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六十九章 作死的边缘人

  林云开车回家后,就把小宝交给了小妹,自己则去做饭了,至于冬虫草那家伙,一看到林云回来了,自己立马就消失不见了。
  由于保姆做的饭不是很合林云的口味,所以就不要她做饭了,只是让她打扫打扫卫生,顺便帮忙带带小宝。
  小妹看着厨房里的动静,小声的对小宝说道:“还是你爸在的好,对不对?”。
  小宝:“咿咿呀呀”的回应着,小妹开心的笑了笑。
  然后准备让小宝先开饭了,不过一闻到身上的汗臭味,小妹立刻把小宝交给吴妈,自己则拿着衣服去洗澡了。
  午饭后,林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边缘人打来的。
  “林老板,你要找的道士我找到了,不过我不确定是不是有真本事,这个消息你要不要”。
  林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问道。
  “叫什么,在哪里?”。
  边缘人立刻回到:“叫林正英,传说是师承捉鬼大师洪金宝,不过这种事我也不确定,地点是在七重天西餐厅旁边的林氏药铺”。
  林云一听这名字:“行,你去找会计拿钱吧”。
  边缘人立刻笑着说到:“看在老大你这么爽快的份上,再送你一个免费的消息,林正英还有个女儿叫阿芝,长得那叫一个靓,就算是送给老大你的礼物了”。
  “啊”,电话那边传来的林云的惨叫声,然后电话里传来了小妹冰冷的声音。
  “边缘人是吧,你等死吧”。
  边缘人吓得赶紧挂了电话,然后立刻拨打了河东诗的电话。
  接通后,边缘人赶紧求救到:“男人婆,帮个忙,以后要什么消息我都告诉你”。
  男人婆听到边缘人惊慌的声音,笑着把脚架在了桌子上,完全没有在意对面上司的目光。
  “要帮什么忙啊”。
  边缘人急忙说道:“把我抓起来关几天,等风声过去后,必有重谢”。
  男人婆笑着说道:“抓你关几天没问题,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你犯了什么事啊”。
  边缘人绝望的说道:“我给石盾的老板介绍了个姘头”。
  河东诗生气到:“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后面呐”。
  边缘人哆哆嗦嗦的说道:“后面就是老板娘好像就坐在旁边”。
  然后电话里传来了边缘人的惨叫,“不要啊,不要啊,我再也不敢了”。
  河东诗一听到惨叫声,立刻就要出发去救人,没想到却被上司拦住了。
  曹sir劝到:“没事的,边缘人只不过是被石盾的人给抓住了而已,没什么要紧的,不会出人命的”。
  “可是”
  河东诗刚要说什么,就被打断了。
  曹sir说道:“没什么可是的,我们接下来的案子可能还要借助石盾公司在日本的力量,所以现在就不要去触苏珊的眉头了,林云就是个气管炎,得罪了她,对我们没什么好处的”。
  “可是边缘人可是警方重要的线人啊,就这样不管,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
  曹sir想了想,“你说的也对,我打个电话劝劝”。
  电话接通后,曹sir亲切的问道:“是小妹啊,林云方不方便啊”。
  小妹在电话里说道:“刚才还好,现在眼睛可能有点不方便了”。
  曹sir用手巾擦了擦冷汗,紧张的问道:“哪个,边缘人不要弄死就好了,其他的你随意”。
  然后赶紧挂了电话,对河东诗说道:“你明天去看看那里多了个瞎子,说不定就是边缘人了”。
  河东诗生气的说道:“嘿,曹sir,她这是无法无天了。我要立刻带人把她给抓起来”。
  曹sir赶忙拉住男人婆,劝到:“别激动,开玩笑的”。
  然后端了茶说道,“没事的,一会就有结果了,喝口茶冷静一下”。
  河东诗气不过到:“凭什么石盾可以这么嚣张,不就是家破保安公司吗,最近香港治安变好了,凭什么把功劳都按在他们头上”。
  曹sir劝到,“也别这么说,人家也是在拿命拼的,那荒山多的几十个新碑也不只是墓碑而已,下面躺的可都是人啊”。
  河东诗生气到:“又不是只有他们死人,凭什么名声都是他们的,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曹sir叹了口气,“没办法,当警察哪有不死人的,保护市民本来就是我们的责任,而且你知道为什么有的警员殉职的赔偿金这么高吗”。
  河东诗理所应当的说道:“政府多给钱了,我还要就这件事向你反应啦,凭什么,有的多有的少”。
  曹警司轻蔑的一笑,“你指望港英政府给你提高抚恤金,别做梦了,哪些高的都是和石盾的人一起死的,石盾总经理亲自出面找当事方要的,要不然你以为呐”。
  河东诗惊讶的说道:“原来是怎么回事,我还以为是政府多给了钱”。
  曹警司摇了摇头,“人家公司需要提升名气好赚钱,我们警方就顺水推舟了,给他们点面子,顺便为殉职的警员挣点利益,不要以为警方高层都是酒囊饭袋,我们只是不能冲动而已”。
  河东诗嘴犟到:“可是那也不能配备那么多武器啊,比我们警方的火力还强,这怎么能行”。
  曹警司叹了一口气,发愁到:“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啊,好吧今天就把事都告诉你,这件事还属于高层机密”。
  “关于火力强的问题,本来以饭桶的意思”,“哦,饭桶就是石盾的幕后老总的外号”。
  河东诗笑道:“还有人起这种外号”。
  曹警司打断道:“别笑了,金刚当初就因为这件事取笑他,被他打断了两根肋骨,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事后他还亲自治好了金刚,不过具体的事你要问金刚,反正他之后就再也没有喊过这个外号了”。
  然后一停,问道:“我刚才说道哪了”。
  河东诗回到:“本来”。
  “哦对,本来以饭桶的意思是直接上装甲车的,一定要在火力上以绝对优势碾死歹徒的,不过被警方给拦住了,不到万不得已那辆加装了加特林和微型导弹的装甲车是绝对不允许驶出石盾的训练基地的”。
  “然后就是,一旦警方要借用,就必须立刻交出来,而且本人我已经亲自试验过火力了,打烂汽车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河东诗刚要说什么,就被曹警司打断了:“而且我们还派了三个飞虎队训练使用过,一旦警方需要强攻什么目标,这车就是暂时归警方所有,过后只要给弹药费就行了”。
  “还有第二点,石盾会根据香港持枪数量实时调整火力,以保证自身的安全,也就是说只要香港没人持枪抢劫,石盾的的人就都会换上警棍,现在明白了吗,说到底还是香港太乱了,人家要自保,警方也不好说什么”。
  “还有什么问题吗,没事的话我就要工作了,你就出去吧”。
  河东诗讨好的说道:“哪个,我能不能去试试加特林啊”。
  “赶紧给我滚,你知不知道子弹要花多少钱啊”。
  河东诗骂道:“小气,就知道自己玩”,然后一脚踢开了办公室的门,气呼呼就离开了。
  “嘁”,“警方哪有那么多钱给你打,我们几个处长都不够分,哪有你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