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二十章 五宝清洁公司

  周日,早上站了45分钟的两仪桩之后,林云就在家里抱着小妹看足球比赛,其实林云根本就不喜欢看比赛,足球篮球都不喜欢,因为他都不会玩,而且中国足球简直就是耻辱啊,国家队一天到晚就知道请外国教练,竟然把希望寄托在外国人身上,脑残一般的神操作看的林云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当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赚钱的时候,根本没有人愿意沉下心来,好好训练,就跟过去的香港国术界一样,不过足球界更狠直接选择把眼睛闭上了,不管了。
  而香港国术界现在正试图把国术和现在的比赛规则结合起来,从而推沉出新,形成新的流派,以适应现在的潮流。
  而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林云根本就不喜欢看外国球员,他在这里的主要原因是撒狗粮,林云笑嘻嘻的看着众人咬牙切齿的样子,暗说“我就喜欢看着你们想杀了我,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在林云趾高气昂了一上午,中途顺便还接了个电话,然后和小妹一起去准备午餐的时候。
  兰克司生气到:“茶壶,明天就干掉他,不要手下留情”。
  茶壶:“没问题,我保证不手下留情”。
  兰克司长牙舞爪的说:“我要用我的虎爪,抓碎他的天灵盖”。
  排气管嘶嘶的说:“我要击碎他的五脏六腑”。
  卷毛:“我要用我的王八拳,让再也他做不成人”。
  林云下午和小妹一起出门了,总算让五人逃过了一劫,不用被人强制喂狗粮,真开心。
  几人一下午都在谋划着杀人计划,到傍晚的时候,茶壶问道:“我好饿啊,小妹怎么还没回来啊”。
  兰克司:“就知道吃,都快变成饭桶了”。
  凡士林嘲笑的说:“别胡说八道了兰克司,你看看他的体型,他可比饭桶胖多了”。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卷毛起身接了电话,“哦,知道了,我们自己解决,你不用担心了小妹”,说完关了电话
  排气管焦急的问道:“小妹什么时候回来啊”。
  卷毛:“我们不用等了,他们俩今天晚上不回来,晚饭我们要自己解决”。
  兰克司:“那简单了,直接出去吃吧”。
  排气管反驳道:“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做呢”。
  兰克司扫了四人一眼:“你们四个谁会做饭”。
  四人齐齐使劲的摇头。
  兰克司:“那不就行了,准备出去吃吧”。
  四人收拾了一下,准备出去吃饭。
  这时茶壶问了一句:“我们谁付账”,四人齐齐摸了摸身上,然后发现都没钱。
  出狱后一直吃喝玩乐,又没有工作,身上原来的一点钱早就花光了,没办法了五人只好原路返回。
  凡士林叹了口气:“我凡士林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贫穷过啊”。
  兰克司:“没什么,没钱而已很正常”。
  茶壶:“没错没错,我身上就没有怎么带过钱,刚刚才得手了四五次,就进去了,好不容易才积累的全部家当都被充公了,哎”。
  排气管一脸同病相连的说到:“咱两差不多,我偷车偷到了警察的车了,结果翻车了”。
  卷毛好奇的说到:“我现在想知道,小妹和饭桶怎么把我们的养活到现在,而且还天天大鱼大肉”。
  兰克司:“卷毛,你是富二代吧,小妹不会在你入狱的时候发现了你老豆的巨额存折了吧”。
  卷毛一脸不屑的说到:“我老爸就是个烂赌鬼,根本就没有存款,死的时候,
  葬礼的钱还是我大伯垫的”。
  凡士林:“那要不是就是你和小妹有个超有钱的老妈,然后回来认亲了”。
  卷毛四周看了看:“人呐,人呐,在哪我怎么没看到”。
  茶壶说到:“不管了,我们赶紧做饭吧,我都快饿死了”。
  排气管:“对啊对啊,我们快做饭吧,冰箱里还有很多菜,我们随便烧烧吃吧”。
  凡士林卷了卷衣袖:“没办法了,看来只能我亲自动手了,兰克司过来帮我”。
  当卷毛把烧好的菜端上了桌时已经七点了,大家都已经饿的头昏眼花了,上午吃了太多狗粮导致中午没吃什么,饭桶那个王八犊子居然把菜都吃光了。
