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八十一章 捣蛋

  当林云以五十码的超高速,开到了林氏药铺时已经是下午了,一进门,就闻到了八十集长篇婆媳大剧的味道,林云立刻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把书包一扔,看起了戏。
  顺便还对抓药的阿炳说道:“去给我弄壶老林的龙井过来,顺便再上几份糕点”。
  阿炳抬头一看林云,就去立刻去拿东西了。
  正在捣药的林正英,无语到:“你要是不想送就直说,每次都过来把东西吃光是什么意思”。
  林云耍无赖到:“我不管,反正我送过了,你死后,你的桃木剑就归我了”,边吃糕点还夸奖道:“你做桃木剑的手艺真不错,打算什么时候教教我啊”。
  林正英微笑的说道:“下辈子吧,这辈子你就别做梦了”。
  然后对着林云旁边偷懒的的阿炳说道:“阿炳,你以后能不能不要他一来,你就端茶送水啊,你端茶送水也就算了,你自己也吃起来是个什么情况”。
  阿炳不好意思的回到了原来的岗位,继续处理着药材。
  林云则继续喝茶,然后看了看婆媳剧的另一位男主角,一看,惊讶道:“咦,你从日本回来了啦,小熊维奇”。
  夏友仁无奈地说道:“你能不能不要在我的代号前面加东西,这样子我很尴尬啊,我叫夏友仁,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林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胸前的照相机嘲讽道:“你改行不当警察啦,当狗仔,你的进步速度挺快的”。
  夏友仁生气的说道:“记者只是兼职,而且我喜欢摄影,不行吗?”。
  林云肯定的回到:“行,你去当宇航员都行,加油”。
  加满油的夏友仁,立刻对林正英发动了进攻,讨好道:“伯父,你放心把阿芝嫁给我吧,我保证对她好”。
  林正英回到:“坚守原则不动摇”。
  然后两人一来一回的不停的口头交手,这场翁婿大战瞬间变得激烈了起来,而在一旁的林云和阿炳两人正聊着天。
  林云问道:“你觉得他们俩谁会赢啊”。
  阿炳回到:“我当然是希望老板赢,不过这可能性不大,阿芝也喜欢阿仁,所以老板有可能会被两面夹攻”。
  林云奸笑到:“这样你不就没希望了,我早告诉你了,舔狗毁一生,你还不信”。
  阿炳灰心丧气到:“算了,算了,别人看不上我,我有什么办法,不想了这件事了,能把老板的医术学好就不错了”。
  然后垂头丧气的阿炳又回到了工作岗位,林云仔细看了看战况。
  夏友仁已经彻底豁出了脸皮了,小声明示到:“我和阿芝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林正英一听,瞬间气的火冒三丈,大声问道:“阿芝,你快出来”。
  不一会,一个时尚的美女走了出来,问道:“什么事啊,爸”。
  林正英刚要开口,就发现周围三个男人都聚精会神的盯着他,只好换了一个说法:“你是不是被这个臭小子骗过啊”。
  阿芝看着夏友仁,生气到:“他每天都骗我”。
  林云插嘴道:“现在每天都骗你还好,如果婚后还每天都骗你,你就等着伤心吧”。
  阿芝生气的看着林云,问道:“你什么意思”。
  看着阿炳感激的目光,林云又投下了一个重磅炸弹:“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啊”。
  林正英立刻生气的离开把相机扔给了夏友仁,坚定的说道:“我是绝对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你们俩就死了这条心吧”,然后转身看向了正在整理药材的阿炳,认真的说道:“好好的学,将来药铺就交给你了”。
  阿炳立刻开心的回到:“谢谢老板”。
  林云立刻就受到了两对死亡射线的袭击,和一道感激涕零的目光,在两者之间不停的遭受着折磨。
  还好有人走进了药铺,及时拯救了林云,阿炳连忙招呼到:“先生看病还是抓药”。
  蚊子胆立刻回到:“看医生”。
  林正英立刻带着蚊子胆走近了诊室,林云一看要等的人来了,赶紧跟了上去,顺便还对阿炳喊道:“你也过来”。
  夏友仁咬牙切齿的问道:“你们怎么认识他的”。
  阿芝生气的说道:“他是找我爸学道的,虽然不怎么来,但是礼物从来没少过,所以渐渐就熟了,他跟阿炳关系很好”。
  夏友仁猜测到:“这人肯定存心不良,他一定是看上你了,所以今天才会给我难堪的”。
  阿芝摇了摇头笑道:“你想多了,他都已经结婚了,而且他来这里最少说话的人就是我了”。
  夏友仁坚持到:“反正肯定不是好人,你要注意”。
  阿芝听话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以后离他远点”。
  诊室内,林正英坐在椅子上问蚊子胆说道:“你怎么了”。
  蚊子胆卷上了衣袖,只见大臂上出现了一大块腐烂的部分,而且腐肉中间还有四个黑洞,林正英一看到,立刻就表情凝重了起来,问道:“你是被什么东西咬的”。
  蚊子胆立刻回到:“我跟邻居的小孩玩,他疯起来咬了我一口”。
  这时站在蚊子胆身后的林云,突然开口道:“你什么时候搬坟里的,工作不要这么认真,可能会出人命的”。
  蚊子胆立刻骂道:“谁啊,这么胡说八道”。
  一转身就看到了身后背着书包的林云,立刻赔笑着说道:“林老板,你也在这,好巧啊”。
  林云没好气到:“不巧,我就是在等你们这些被咬的人”。
  蚊子胆疑惑道:“等我干嘛”。
  林云笑着说道:“斩妖除魔啊”。
  蚊子胆瞬间被吓倒在地,然后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林正英无奈的开口道:“好了好了,别开玩笑了,阿炳,你去冲点陈年糯米,阿云你看住他,我去查点东西”。
  阿炳立刻回到:“好的,老板”,然后就出去了。
  看到林云点了点头,林正英也急忙出去了。
  林云则把蚊子胆拽了起来,无语到:“开玩笑的,不用这么紧张”。
  蚊子胆这才舒了口气,害怕到:“别吓人吗,林老板,差点就把我的胆吓破了”。
  林云随口回答道:“胆子这么小,还敢盗墓”。
  蚊子胆无奈道:“为了钱,没办法”,然后看着专心致志的林云问道:“林老板,我没事吧”。
  林云点了点头,还没等蚊子胆高兴,就听林云说道:“等死吧”。
  然后林云开始翻起了书包,拿了几张林氏万能符出来,蚊子胆不在意的笑着说道:“你又吓我,真是的”。
  林云直接贴了一张在伤口上,“呲”,符篆直接烧了起来,然后又贴了一张,“呲”,伴随从一声又一声的“呲呲”声,蚊子胆的心越来越凉。
  这时,夏友仁走了进来,一看到蚊子胆的伤口,立刻问道:“朋友,你这伤口怎么搞的”。
  蚊子胆看了看夏友仁,骂道:“你是谁啊,要你管”。
  夏友仁立刻拿起了相机不管不顾的照了几张照片。
  林云此时正闭着眼睛把着蚊子胆的脉,开口道:“别吵”。
  蚊子胆立刻闭了嘴,夏友仁不屑的看着他,“装模作样什么”。
  这时,这时林正英走了进来,从阿炳手里接过了糯米粉包,掐了掐蚊子胆的伤口问道:“你真的不痛吗”。
  蚊子胆绝望的摇了摇头,林正英对闭着眼的林云说道:“摁住他”。
  林云瞬间用力扣住了蚊子胆的手,林正英猛地把糯米粉按在了伤口上。
  “啊~”,蚊子胆的惨叫声瞬间响彻了整个药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