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五十七章 改名

  林云被孙老头给骂的狗血喷头,只好灰溜溜的逃跑了。
  刚逃到了车上,医馆里就传来了孙老头的怒吼,“再不拿点好东西过来,我就把你逐出师门”。
  林云立刻一脚油门,快速离开了,后面还跟着两辆载满弱病残的面包车。
  半路上,林云把受伤的小弟们都打发走后,独自一人驱车回到了废弃的工厂,和其他人继续清理废物。
  花了一个多礼拜,林云才把场地,设备和员工给搞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交给了新招的厂长马文山了。
  林云拍着马老头的肩膀说到:“剩下的都交给你了,不要拿小事来烦我,知道吗?”。
  马老头浑身哆嗦的回到:“没问题,老大,我一定会把工厂办的红红火火的”。
  “不错”,林云点了点头,满意的说到,刚准备离开,突然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又转身回来了。
  “对了,你想办法多买几个治疗跌打损伤的方子,实验一下,看看哪个的效果好,不要只是生产我给的方子,知道吗”。
  老头哭丧的脸说到:“知道,可是老大啊,谁会把下蛋的母鸡卖给我们啊”。
  林云想了想:“好像也对哦”。
  然后绕着老头开始转起了圈,开始思考了起来。
  等到绕的头都晕了的时候,林云终于想到了,“你可以去把大夫一起找过来,顺便还可以让他们继续研究新配方,方子算他们入股的,就不要再给钱了”。
  老头哭笑不得的看着林云,“可是”。
  林云挥手打断了他,“没什么可是的,我会把小弟都留给你,你一定要把这件事办好,知道吗”。
  看着林云冷冽的眼神,马老头腿一抖,连忙答应道:“没问题,保证办好”。
  “很好”,然后指了指周围的小弟对马文山说到,“有问题,就找他们解决,以后得药酒的试验品还是他们,剩下的就都交给你了”。
  马老头无奈的点了点头。
  林云对着小弟们吩咐到:“以后,你们都要给我乖乖的听从马厂长的话,知道吗”。
  看着面面相觑的小弟们,林云没有理会往车子走去,然后幽幽的说到:“要不然,你们最好祈祷自己能活到马老头把药酒给做出来”。
  小弟们浑身一颤,瞬间大吼到:“保证听从马厂长的命令,绝不违背老大的话”。
  林云点了点头,开车独自一人离开了。
  在换了新制服的小弟们的团团包围下的马文山,心中悲愤到:“晚节不保啊,居然沦落到要混社团”。
  看了看周围穿着石盾保安制服的小弟们,孙文山期望到:“希望他们真的是一家保安公司,要不然老婆子一定不会原谅我的”。
  当发现周围的小弟们都在看着自己的时候,孙文山无奈的说到:“你们都去打听一下,哪些大夫擅长治疗跌打损伤,然后回来告诉我”。
  “是~”,小弟们都拱了拱手,然后离开去打探消息了。
  马老头独自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叹气道:“唉~,老伴啊,你的医药费实在是太贵了,儿子媳妇他们根本就负担不起啊,我也是没办法啊,你如果能治好了的话,我随你怎么埋怨”。
  一天前,林云闯进了马文山的家里,自顾自的坐在椅子上,扔了十万在马文山的面前桌子上,不耐烦的说到:“我的药酒厂现在缺个厂长,你来跟我混吧,我包你老婆的医药费”。
  而坐在林云对面的马文山,紧紧捏着拳头愤怒的看着林云,和站在林云身后小弟,最后无奈的慢慢松开了拳头,低声下气的说到:“没有问题,老板”。
  马文山一想起了昨天的事,心情就低落了下来,不过一想到躺在病房的妻子,只能强打起了精神,拍了拍脸,“我一定要救他,哪怕刀山火海”。
  围着工厂转了几圈,马文山和回来的小弟一起出发去请人了。
  花了三天时间,软硬兼施才搞定了五个水平中等的大夫,然后就收手了,没办法,因为已经犯众怒了,药酒还没生产,小弟都已经伤了好几个了。
  而另一边,摆脱了名为小弟的跟屁虫后,林云荡漾的四处飘荡,自由自在的飞翔。
  然后隔天早上就带着小妹拉着去找兰克司他们了,林云边开车边跟小妹道歉:“抱歉了,我把他们给忘了,你也知道我这个礼拜太忙了,以后保证不会了”。
  小妹鄙视的看着林云:“不帮忙搬家就算了,连暖房饭都不来,你是不知道,把我哥他们给气的”。
  林云不好意思的说到:“我这不是带东西给他们赔礼道歉吗,全都是他们爱吃的”。
  小妹用手指戳着林云的头,没好气到:“就知道吃,早晚变成猪”。
  林云瞥了小妹一眼:“你说谁是猪啊,肥女”。
  小妹大吼到:“你说什么,是不是又嫌弃我了”。
  说着就要给林云一个教训,结果驾驶位上哪还有林云的身影。
  “砰砰砰”,林云敲着车窗说到:“到了,还不下车”。
  然后给小妹开了车门,把小妹慢慢拉了起来,讨好的说到:“别生气了,小妹”。
  “哼,一天到晚就知道气我,真是的”,然后气呼呼的朝别墅走了过去。
  林云打开后备箱拿着东西追了上去。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起来。
  没过两分钟,兰克司开了门,看到了来人,立刻挡在门口,生气的骂到:“饭桶,不容易啊,你可终于肯过来了”。
  林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sorry,最近太忙了”,然后亮了亮手里的东西说到:“都是你们爱吃的”。
  兰克司说到:“这还差不多”,然后让开了路。
  俩人一进门,就听到茶壶他们的讨论声,最后茶壶拍着桌子大声的喊到。
  “我叫鹧鸪菜”。
  “我叫大生地”。
  “我叫罗汉果”。
  “我叫花旗参”。
  林云和小妹奇怪的看着他们说到:“他们怎么了,卷毛呐”。
  兰克司回答道:“哦,是这样子的,前几天卷毛认识了一个妞,他嫌卷毛的外号难听了,所以卷毛就改了个外号叫冬虫草”。
  林云嫌弃的说到:“更难听了,还没有原来的顺口,不过这和他们改外号有关系吗”。
  凡士林气愤的说到:“当然有关系,卷毛改完外号的第二天,他就和那个女的同居了,还有现在请叫我花旗参”。
  小妹开心说到:“真的吗”。
  排气管黑着脸说到:“而且死冬虫草还把我们做清洁工赚的钱全都给卷跑了,创办了一个个话剧团,还有我现在叫大生地”。
  林云好笑的说到:“你们还真相信啊”。
  茶壶苦笑着:“本来是没人相信的,可是前天兰克司改了外号,结果昨天就和罗汉果的姐姐搞到了一起,现在想不信都不行了”。
  林云和小妹惊讶的看着老男人兰克司,骇然的说到:“真的假的”。
  兰克司不在意的说到:“小事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