  几人吃完这顿饭,都像死了一般一动不动地躺在沙发上。
  茶壶:“原来凡士林你不会做饭啊,你早说嘛,害的我吃的肚子都疼了”。
  兰克司:“这是我吃过最难吃的饭了”。
  排气管:“没错没错,我差点被毒死”。
  卷毛:“我现在知道饭桶,为什么要学做饭了”。
  众人问道:“为什么啊”。
  卷毛一脸肯定的说:“他一定吃过自己做的饭了,而且你们想想他的饭量就知道了”。
  “哦~”。
  凡士林气愤的说:“有的吃就不错了,一群穷光蛋,小心下次我毒哑你们”。
  卷毛说到:“我们要赶紧找份工作,要不然我们可能饿死”。
  凡士林排气管兰克司茶壶一起问道:“为什么”。
  “我刚刚接到饭桶的电话,明天他们可能回不来”,“所以我们明天也没饭吃”。
  “我靠”,“怎么会这样”,“我明天不会被毒死吧”。
  茶壶:“我去偷”。
  排气管:“我去拆”。
  凡士林:“我去骗”。
  兰克司:“我去抢”。
  卷毛:“好啦好啦,你们想再进去啊”。
  茶壶:“就算再进去一次,我也不吃凡士林做的饭,监狱的伙食都比他做的好”。
  排气管:“没错没错,要不我们再去一趟”。
  凡士林:“不想吃,就不要吃,反正我也不想做”,等小妹回来,刚好可以假装学做菜,亲近亲近。
  兰克司:“一群笨蛋,小妹和饭桶又不是永远不回来,监狱的饭能吃吗”,“我们现在主要是想办法把明天的伙食费解决了”。
  卷毛:“好啦好啦,我早就想好了,我们五个人可以一起成立一家清洁公司,然后帮商场做做清洁,我调查过,能拿到不少钱,解决吃饭不成问题”。
  “你们谁加入”。
  凡士林不屑的说到:“向来都是别人清洁好地面等我踩,我是绝对不会打扫好等别人弄脏”。
  兰克司:“那你就等着饿死吧,卷毛,你一定还有点老婆本吧,要不然我们连扫把都买不起怎么扫地啊”。
  卷毛回到了房间翻找自己的存折,打开了夹着存折的书,结果发现了两张存折,一张三万,一张二十万。
  二十万存折夹着张纸里面写着:“哥,我不用嫁妆了,我没有要阿云的彩礼,阿云他也不要我的嫁妆,这里面的钱拿去买个房子吧,听阿云说好像房子还会升值,我和阿云房子的土地已经买好了,就在旁边,等你什么时候结婚我们就搬出去,多出来的十万是我和阿云挣的,我们俩一人出一半给你当做彩礼,所以赶紧结婚吧”。
  “卷毛哥,你赶紧结婚吧,要不然小妹不愿意和我举行婚礼啊,死光棍你倒是快点啊”。
  看着什么的字,卷毛流下了眼泪,“小妹终归还是嫁出去了,而且饭桶这家伙也不错,看来不用我为他们担心了,只要把外面的四个家伙拖回正途,我也可以找个去找个大美女结婚了,哈哈哈”。
  “我真幸运,妹妹竟然连嫁妆都不要,而且还把我的彩礼都准备好了”。
  感慨完,拿着三万块的存折走出来房间,让后把存折往茶几上一扔,手往茶几上一放大喊一声,“谁加入”。
  看着存折的数字四人齐齐用左手狠狠的打向伸向存折的右手。
  各自揉了揉手,兰克司把手放了上去:“我加入”,茶壶笑着把手放了上去说:“我也加入”,排气管直接到:“有钱的是老板,我当然加入了”。
  凡士林:“我反正是不会加入的,扫地太丢面子了”。
  茶壶不在乎的说到:“没关系,反正只要你能吃的下去自己做的饭就行了”。
  “嗖”的一声四只手上面多了一只手,“我怕你们搞不定,这种大事当然需要我这种大人物来指挥拉”。
  “切~”
  卷毛:“好了,今天我们五宝清洁公司就成立了”。
  凡士林:“我们要不要出去喝一杯,庆祝一下”。
  茶壶排气管兰克司:“好啊好啊”。
  卷毛蔑视的看着他们:“在公司没有进账之前,每人每天三个菠萝包,其他什么都没有”。
  “资本家”,“黑心鬼”,“吝啬”,“小气”。
  第二天卷毛去修车厂把被林云忘掉的面包车开了回来,“饭桶这个白痴,这辆报废车居然花了一千块去换胎,而且最主要的是竟然没有先付钱”。
  卷毛开回家后,就拉着排气管和其他人一起去买清扫工具,扫地吸尘器那可是个大头啊,拉着排气管这个懂行的,不至于买到残次品啊。
  花了差不多一万五把各种工具买好后,看着四人把东西都搬到车上后,卷毛就启动车回家了。
  兰克司生气的问道:“为什么你什么东西都不用搬,而我们却累死累活的”。
  卷毛一脸傲然的说到:“我是付钱的了”。
  然后卷毛花了一万块找人在电台打广告,效果很明显,没过几天就有人打电话过来找人做清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