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十三章 林云学医

  吃完午饭后,林云做小巴来到了到了服装厂附近,然后步行走进了工厂。
  工厂保安向林云敬礼:“老板好”
  林云挥手致意,让他们自己做自己的事,然后走进了服装设计部,林云专门新建立的一个部门,就是根据林云和小妹的想法来设计衣服的。
  十几个设计师男女各半,看到老板来了,纷纷起身迎了过去
  林云说到“龙鳞麒袍的人把新设计的衣服穿上然后到我我办公室来,我要看看”。
  三十分钟后,董事长办公室林云坐在老板椅上,看着眼前这群中国各个时代的“古人”说到:“你们设计的这些衣服,穿戴也太复杂了,而且装饰也太多了,我说的国风指的是元素,而不是照搬照抄”。
  “古代的衣服现在除了演戏的穿,应该已经没人再穿了,要在现在的风格样式上加入国风,doyouunderstand?”
  众人回到:“Yes,sir”。
  “顺便凤冠霞帔的人也叫过来穿上她们自己的衣服”。
  1个小时后,看着眼前红飞翠舞,霓裳羽衣,绮罗珠履,华裾鹤氅的众位美女,强调了同样的问题,就叫他们回去修改设计图了。
  别的不说,华服之美,无与伦比,男的帅女的靓,可是都太复杂了,而且穿上后都行动不便,所以只能在现有的衣物上添加上中国元素了。
  再和厂长徐峰谈了一下生产任务,一旦服装定型,专利,质量和生产数量一点要跟的上。
  下午5点林云离开了工厂,朝孙氏医馆进发,医馆快要关门时,林云找到了孙医生。
  “孙大师,我想拜你为师,请收我为徒吧”,林云说着就准备下跪。
  “等等,你是小妹家的那个气血亏空的小子吧”,孙医生连忙阻止到。
  “咦,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已经快半年了,你老人家还记得我”,林云表示很惊讶。
  “我还没七老八十,记性还没那么差,你是我见过气血亏空最严重的,都快赶上大出血的产妇了”,孙医生吹胡子瞪眼到。
  “那个,你为什么要学医啊”,喝了口茶平复了一下心情,孙医生问道。
  林云义正言辞的说:“为了悬壶济世,拯救苍生,弘扬中医文化,传承国粹”
  反正林云把能想到的都说了出来,用苍生来逼迫孙医生,不教我,你就是国家的罪人,民族的败类,中医文化的挖墓人。
  “砰”的一声打断了林云的慷慨陈词。
  “臭小子,满嘴跑火车,把老头子的手都打疼了”,孙医生吹了吹拍桌子的手。
  “再不说实话,就给我滚,小小年纪在我这耍什么妖”。
  林云表示这老头子很难对付啊,没办法了,硬得不行来软的。
  “我是久闻大师威名,特地不远万里远道而来的,请收下我吧”。
  “滚,臭小子,香港比我有名的多的是,少在这里给我戴高帽了,再不说我就回家吃晚饭了”。
  软硬不吃啊林云没办法了。
  “家里面以前有人得了癌症,我除了让他多吃点东西补充营养之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了”,说着林云的眼泪流了下来,那种绝望他再也不想经历了。
  以前,生活让他不能不面对现实,只能被动的接受,如果知道会有这事,当初他一定会学医,而不是学电。
  “我知道,我不可能妙手回春,但是我只是不想自己站在旁边看着他们受病疼折磨而死,哪怕能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林云跪在地上低吼道。
  生离死别看的太多了,但是谁也不能逃过,但是谁又能无动于衷啊,孙医生摸了摸胡子:“什么病”。
  “贲门癌”,“查出来的时候就是晚期了”。
  “走的很痛苦吧”。
  “嗯”林云点了点头。
  “走吧”说完孙医生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小赵,记得锁门”。
