采烈的跑了出来:“我知道了,五谷是稻、黍、稷、麦、菽”。
  兰克司对着凡士林说到:“你现在知道了吧”。
  凡士林不屑的看了一下兰克司招呼众人走了:“走了”。
  茶壶一脸奇怪的的说到:“去哪”。
  凡士林说到:“给你借衣服”。
  茶壶感到更奇怪了:“借衣服干嘛”。
  凡士林一脸无奈的说到:“让你威风吗”。
  茶壶一头雾水的被凡士林给推走了,五人一起坐着面包车朝西服店进发。
  坐在车上,茶壶从卷毛那里知道了前因后果。
  “小妹和饭桶怎么没跟过来,他们晚上不去啊”。
  凡士林没好气的回到:“饭桶那家伙早就把他和小妹的衣服准备好了,而且这件事就是他提议的,你说他去不去”。
  茶壶有点疑惑。
  “哦,那为什么饭桶就为小妹准备了衣服,没有给我们准备啦”。
  卷毛咬牙切齿的说到:“那个臭小子可能不但准备了正装,就连嫁衣都应该给小妹准备好了”。
  兰克司推测到:“卷毛,如果你出狱再晚一点的话,可能你就会看到你的外甥或者外甥女”。
  排气管点了点头:“很有可能,以饭桶那个德行,说不定现在已经怀上了”。
  凡士林丧气的说到:“我算是彻底放弃小妹了,饭桶的动作太快了,而且我怕他再找个借口K我一顿”。
  茶壶摸了摸胸口,抚慰自己那颗受伤的心灵,“我也放弃了,我发现穷文富武说的真不错,饭桶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我都快要压不住他了”。
  兰克司惊讶道:“不会把,我没发现饭桶变壮啊,你就算压也应该能压死他才对啊”。
  茶壶苦笑着说到:“那是因为他天天练桩功,把力量都练到了身体里面了,才会看起来没胖”。
  凡士林想了想:“我就说吗,他现在一个人吃的都抵得上我们五个人吃的,怎么一点都没变胖呐”。
  排气管幸灾乐祸到:“茶壶,还好你放弃了,要不然等他武功大成,我们就可以去维多利亚湾去捞你了,哈哈哈”。
  卷毛看了几人说到:“放弃了也好,反正我也不会同意小妹和你们交往的,也不看看你们长的什么德行”。
  凡士林不服气的说到:“茶壶长的也没有比我帅啊”。
  卷毛语重心长的说到:“但是他长的高,俗话说的好,一白遮百丑,一高灭所有”。
  “早放弃,早解脱”。
  兰克司奇怪的说到:“我怎么没听过这个俗话啊”。
  卷毛豪气的说到:“我刚发明的”。
  在卷毛准备继续涛涛不绝的时候。
  兰克司使了个眼色,凡士林立刻就握住了卷毛的嘴,然后几人围着卷毛就是一顿暴捶,结束之后众人神清气爽的拍了拍手。
  兰克司:“舒服多了”。
  凡士林:“没错,神清气爽”。
  茶壶:“心里好受多了”。
  卷毛揉了揉受伤的部位:“你们这群混蛋,我要杀了你们”。
  凡士林摆了摆手:“好啦好啦,反正给你留了张脸,别生气了”。
  面包车在一路左摇右摆中,朝西服店进发。
  家里,林云打了个电话。
  “徐峰,帮我和小妹准备几件我们自己的正装找人送到我家里来,然后帮我搞一张陈超家今晚party的请帖”
  “没问题,老板”。
  挂了电话,林云去洗了个澡,洗完澡后,没过一会人就来了。
  打开门,发现徐峰带着几个人过来了,林云带着几人进了门。
  “老板,我们现在就试衣服和化妆吗”。
  “嗯,不过妆就不用化了,给我和小妹配套衣服就行了,自己做的的衣服我还没怎么穿过,今天就当帮忙推广了”。
  “以后我和小妹所以的衣服,都由店里来提供,价格按标价来,钱我会付,不要走公司账面”。
  “知道了,老板”。
  没过一会,小妹和林云换好了衣服,看着镜子里的人,林云发现自己帅了不少,小妹也更漂亮了。
  徐峰收拾着东西说到:“老板,我还是觉得,你和苏董穿刚才那两件更好”。
  林云摆了摆手:“不用了,还是这件穿着更舒服”。
  小妹:“阿云,我觉得还是刚才那件我穿着更漂亮,要被我换换”。
  林云一口拒绝到:“不行,我才刚刚干掉了四个,现在不许给我再增加对手,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小妹做了个鬼脸:“哼”,然后把最好看的最复杂那件给放进了房里。
  看着两位老板,徐峰笑了笑,收拾了剩下来几件俩人不要的,回工厂了。
  在路上,徐峰想到:“老板的品位不错啊,我也换上吧,看着蛮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