  “还在那跪着干嘛,走,跟我回家奉杯茶”,孙医生对林云说到。
  “嗯嗯”林云擦了擦眼泪。
  不一会走到了孙医生家,进门后孙医生喊道:“老婆子,倒杯茶来”。
  这时厨房里走出一个看起来像四十岁的妇女端着杯茶:“糟老头子,你不会自己倒啊”。
  孙老头回到:“拜师茶,哪有师傅自己倒的”。
  “咦,老头子,你收徒弟了,别误人子弟啊”。
  “滚,老太婆瞎说什么,我的医术会误人子弟”。
  “对了,臭小子你叫什么,老夫姓孙名文化”
  “弟子林云”。
  “好了,林云跪下磕三个头,然后把茶奉给我就行了”。
  林云规规矩矩的跪着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奉了茶。
  “既然做了我徒弟,我就跟你说一句话,没有出师绝不许治病救人,其他没有规矩”。
  “知道了师傅”,林云回到
  “晚上在这吃,我们师徒好好聊聊”。
  “没问题,我打个电话给小妹,跟他说一声”。
  孙老头怪笑到:“你们到哪一步了,拉手还是亲嘴啊”
  师母在旁边嗔怪到:“老不羞,乱说什么,林云来,师母告诉你电话在哪”。
  说着带着林云去打电话。
  打完电话后,三人围做在餐桌前吃着饭。
  孙老头就刚才的话题,继续炮轰林云,师母也在递炮弹。
  “阿云阿,小妹这么勤俭持家的女孩子不多见了,要好好把握啊”。
  “徒弟,你师母说的不错,小妹是个好女孩啊”,“快说你们到底到哪步了,不说我就把你逐出师门,快点”。
  “我们已经把结婚证领了,就差办个婚礼了”,林云直接说了出来。
  把师母惊的惊的筷子都掉了,师傅吓的一口肉汤喷了满桌。
  师母感叹道:“不是都说现在的小年轻都很随便吗,你们怎么这么快就把结婚证都办了”。
  孙老头虽然被吓了一跳,不过想了一下:“虽然当初小妹学推拿按摩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可能在一起,但是没想到你们连证都办了,卷毛那小子知道吗”。
  林云:“卷毛还不知道,过段时间再告诉他,怕他受不了刺激”。
  孙老头一脸赞同的说到:“嗯,养了这么多年的妹妹被你给偷走了,没拿菜刀砍你,算不错了”。
  三人淡了1个多小时,关于林云和小妹的话题,林云曾试图把话题转移到学医上,不过孙老头直接打断了:“明天到我医馆来,现场学习”,然后又就被转了回去。
  林云吃完饭后直接逃走了。
  孙老头夫妇则继续聊这个话题。
  “老头子,没想到他们这么就结婚了”。
  “郎情妾意,理所应当的,不过这两个人结的也的确太快了点”。
  孙老头摸了摸胡子怪笑到:“我比较想知道卷毛知道后会怎样,他这些年来可是把小妹看的很紧啊”。
  林云回到家后,看着沙发横七竖八的躺着五个人,而且个个都挺着挺着个大肚子。
  林云:“你们怎么了”。
  五人一听到林云的声音,瞬间就站了起来,然后把林云按在沙发上。
  一顿拳打脚踢之后,凡士林握了握手腕:“饭后果然还是要多运动一下”。
  卷毛:“没错,消消食,现在舒服多了”。
  “对”,“没错”,“嗯”
  其他人也表示非常同意,然后都回房整理东西了。
  林云鼻青脸肿的爬了起来到厨房帮小妹洗碗。
  “他们也太小气了,不就吃了他们一个大龙虾吗,有必要人身攻击吗”。
  小妹笑着回到:“他们今天买了一大堆蔬菜,让我全做了,准备整蛊你,结果你没回来,我就让他们全吃了”。
  林云:“啊哦,老婆对我真好,我说他们肚子怎么那么大,活该”
  “阿云,你下午去干什么了,晚上都不回来吃饭”。
  “我下午去了一躺工厂,看了看他们新设计的衣服,然后去拜孙老头为师了”。
  “这么说,你要开始学医了,你要加油啊”。
  “我会努力的”。